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世间安的两全法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十一章世间安的两全法

()像彭清清这种美女,无论放在哪个时代,放在那个地方,都是那么的耀眼,那么容易在短时间内就吸引住大部分男生的目光,刚才那些流连在彭清清身边的年轻男子, 迫于萧朝虎那强健身体的压力,不敢主动去和彭清清搭讪,可如今,见彭清清一个人在溜冰场zhong yāng溜冰,是故,那些年轻的男子如峰一般的就向彭清清身边涌去, 眨眼之间,在彭清清身边就聚集了二十多位年轻的男子。 这么多人向彭清清身边涌去,刹那间,整个溜冰场里面的人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彭清清身上,围在彭清清身边二十多位中的一个长相英俊,一身名牌的年纪约十七八岁的少年, 最先就向彭清清搭讪道:“你好,我叫贺云勇,在宝庆市一中念高三,不知姑娘你能否告诉你在那上学,叫什么名字?”。 说完后,露出了一个很阳光的笑容,目光希冀的看着彭清清那张jing致的脸庞,眼中充满了期待。 彭清清从没来过这种地方,她只是从她的姐妹中听说过溜冰很好玩,也没见过被陌生人搭讪的场面,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懂得用小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袖, 像她这种骨子里有着三从四德的女子,从不和不熟悉的陌生人说话,虽然在心底里曾梦想过,有朝一天,自己的白马王子脚踏七sè云彩,出现在自己面前,但那毕竟只是埋葬在自己心中, 如今见着这男子,虽然说这名男子在相貌上要张的比萧朝虎好看很多,但毕竟不怎么熟悉,彭清清没说话,整个场面似乎有点尴尬了起来, 但那名男子还是不怎么死心,继续道:“姑娘,我不是什么坏人,我只不过是想认识下你,想和你做个朋友”。 站立在栏杆旁边的萧朝虎看到这场面有点好笑,这场面怎么这么熟悉,好像自己以前也曾这么做过,但显然当时的自己可没这名年轻的男子胆子大, 被人拒绝了一次,就不好意思继续缠下去了,于是便也没怎么在意,虽然说溜冰场这地方有点乱, 但萧朝虎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点,他知道眼前的那名年轻的男子确实对彭清清没有什么坏心思,只不过是看见漂亮的女生,不由控制的想去认识对方吧。 虽然说不怎么在意,但视线还是停留在彭清清身上。毕竟彭清清是自己带过来的,要是发生了点什么意外,那可就真的会内疚一生了,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独特的, 谁也不能改变别人的想法和处世方式。 眼见围在彭清清身边的男子越来越多了,其中甚至夹杂着几个小混混,萧朝虎便有点担心了,扔掉了手中还剩半截的香烟,一个转身,就那么的一个漂移,就转到了彭清清的身边。 此时大多数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彭清清身上,忽然之间,萧朝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彭清清身边,就好像那么腾空而出, 众人还以为眼睛看花了,有的甚至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有点不怎么敢相信。 萧朝虎来到彭清清身边,自然的拉起彭清清的小手,然后这才对着那个年轻的男子道:“不好意思,这是我女朋友,她已经名花有主了,兄弟你还是去结识其他的女孩子吧”。 说着,还当着溜冰场数十人的面,轻轻的替彭清清把额间的几缕秀发拔到脑海后,然后这才牵着彭清清的小手向外面滑去。 那男子毕竟不是在街面上混的小阿飞,眼见伊人名花有主,便也没怎么纠缠下去了。随着正主的离开,剩下的众人便再次散开,和自己要好的朋友在溜冰场里对滑了起来。 彭清清默默的跟着萧朝虎,萧朝虎见她不做声,还以为她生气了,赶忙小声的解释道:“清清,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看到其中有几个小混子夹杂里面,怕你被人占了便宜,我 这才过来帮你做挡箭牌的,真不是有意打扰到你的”。 彭清清毕竟是第一次溜冰,技术还不是很娴熟,不一会儿就开始跟不上萧朝虎的步伐了,但萧朝虎是什么样的人,不但在军队学习过最实用的杀人技术,甚至还曾偶然间跟随过一个神秘的老者学过一段时间的古武。 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那神秘老者毕竟传过一些心法给萧朝虎,要不是他曾学过那些如今不怎么在现代出现过的古武术,他也不可能在那么多的血风腥雨中存活下来。 也不可能成为中国最厉害的特殊部队狼牙中身手最好的一个,彭清清身子不是很重,萧朝虎带着她溜冰并不是很吃亏,看着那些在他面前不断卖弄的少年男女,萧朝虎也生出了好强的心。 只见他暗中默念不动根本诀,一口真气在自己体内运转三周天,片刻间,身上充满了炽热的真气,脚步轻轻滑动,手握着彭清清的纤纤小手,借着那些许滑动所带起的力度,顷刻间,两人就如山花烂漫中不断穿梭在花丛中的蝴蝶般悠闲的带起一道残影,于整个溜冰场滑动起来。 那如水般自然却复杂的动作,一时之间,就惊动了整个溜冰场上溜冰的人,众人并不是没有见过复杂的溜冰动作,可像萧朝虎带着一个女子,却能于这溜冰场中诠释出什么才是真正的花俏动作。 身在其中的彭清清却感觉更加的真实,那种感觉就好像起风了,自己身在云端中飘扬,周围的云彩和鸟儿在欢快的歌叫着,心就如沐浴在阳光中。虚幻却又很真实。 从没有过这种感觉的彭清清,这时才发现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似乎比自己闲余时间看的那种优美的诗词还要舒服得多,时间仿佛也在这一刻间停留了下来,真希望就这么永恒下去。 偶尔之间,展现出自己的魅力,尽情的宣泄着自己独特的热情,也是一种很快乐的事情了,此时的,萧朝虎仿佛也回到了自己的青chun年少,在自己心仪的女子面前正努力的展现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没过多久,龙凤溜冰场的人流也越来越多了,疯狂了一把的萧朝虎就停下来了,待彭清清稳住了自己的身子后,这才对彭清清道:“清清,感觉怎么样,你萧大哥我的技术可真不是吹出来的哈”。 彭清清心里面很认同,可嘴上却反驳的道:“还行吧,不过,还算不上最好”。 听了这话后,萧朝虎作出了一个似乎被打击到的表情道:“不会吧,我感觉我刚才的表现很拉风,你没看到,也没感觉到,刚才溜冰场上的那些人,可真的被我们俩那优美的动作给惊艳了一把哈”。 彭清清又见萧朝虎开始自己吹起来了,嫣然一笑道:“这我可没觉得,我觉得你在我面前吹牛的时候,那表情可真的就如同脸上披上了一层圣洁的佛光”。 对于佛道中所追求的那种所谓天道永生,萧朝虎心中是有点不怎么认同的,人生匆匆数十寒暑,于这红尘俗世中体验悲欢离合,生老病死,本就是人这一辈子最大的历练。 见彭清清如此说,萧朝虎便笑着道:“清清,你萧大哥可不只只有如此的表现,想当年,我也是一个很拉风的男子,一个人追着上百人狂砍两条街,就连什么漫天神佛,什么妖魔鬼怪,碰见我就要绕路走”。 声音不是很大,但能清晰的传到彭清清的耳朵里面,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男子,耳边传来他那平淡却又似毫无顾忌的言论,彭清清一时之间,有点说不出话来。 彭清清虽然不怎么相信,但也被他那不屑一顾的语气所惊骇住,像她这种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女子,对那未知的神佛还是充满了好奇的,毕竟不可预测的事物对她来说还是充满了神秘的。 萧朝虎见自己果然惊住了彭清清,这才笑着摸了摸彭清清的头道:“清清,你萧大哥装神棍是不是还是有点气势的哈”。 人就是这样,复杂多变的,没一会儿,彭清清就嘟起红润的嘴唇道:“你要是穿着一层道袍,我看可真的能唬住一些人,刚才我都差点被你给唬住了”。 萧朝虎笑了笑道:“那当然,你也不看看,你萧大哥是干嘛的,只要稍微卖弄点小手段,就会吸引住一大片年轻的女子,怎么样,考不考虑,让萧大哥做你身边的护花使者,替你赶走围在你身边嗡嗡直叫的那些追求者”。 也不知是为何,可能是心境发生了改变,现在的彭清清听着萧朝虎这些有点调戏自己的话语,心中也不怎么抵触了起来,甚至,芳心中隐约的还带些期盼。 彭清清故意刺激萧朝虎道:“本姑娘长的这么漂亮,追求者可从萧家村排到市里面了,像你这不怎么会讨女孩子芳心的男子,本姑娘可就真的不怎么稀罕,只要,本姑娘张张嘴,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呢?”。 萧朝虎见彭清清难得这么高兴,也故意装作被打击到以夸张的语气的道:“清清,你知道么,为了与你相见,我于佛前苦苦求了五百年,于五百年的时间中,化身石桥, 任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ri晒,五百年雨淋,只为能近距离的接触到你,远远的看你一眼,佛祖感应到我的真诚,这才让我今生陪伴在你身边,可如今你就这样对我,你对的起我的一番诚心吧”。 萧朝虎虽然不怎么会讨女孩子欢心,但他的古文化语言功底极其深厚,他要是真心去讨好一个女孩子的话,凭他的文采,却是能感动很多涉世不深的单纯女孩子。 眼前的彭清清就是很好的例子,听完萧朝虎这繁话,彭清清的心底忽然觉得有点苍凉和心酸了起来,女孩子都是感xing细腻的,似乎于这时,自己置身于其中,一身白衣,秀发在风中飘荡正缓慢的从一座古老的石桥旁边走过。旁边水流急湍,古老的石桥单薄的位于苍茫大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