第九章迎浮世千重变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九章迎浮世千重变

()一提到这个话题,萧朝虎便变得尴尬了起来,像他们这种生活在农村里的,因为家境不怎么样,穷苦的孩子早当家,如今萧朝虎已经十九岁了,村里面跟他同龄的一些男孩子早就结婚了,有的甚至已经有了小孩子了。 萧朝虎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尴尬的分辨道:“我不是去当兵了吧,要是不出当兵,我早就有媳妇了,有可能孩子都能打酱油了,看见你,都得叫你阿姨了哈”。 彭清清听着他那无力的辩诉,还有那无可奈何的语气,彭清清就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好了少许了,笑靥盈盈的道:“就你这个样子,一点都不怎么会讨女孩子的芳心,我真不知道谁会看上你,嫁给你做媳妇,那以后的ri子可就郁闷的多了”。 两人越说越没边际了,似乎有点情人之间拌嘴的味道了。 门口的两个保安看着彭清清笑靥盈盈的和萧朝虎并排说着话,jing致的脸庞充溢着青chun活力,如花的年龄再加上那美丽的脸庞,看得那两个保安眼睛也舍不得眨一下,只懂的羡慕的看着萧朝虎。 萧朝虎和彭清清两人说笑着走出了洪锦机电,到了停放摩托车的小棚子的不远处,萧朝虎转移话题的道:“小丫头,今天由你做主,去那,哥就跟你到那,我可是下定了舍命陪君子的决心了”。 听到萧朝虎一直小丫头,小丫头的叫着自己,彭清清有点不怎么乐意的道:“萧朝虎,我可是很认真的跟你说,不要再叫我小丫头了,本姑娘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名字,你可以叫我彭清清或者清清,但你要还是叫我小丫头的话,我可就跟你急了”。 说完后,彭清清挺了挺胸,微微鼓起的胸脯似乎于这时也丰满了少许,并扬了扬自己那雪白娇嫩的小手,似乎在威胁萧朝虎。 从小到大,萧朝虎还没见过彭清清这么认真的跟着自己说话,挺了彭清清这话,一时之间,萧朝虎还有点转不过弯来,看着彭清清那小大人的模样,萧朝虎还是作出了正确的选择道:“那好吧,以后我就叫你清清吧”。 清清,清清,亲亲,亲亲,我的小亲亲。。。叫的还好听吧,萧朝虎脸带希冀的目光正专注的看着彭清清的脸。 虽然明知道萧朝虎在口头上占她便宜,但彭清清也只好装作没听到过,看了看外面的人流,彭清清借故转移话题道:“走了,你可是说今天是舍命陪着我的,那我们就先去溜冰场转转,然后才去城南那的服装店买些衣服,晚点后,我们再去小吃街吃小吃,看天桥下面的杂耍”。 再次坐上了摩托车,此时的心情变得这时的彭清清便不怎么拒绝和萧朝虎近距离的接触了,而是伸出双手来,紧紧的抱着萧朝虎的腰身,呼出的气息不断的扑在萧朝虎身上,微微鼓起的胸脯贴在萧朝虎背上。 进距离的感觉到女孩子柔软的身体和她呼出来的气息,鼻孔间充溢着女孩子身上独有的香气,萧朝虎幸福的就想大叫,但却不敢诉诸于口,万一要是惹怒了身后的女子,最终吃苦头的还是自己, 萧朝虎拔开了摩托车头的钥匙,脚下踩了下油门,摩托车便穿梭在街道上的人流和车流中去了,不一会儿就融进了车流中去了,向着宝庆市最后的溜冰场龙凤溜冰场开去。 九六的宝庆市,娱乐场所不是很丰富,没有歌舞厅和迪吧,甚至连网吧也没怎么有,只有几个溜冰场和几个游戏厅,龙凤溜冰场位于北城,北城比之南城和东城,不论在交通,经济,地理上要逊sè很多,就连治安也不怎么样,毕竟生活在这里的人,大多数是社会底层人士,三教九流,半黑半百,跑江湖,耍杂技的人大多生活在这。 龙凤溜冰场表面上正规的场子,但暗地里却被宝庆市最大的一个地下势力帮派红星帮掌控,像黑社会这种xing质的亚势力圈,不论是在那个朝代,都有它存留下来的土壤滋润着,有黑就有白,自从太祖爷打下江山后,南巡首长的数年的改革开放,数十年中也曾严打过好几次,甚至都出动了武jing,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打掉些黑势力分子,过不了多久,又会有新的黑暗势力重新冒出。 红星帮的帮主李杰,早年只身一人从东北过来,凭借过人的头脑,敢打敢拼的胆量,拉起了一帮生死兄弟,短短十年间就于宝庆市黑势力中混出了名气了,再加上他舍得金钱,拉拢了一些白道上的官员,是故,这两年来,他的红星帮一跃成了宝庆市的最大帮派。 虽然他在宝庆市黑势力圈中混的风生水起,但他这人会做人,明面上不怎么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甚至自己私下里还掏钱替zhèng fu办了一个私人实验学校,在宝庆市名声还是很不错,zhèng fu高层官员见他这么懂事,于是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龙凤溜冰场作为宝庆市最大的溜冰场,占地约五百平米,门口悬挂着五个硕大的字,龙凤溜冰场在五颜六sè的灯光映照下,甚是吸引人的眼球。 萧朝虎和彭清清从摩托车上下来,萧朝虎先是去溜冰场不远处的停放车辆的地方锁好了摩托车,然后这才和彭清清向溜冰场门口走去。 彭清清本身就长的很是漂亮,再加上今天的她特意化了淡妆,整个人更加漂亮起来,来溜冰场的大部分是些年轻的男女和一些在街头上乱混的小阿飞和混混。 两人还没走到门口,周围就响起了吹口哨的调戏声,萧朝虎听了这把调戏的声音,转过头往声音的来源处看过去,只见入眼处,三个年级大约十岁的年轻男子,穿的不伦不类的,耳朵上穿着耳环,头发染得五颜六sè的,每人嘴中叼着一只香烟,一幅街头小混混的打扮。 那边的小混混见萧朝虎还有胆量向他们看去,便张嘴嚣张的对着萧朝虎骂道:“看什么看,看你妈个毛啊,是不是想挨揍啊”。 和他在一起的那两个小混混也是一脸嚣张的看着萧朝虎,偶尔也用猥亵的眼光向彭清清看去。 彭清清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心底里有点害怕,不由自知的就向萧朝虎靠去,并伸出右手来紧紧的抓住萧朝虎的手,脸上充满了担忧的神情。 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只要是一个男子,就会觉得不忍心,眼见自己最亲近的人被人调戏,萧朝虎心底里便开始愤怒起来了。 萧朝虎握了了握彭清清的手,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不用怕,有我呢‘。 听了萧朝虎安慰的话后彭清清忽地感觉到自己不怎么害怕了起来,就像回到小时候,每次自己被村里的小野孩子欺负时,萧朝虎总会摸着自己的小脑袋对自己说者句话。心底里便开始平静了起来了。 似乎眼前这个男子就会这么永远的保护自己下去。 像萧朝虎这种常年奔波于生死边缘,经历过战火和血腥磨练过的特殊人士,多少中东小国的军阀政要,西方毒枭丧生在他手中不知有多少,对于这种半只脚都还未曾踏入黑社会的小混混,只知道在校园里敲诈厚实,胆小学生的小阿飞,这种小场面根本就不值得他一看。 曾经的荣耀和曾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jing锐的部队狼牙中的一员的那特有的骄傲,使得萧朝虎并没有马上出手,那三个染着五颜六sè的小混混,见萧朝虎只是扫视了他们三人一眼,再也没怎么做声,还以为萧朝虎害怕了,于是三人的胆子更加大了起来。 其中刚才那个张嘴就骂萧朝虎的小混混,更加得意了起来,嘴上开始更加嚣张了起来道:“看你那衰样,哥也不为难你,把你那水灵灵的妹子给哥乐呵乐呵,咱哥仨就不揍你,以后要是你在这条街,有什么为难事,就报哥的名号,哥仨人就照着你”。 所谓sè胆包天,其中的三个小混混本来还被萧朝虎那强壮的外表给惊吓主了,但见萧朝虎被自己这边这样侮辱,也没怎么有胆量站出来说句震场子的场面话,三人中的一个甚至向彭清清身边走去,边走边用那猥亵的眼光打量着彭清清那曼妙的身子和那渐渐鼓起的胸脯。 因为萧朝虎就在自己身边,彭清清也不怎么害怕,但被三人中的一个用那种明显有侵犯xing的目光打量自己时,彭清清心底面还是有点厌恶,赶忙转过身去,躲到了萧朝虎的背后。 萧朝虎本来不想和这些不上场面的小混混打招道,但见他们三人越说越过分了,要是自己再不出手的话,还不知道这事将弄到什么地步,他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陪着彭清清来市里面玩一次,到最后却弄得不欢而散。 萧朝虎向前一步,没见他怎么费劲,忽然之间,就出现在那个离的自己最近的小混混面前,左手就是那么的一巴掌扇了过去,落在旁人眼中速度也不是很快,但身在其中的那个小混混却看到的不是这个画面。他明明想移动自己的脚步,闪往一边,借以来躲开这扑面而来的一巴掌,可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身子如同镶嵌在地面上,连手指都转动不了,更不用说是移动自己的脚步了 “啪”的一声,听在众人眼里,就好像如同站在风雨雷电中,面对着那从天而降的惊雷,还没从那惊雷中反应过来,一个身影就腾空而起,越过七八米的空间,落到了剩下的两个小混混近前。跌得个七零八散,半边脸肿的就像猪头,吐出了一口碎牙,眼眶凸出,就好像要爆裂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