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我究竟是怎么了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一十九章我究竟是怎么了

()即便早就知道自家姐姐会追问自己,但真的在面对着萧若雪时,萧朝虎却又说不出口来了,毕竟只要是个男子,潜意识里都对着漂亮的女子有着天xing的好感, 更何况现今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是两个都对自己很是心仪的女子,一个是和自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跟随自己一起长大的彭清清。另外一个却是对自己一往情深,数年时间,感情未曾有丝毫消退的张秀怡。 两个女子都是那么的漂亮,善解人意,辜负谁也都会让萧朝虎不忍心,可现实毕竟不同书面上描绘的,生存于华夏国,迫于世俗和法律的压力,再怎么优秀的男子在法律上也只允许一个妻子,就是位于紫禁之巅之上,掌管着十数亿华夏百姓前程的一号首长,在法律上也只有一个妻子,更不用说萧朝虎了。 在听到姐姐萧若雪说出那番话后,萧朝虎犹豫了半晌,最好只好老实的应道:“阿姐,说真的,现在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以前还好说,可以随意的拖着不放,可现在却不行了,nǎinǎi都把传家之宝即未来萧家儿媳的专用手镯都给了清清了,你说我现今又能怎么办呢”。 原本萧若雪在看到nǎinǎi把萧家的传家之宝手镯给了彭清清,小心思里还是有点吃醋的,毕竟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怎么摸过那手镯,现在即便自己想再见也见不怎么到了。 如今在听到自己的小弟这么说,萧若雪也不好再追问下去了,担心追问下去,更加让萧朝虎烦心,也会带给萧朝虎更大的压力,于是便转移话题道:“姐姐也知道你刚才去送清清回校园里去了,可能有点累了,饭菜我给你留了些,你在这里坐一会儿,姐姐给你去热下菜”。 说完这话后,还不待萧朝虎做出回应,就向厨房里走了过去,看着姐姐萧若雪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萧朝虎心中此刻不知为何,忽地生出一种伤感来了,如若姐姐萧若雪不是自己的亲姐姐,那该多好啊,那样的话,自己就一直可以陪着她了,一辈子就不用分开了。 萧若雪替萧朝虎热完菜后,看着萧朝虎拿起筷子吃饭后,这才对萧朝虎道:“小弟,你多吃点,姐姐先去冲凉了,待姐姐冲完后,你也去冲个热说澡,消除些疲劳,冲完后,就把身上的衣服给换掉,待会儿姐姐给你洗'”. 吃完饭后,待姐姐冲完凉后,萧朝虎这才从自己卧室里拿了一身换洗的衣服,走进了洗手间,舒服的冲完后,萧朝虎换好了衣服,并没直接向自己的卧室走去,而是向姐姐萧若雪的房间走去, 现今朱雀,玄武,破军,七杀,已经来到了宝庆市,自己身为东道主,总不能不让他们见见自家姐姐,为了不惊吓住萧若雪,萧朝虎打算把自己所拥有的实力老实本分的跟姐姐说清楚。 萧朝虎步子轻快地行走到姐姐萧若雪的房间门口,见房间的门没有锁住,便轻轻的推开了门,缓步的走了进去,入眼处,只见一个靓丽青chun的身影正坐在铺满粉红sè被絮上面,整理着衣物,耳朵上带着耳麦,正听着歌。 这几天,为了不让姐姐萧若雪感到空虚和无聊,萧朝虎便托曾虎清姐姐萧若雪买了一个播放磁带歌曲的录音机,让她打发空余的时间,此时的姐姐萧若雪像个小女孩子似的带着耳麦边听着音乐,嘴里还跟随着磁带上的歌曲哼着,瞧她那聚jing会神的样子,连萧朝虎进来时她也没有发觉。 此时的姐姐萧若雪显然是刚刚沐浴过,一头飘逸的长发正湿漉漉的垂到了她的肩膀上,上身穿着一件睡衣,下身就只穿着一条极短的裙子,随着她那不安分的动作,雪白嫩滑的大腿也随之流露了出来,偶尔也会chun光咋泄。 那一刹那间的chun光显然是最有吸引力的,只要是个男人,面对如此美sè,如此天然的诱惑,谁都有点承受不住,萧朝虎是个正常的男人,这些年来忙于发展帮派的势力,已经很久没有和女子亲近过了,此时,面对如此的美惑,萧朝虎便有点承受不住啦。 心跳不断的在加速,萧朝虎极力在控制着自己的心跳声,奈何,本xing这东西,是人生下来就具有的,并不随人的意愿而有所改变,也改变不了, 从萧朝虎这个方向看了过去,看着姐姐萧若雪那张jing致的脸孔,还有那靓丽动人的身影,萧朝虎只是感觉到一阵冲动,很想就这么冲上去,把姐姐萧若雪那美丽动人的身体拥在自己的怀里,再好好的疼惜她。 也不知道是为何,看着那同画面jing致般的场景,萧朝虎都有点不忍心去破坏这唯美的一幕,于是萧朝虎便放慢脚步,轻轻的向姐姐萧若雪所在的地方走去,但脚步声,心跳声早已经把萧朝虎此时心中的所想给出卖了。也许是沉溺于歌声中,此刻的萧若雪似乎停留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并没有发觉萧朝虎的到来。 伊人近在眼前,幸福离自己并不远,只要自己勇敢地走出这一步决定自己今后一生感情的步子,那么自己就会在人世中找到了自己的另外一半。 此刻的萧朝虎心中真的没在把萧若雪当作自己的姐姐看待,而是把萧若雪当作一个自己最心爱的女子来看待, 再远的距离也会到达,何况自己离萧若雪所在的地方只有短短十几步,距离如此之近,近的萧朝虎都能感觉到姐姐萧若雪的的心跳声了。 此时的萧若雪正听到歌曲的最jing彩时,有点小孩子的挥动着自己的小手,渲泄着自己的喜悦,正感觉到不亦说乎,忘乎所然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个男子沉重的气息,粗重的喘息声充斥在自己周围。并带着熟悉的气味 出于女孩子天xing的矜持,萧若雪正想站起身来,可还没等到她付出行动,,萧朝虎就从就后面环绕过来就伸出双手,把萧若雪给拦腰抱了起来。 萧若雪先是感到一惊,正想努力挣扎时,接着就闻到了萧朝虎身上那熟悉的气息,于是萧若雪就放弃了挣扎,让萧朝虎就这么抱着自己, 伊人在怀,那柔软动人的身体紧紧贴在萧朝虎身上,闻着萧若雪身上的幽香,也不知道此刻为何,闻着萧若雪身上沐浴后的香气和呼吸出来的气息,萧朝虎好似着了魔般,分不清楚了幻想和现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所想要的东西,于是张开了大嘴就向萧若雪的香唇上吻去。 轰的一声,萧若雪只觉自己身在云端,整个人变的虚无缥缈,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真个身子柔弱的好似流水一般,没半点重量,根本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支撑着自己的身子,只得无奈的依靠着萧朝虎,这才没有软瘫在床上,这就是接吻的味道么。 本来萧若雪并不是这么不堪的,以前在萧家村时,也曾和萧朝虎有过比这还要亲密的接触,但那时的她和萧朝虎的年龄都还很小,根本就不知道啥,再加上以前一直都是把萧朝虎当作小孩子来看待,从没把萧朝虎当作一个成年男子来对待。 男女之间如果没有什么感情,那么有过更大更深的亲密接触,依然激不起埋葬在心中的涟漪,随着时间的消失,没有感情的陶冶,男女之间彼此就会忘记曾发生过的事情,只有在感情的羁绊下,两人之间才会感觉到相爱的永久。 同样在萧若雪心里面,一直都未曾想过会发生现今的事情,事情来的太过突然,萧若雪根本就做不出什么最恰当的反应,过了好一会儿,萧若雪最先反应了过来,急忙把萧朝虎给推开了,美丽的大眼睛便湿润了起来,晶莹的泪珠就滴落了下来,溅落在萧朝虎身上。 被萧若雪的眼泪所促发,直到此刻,萧朝虎这才知道自己做出了这一生中最错误的选择了,赶忙放开了萧若雪,左右开弓,就给了自己两耳光后,便跪倒在萧若雪面前道:“姐姐,对不起,我不是个人,害得你受委屈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