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雾里看花花不语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二十七章 雾里看花花不语

从小到大,都是萧朝虎跟随在萧若雪身后,也从没违背过萧若雪的心意,这么多年的时间相依,彼此之间相处的很是融洽,谁有什么心事,都能在第一时间内看的出来,正因为这样,在萧朝虎推门进来后,还没待萧朝虎说话,萧若雪就首先开口问道:“小弟,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姐姐说哈,有啥子想法就跟姐姐我说“。 女孩子么,晚上看起来更加显得漂亮,加上此刻的萧若雪又是刚刚睡醒的样子,更加把女性的魅力展现的完美,镁光灯映照下,此刻的姐姐就如同山中的幽灵般玄幻不可捉摸。 明明知道眼前此女子就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呢,可不知为何总觉的好像配不上眼前此女子,这种感觉很是复杂怪异,灯光下,看着萧若雪那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自己,萧朝虎犹豫了半晌便道:“姐,你不是早就对我以前的经历很好奇么“。 从萧朝虎刚回家的那天起,萧若雪心里面就一直想知道自己小弟这些年在外面的经历,但她再怎么担心,再怎么希冀,再怎么想知道,出于姐姐的身份,萧若雪也没当着面探根究底的去询问。 现在见萧朝虎敞开心怀跟自己诉说这些年发生在小弟身上的事情,即便萧若雪脸上再怎么装作不在乎,可心底里却很是非常的想知道,在听了萧朝虎这话后,身影停滞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但那一刹那,怎么能瞒住萧朝虎呢。 看着前面不远处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女子,萧朝虎心中很是温馨,走了上去,轻轻的拉着萧若雪的小手道:“姐,我不该一直瞒住你,但你也知道,你是我最在乎的人,我那些年的经历,有今日没明日,为了不让你担心,根本就不敢跟你说,但到如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也不想再瞒你了,就把这些年的事情跟你说说”。 被萧朝虎这样牵着小手,萧若雪很是温顺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吧,姐姐也很想知道这些年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如今会拥有如此厉害的身手”。 萧朝虎靠着萧若雪坐在姐姐的床头上,先是看了看萧若雪那精致的脸,然后这才徐徐道:“当年我少不更事,放弃了学业,参加了军队,刚开始时,和所有的新兵一样,遭老兵的欺侮,可后来,因为几次的训练,我表现的很是突出,于军队比武中夺得了新兵第一名,最后被上级看重,挑选进入了狼牙特种兵”。 说到这里时,萧朝虎的心中没来由的就想起了当初曾在新兵比武中获得第一名的风光,看着萧朝虎眼中的神情,萧若雪也很是骄傲,握着萧朝虎的手也重了些,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似乎也在为萧朝虎骄傲。 欢喜着你的欢喜,悲伤着你的悲伤,这两句话不仅适用于男女之间,也适用于亲人之间,此刻的萧若雪并没开口,只是默默的听着,回味了一会儿后,萧朝虎接着说道:“也就是因为这一次的转折,我的命运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进入狼牙特种兵后,这时的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还有这么多的黑暗,和平年代还需要这么多军人于境外执行任务”。 说着,说着,萧朝虎的眼眶便开始湿润了起来,想起了很多的往事,那些自己最亲近的兄弟。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不过是因为没有疼到深处,在这个世界上,谁都会有着自己无法挽回的愧疚和无奈,即便他站在权利的巅峰上,掌管着数十亿人的生命和前途,有些东西他也是无可奈何的。 人世间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这八苦,注定是人类无法逃避的开的煎熬,对于之前曾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些疼痛的记忆,萧朝虎尽量已经不在前去追忆。 可为了让姐姐萧若雪相信自己,萧朝虎不得不再次去撕开那些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记忆,这不得不说有得必有失啊。 可再怎么痛苦,再怎么不愿意去面对以前的陈年往事,疼痛伤感,但在面对着姐姐萧若雪时,萧朝虎还是很愿意去面对之前的事情的,在这个世界上,萧若雪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没有了她,那自己生存于这个世界上也没啥必要了,大丈夫生存于世,总有些事情必须得去承担的。 思绪一旦放开,很多已经开始遗忘的事情就如同放电影般在自己脑海里闪现了出来,当初那些熟悉的笑容和脸庞逐渐出现在自己脑海里了,那些年兄弟生死相依,欢笑嬉闹,血战沙场,饮马中东。 最终记忆混合不堪,无数的杀戮,鲜血如同潮水般、涌进脑海,最熟悉的兄弟满身鲜血,嘴着含笑,临终前托付自己的话语历历在目。 看着自己最亲近的兄弟一个接一个的战死沙场,自己却无可奈何的那种悲痛又岂能用言语能形容的出来的呢,即便此刻的萧朝虎没说话,但坐在萧朝虎旁边的萧若雪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出自己小弟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浓浓的悲伤和疼痛。 身为女子,感情本就比男子要细腻很多,更何况萧若雪自小即充当母亲和姐姐双重身份,对之萧朝虎,萧若雪又怎么会不去在乎和关注了,在看到萧朝虎此刻的表情后,萧若雪想也没想的就伸出双手来,轻轻的抱着萧朝虎的头,让萧朝虎的头靠在自己的身上,呢喃着道:“小弟,没事的,有姐姐在你身边,事情都会过去的”。 这次不同上次,上次,是和彭清清在一起,萧朝虎也是第一次向异性透露出自己心中的不甘和愧疚,世界上的事情就这么奇怪,往往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却在轮回中不断的重演。 原本还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在姐姐萧若雪的劝说下,萧朝虎更是歉疚和悔恨了,自己如今身处和平盛世,外有钟情女子,内有姐姐这般疼爱自己的女子,人生能这样,再何须祈求,可想想自己那些生死兄弟,年纪还那么小,却孤零零的长埋异国他乡,留下娇妻爱儿于这尘世,越想越疼苦,没过多久,大颗大颗的泪珠就滴落了下来,沿着萧朝虎的脸庞掉落在萧若雪的衣服上,看着小弟如此疼苦,萧若雪此刻心中也很是痛苦,这么多年来,萧若雪还没见过萧朝虎如此痛苦过,但她毕竟出身小地方,没啥子见识,也不知道怎么去劝阻,于是便以女性的天性仅仅的抱着萧朝虎,以女子的柔顺和温柔无言的安慰着萧朝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