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十章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这还是萧朝虎手上留情,没有用上暗劲,否则,眼下可不是这么一个场面了,像他们这种混在社会上最底层的阿飞,那里曾见过这种血腥的画面啊,平时只是会欺负些没胆量的学生,连捅人的胆量都没有,怎能跟萧朝虎这种手中沾满血腥的人相比呢。 看到自己同伴如今的下场,那剩下的两个小混混吓的腿都快软了,小腿都在不停的颤动,心中此时如同漂泊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上的一根浮萍,找不到半点希望。 一把掌就把一个一百多斤的身子扇了快八米远,这不知道需要多少的力气,这要是打在自己身上,自己可就要去了半条命了,看着自己的同伴不知生死的躺在自己身下,剩下的两个小混混早就吓的不知该怎么办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傻傻的站在原地。 龙凤溜冰场位于北城的主街道,街上人流比较多,不一会儿就聚集了上百人,萧朝虎眼见人群越来越多,担心这样下去,会惹来公安,所以也没怎么耽搁下去了,而是用手指指了指剩下的两个小混混道:“带着你的同伴给我滚远点,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们”。 此时的还站立着的两个小混混,那里还有先前嚣张的模样,像个小学生似的连忙点头道:“好的,我们马上滚”。 待萧朝虎点头答应让他们走时,剩下的两个小混混就像脚底抹了油似的拖着躺在地上不chéng rén样的同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消失在萧朝虎的视线范围里。也不知道此时的他们俩从那里来了这么大的力气。 在华夏国这个有着几千年文明的国家,看热闹似乎成了国人的一种习惯,只要那里围着一群人,看到这幕场面的路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凑热闹。 萧朝虎看了看围在他们身边的一群人,没怎么做声,而是走回到彭清清身边,伸出手来温柔的拉着彭清清的小手,向龙凤溜冰场的入口走去。 围观的人见正主消失在自己实现范围内时,这才三个一团,四个一圈的兴致勃勃的讨论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来。 看着近在面前的萧朝虎,想起萧朝虎刚才为了自己出手教训那小混混的场面,还有他那恐怖的杀伤力时,彭清清忽地发觉自己根本就不怎么理解萧朝虎来,眼前的这个人虽然从小就和自己相处在一起,按道理来说,自己已经很熟悉了,可为什么现在自己心里却觉的这么不熟悉了呢, 这三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使得他变成这个样子呢,想起他曾跟自己说过,于天山下面的千年冰雪中抓过野猪,于战乱的中东扛过枪打过仗,跟老毛子于越南边境中干过架喝过酒,于冰冷的鸭绿江洗过澡抓过鱼,与美国的联邦调查局共过事抓过恐怖分子。。。”。 该不会他说的那些玩笑话是真的吧,不过,接着一想,心里又变的高兴了起来,毕竟他是为了保护自己,为了不让自己受委屈,这才帮自己教训那几个调戏自己的小混混的。 闻着女孩子身上散发的淡淡香味,还有鼻孔间充溢着女孩子呼出来的气息,和手上传来的那些柔软,还有她那脸上丰富的表情,似疑惑,矛盾,不安,欢喜,萧朝虎笑了笑道:”清清,怎么啦,怎么你表情这么丰富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彭清清摇了摇头,接着就有点兴奋的道:“没什么,我只不过是觉得你变了样了,变的我不怎么认识你拉,哦,对了,萧大哥,你是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厉害的功夫啊,我可从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功夫,以前还只是以为是书上虚构的呢”。 萧朝虎装出了憨憨的样子道;“你说的是功夫啊,我可没什么功夫,只不过是在军队了杀了三年猪,你也知道,一只猪有三四百斤,没一把子力气怎么能提的动呢,ri子长了,就练出了一身蛮力气:。 他可不想让彭清清知道他以前的经历,要是真的说出真相的话,传到自己姐姐萧若雪耳里,那可就得让姐姐胆惊害怕了,所以就这么找了一个借口,毕竟曾经的记忆,萧朝虎也不愿怎么去想起。 现在的他只想在自己的努力下,让自己的姐姐在物质和jing神上生活的好一点,为自己的姐姐搏一世荣华。 彭清清虽然年龄才十六岁,但她毕竟不是一个愚笨的人,心底里很明白,萧朝虎是在找借口推脱,但她也没怎么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而是,在自己心里面,对自己说,总有一天,我要揭开披在你身上的那件神秘面纱。 九六年的宝庆市里面,青少年玩耍的地方大多数是溜冰场和游戏厅,龙凤溜冰场,作为宝庆市最大的溜冰场,硬件和软件的配置在宝庆市当然是最好的,环境好了,价格自然就会上涨,人流量自然也是最多的了。 萧朝虎掏出二十块钱买了两张票,然后从柜台上拿了两双溜冰鞋和两双白sè的一次xing鞋套,五颜六sè的镁光灯不停的转动着,扑打在溜冰场上正在溜冰的人群身上。露出一张张青chun的脸庞。 空间中充斥着劲爆的dj声。 龙凤溜冰场不愧为宝庆市最大的溜冰场,虽然比之欧美那些夜总会的格局设施差了不止一筹,但于这南方偏僻小城还是很不错的,过道旁摆了七八张小型圆桌,放置了一些椅子,桌上摆着烟灰缸还有一些水果,给人一种很温馨和舒适的感觉。 此时因为时间还是很早,溜冰场中人流量还不是很大,只有七八十人,萧朝虎和彭清清找了张空闲的圆桌,坐了下来,换好了溜冰鞋,这才缓缓的向隔着栏杆的溜冰场zhong yāng滑去。 彭清清显然不是怎么经常来溜冰场溜冰,溜冰的技术很生涩,要不是萧朝虎,在她身边,她早就摔倒在地了,萧朝虎看着她那生涩的缓步移动,觉得有点奇怪,原本还以为她技术很好,这才让自己带她来溜冰,那里知道到了这里,才知道她根本不怎么会溜冰。 虽然说溜冰场上年轻的少年女子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也不少,但长的彭清清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还是不怎么常见, 一见到彭清清下场,那些自以为长的很帅和溜冰技术很好的年轻男子,便开始卖弄起自己的技术,在彭清清身边耍弄着各种漂亮的动作,以其希望引起彭清清的注意力。 流连于溜冰场的大多数是些年轻的少年和少女,似花一样的年纪,淡淡的青chun情怀,不必如祖辈们疲于为生活奔波,心中没有什么压力,心底里剩下的只是那种朦胧的对异xing的少年情怀。 生存于这茫茫人海中,最能牵动这些无忧无虑的少年的莫不是那美好的事物和人,像彭清清这种刚刚长身子的少女,那如画般jing致的脸庞,和刚刚绽放的曼妙身影,最能吸引这些有着无穷jing力的少年。 dj劲爆的声音弥漫在整个溜冰场的上空中,绚丽灿烂的灯光混合着四处向溜冰场上的男女照去, 少女的头发和容颜在灯光下更加美丽和漂亮了起来,萧朝虎看这那些流连在彭清清身边的少年男子,看着他们那极力在彭清清面前卖弄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时那生涩的表现。 萧朝虎没来由的生出同感来,想起自己也曾这么幼稚的在自己心仪的女孩子面前幼稚表现时的情景, 此情此景,何其相似,可惜的是,伊人仍在但却芳踪渺然,今生不知能否再次相见,缘来相聚,缘去人分,谁也逃脱不了这宿命。 谁会在你容颜最漂亮的时候遇见你,谁又会在你容颜逐渐褪sè的时候陪着你,我有幸在你最美丽的时刻遇见你, 可却无法在你容颜衰退的时候陪着你:于无声处听惊雷,惯看chun花秋月,这究竟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无奈呢? 彭清清显然并没有心思去看围绕在她周围卖弄自己娴熟的技术的那些少年, 在萧朝虎的搀扶下,小心翼翼的在溜冰场边缘上轻轻的滑动,萧朝虎牵着彭清清的小手,耐心的在她耳边指导着,并小心的带动着彭清清的身子向前面滑去。 萧朝虎在学生年代,也曾和班上的铁杆哥们曾虎清,龙少军去过溜冰场,对溜冰,技术虽然不能说是登峰造极, 但也可以说是很娴熟,不管是顺溜还是倒溜,那种流水般步伐,可不是一般的人能玩的出来的,对于这些在彭清清面前卖弄的少年,萧朝虎可真的不怎么看的上眼。 随着时间的流逝,再加上溜冰也不是一种很复杂的活,彭清清开始能不用萧朝虎的搀扶,可以自己一个人在溜冰场溜了。 由于刚刚学会溜冰,彭清清心里很是兴奋,一个人开始向溜冰场的正zhong yāng溜去。 萧朝虎见彭清清难得有这么高兴,便没怎么跟上去,对于溜冰,以前他还是蛮有兴趣的,可自从参军后,在边境和中东战乱地区待过后,对这类小孩子玩的游戏便不怎么感兴趣了。 萧朝虎依靠在栏杆上,先是看了看在溜冰场zhong yāng溜的很是高兴的彭清清,见她眉开眼笑,脸上流露出小孩子兴奋的表情, 步伐也开始稳来,便不怎么担心起她来,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根jing装白沙,叼在嘴里,腾云吐雾的吸了起来。 这些年来,常年奔波于生死边缘,随着自己身边的兄弟一个一个从这世界上消失,心中的压力自然很大, 他又不像其他的兄弟们经常去酒店,用女子那火热的身体借以来减掉心中的戾气,也不像别人那样流连于酒吧,借酒jing来麻木自己的神经,只好以香烟来舒缓自己的那轻微的xing格分裂症。 长此以往,他对香烟的需求量越来越大了,以往一天一包就可以解决,如今却有时一天抽两包,有时还不怎么够,回到家里后,因为担心自己的姐姐牵挂自己的身体, 萧朝虎依靠着过人的意志力,逐渐减少了吸烟,但这东西,可不是一时能够戒掉的,多年来的习惯已经如刀刻在心里了,短时间是戒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