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两个人的故事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一十章两个人的故事

()这几天来,彭清清一直在想着萧朝虎,和萧朝虎好好的说说话,那知道,这次跟随着萧朝虎来萧朝虎家里,却发生了如此让自己愉快的事情,不仅和萧朝虎的关系更加融洽了,并得到萧家nǎinǎi的同意,得到萧家最珍贵的手镯。。 再在看到萧朝虎对自己的迷恋,由此可见萧朝虎心里是多么的在乎自己,女孩子么,毕竟不比男子,男人可以征服世界来体现自己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价值,而女子却以征服自己心仪的男子便等同于男子征服世界。 萧朝虎和彭清清说了一些话后,姐姐萧若雪便从nǎinǎi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彭清清因为害羞,一见萧若雪过来了,便向萧若雪走去,两个美丽的女子便笑着走进了萧若雪的房间。 萧朝虎目送姐姐萧若雪和彭清清走进了卧室内,这才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萧朝虎便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想起今天见到过自己曾最喜欢的女子毛云烟,心中便思绪万千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萧朝虎把头低了下来,用双手抱着自己的头脑,往昔的一幕一幕就像电影上的照卷一样串联了起来,在自己脑海里如同电影一般回放了起来。 四年了,那个曾在自己心目中最重要的女子,也是自己生命中唯一最爱的女子,那个自己曾一直想着和她牵手的女子,走过人生这一辈子的女子,就因自己当时胆小和自尊就这么从自己的人生中消失不见了,转而变成了如今的陌生。 白天叱咤风云,傲视整个世界雇佣军团和杀手组织的年轻少年的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强势面貌不见了,转而变成了一个因为失去最爱而后悔莫及的痴情人。 君生妾未生,妾生君以老,恨不能嫁与君未相见时,这种意境本来已经够让人伤心和无奈了,可如今的萧朝虎所遭遇的比这还要困苦百倍, 人生于这天地间,无论帝皇将相,在尘世间即使可以主宰世俗千万人的生命和尊严,但也抵不过这岁月的无情,上天的冷漠,此时的萧朝虎无论混的怎么好,即使就是最后能混到整个世界的黑暗皇者,可也抵不过这老天的沧桑无情,冷漠,淡然。 如若有来生,定负苍天不负卿,即便贫穷困苦一生,我也不会因为自己的野心而失去了你,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眼泪似乎已经流干,心中的伤痛似乎也逐渐消散。 人一生下来就是尴尬的,少年时,为人子,青年时,为人夫,中年时为人父,责任和义务一直缠绕着一声,心中虽然悲痛,但ri子还是要这样过下去,毕竟自己有着自己所在乎的人和事,父母,兄弟,事业这是自己这一生为之拼搏所付出的目标。 学会忘记,也是人类存活在红尘中的一种本领,只有忘记或者隐藏住自己曾经所受到的伤害或疼痛,人生这才能安稳的生活下去, 在别人眼中,也许你是一个无恶不作,恶贯满盈,坏事做绝的败类,可是在你最亲近的人眼中,你就是他生命中顶天立地,可以陪着她走过一生的好人,一块残缺的维纳斯雕塑,在一千个人眼中都是不同的,正如萧朝虎这类混迹于黑暗中的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待外面传来了姐姐萧若雪的声音道:“朝虎,时间不早了,你如若没啥事,就先送清清回学校”。 萧朝虎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待情绪稳定后这才拉开房门走了出来,陪着彭清清便向宝庆市一中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给时候的北方大都数省份已经进入了寒冬了,但南宝庆因为地理环境,虽然天气开始变的变得寒冷了起来,可只要是身体强壮些的年轻人,大多数还是穿着两件衣服,甚至还是那些爱美的女子,只穿着丝袜和皮裙。 校园里成对的男女彼此珍惜着自己所相处的时间,特别是那些即将参加高考的高三学生,没几个月了就要离开宝庆一中了,于是很多的人更加珍惜起剩下的不多时间,正因为这样,校园里成对的男女开始多起来了。 望着那些脸上带满笑容,流露出幸福的年轻女子在心爱的男子陪同下那如同最灿烂的鲜花绽放时笑脸时,萧朝虎心底里不由的羡慕了起来,在如今的和谐社会,像他们这种混迹于黑暗的人群,表面上看似风光,但一旦发生了什么样的意外,引起zhong yāng那些高层的注意时,只要那些掌权者嘴唇一张,他们这群边缘人物可就悲惨不堪了。 这段时间,看似平静,但萧朝虎却感觉到心底里不怎么安宁了起来,毕竟那群杀手背后的人不是那么好惹的,一旦自己涉及到两家门阀争斗的消息泄露出去,以那群杀手背后的指使者的权势和人脉,如果真的是省里面得高官象动他时,即便他如今手下有着上千的生死兄弟,可在军队这种杀戮机器面前时,就如同雾里看花镜中水月,海市楼盘一般不真实。 毕竟现今的他不再是自己一个人了,身边有着太多的人要守护,比如眼前的彭清清还是同在宝庆一中的张秀怡以及自己的姐姐萧若雪。 彭清清和萧朝虎隔的极近,一见萧朝虎瞪着校园里漂亮的女孩子眼睛眨也不眨的,就有点不怎么舒服,便有点吃醋道:‘萧大哥,你咋能这样呢,我都还在你身边,你就瞪着人家女孩子猛看,难道我就长的不好看么“。 见自己身边的女子吃醋了,萧朝虎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看了看彭清清,然后才道:”哪能啊,在我心里,只有我家清清最漂亮,谁都比不过你,我不过好久没在校园里,看着你的这些校友,没来由的想起我以前的同学,想当年,我们也是这样,整天无忧无虑的“。 听萧朝虎如此说道,彭清清便觉的自己似乎真的太过小心思了,便很主动的伸出小手去握着萧朝虎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