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不负如来不负卿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十二章不负如来不负卿

()风从水流的上方吹了过来,吹散了远方的烟雾,吹向了石桥上那白衣飘飘的女子,吹起了她一袭长发, 苍茫大地上,伊人伫立桥头望向远方,清秀的脸庞上一双灵动的双目中蕴含着炽热的情感,似乎在等待远方的人归来。 那画面虽然只是那么的昙花一现,但却留给彭清清很深的印象。画面再美也只能停留在记忆深处。 无论处于什么环境中,萧朝虎都会在第一时间内熟悉周围环境的格局和事物,随着时间的进一步流逝,溜冰场里面的人越来越多了,成分也复杂了起来,三教九流的人也多了起来。 如果要只是自己一个人,萧朝虎也不怎么担心,即使是发生了什么突发的事件,萧朝虎都有信心安然无恙的离开这,凭他如今的身手,一般的人是近不了他的身,但现在不同往ri,如今他身边还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可就真的没什么大的信心可以保证别人不伤害到彭清清,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他一个人身手再怎么厉害,可以打七八个人,甚至数十人,可也抵不住上百人的群殴,毕竟他还是个人,受到人本身体能的限制。 所以,萧朝虎一看见溜冰场入口涌进来数十个小混混打扮的年轻男子,就已经下定决心,带着彭清清先离开这溜冰场。 萧朝虎亲密的拉起还在发呆的彭清清,向溜冰场的出口处走去, 萧朝虎因为自己身边多了一个要照顾的女子,本来不怎么想惹事,奈何,麻烦还是找上门来了,当萧朝虎和彭清清两人刚刚来到溜冰场入口处时,就被刚进来的那一群人给拦住了。 被这么多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年轻男女给拦住,彭清清心底里就变得害怕了起来。根本就不怎敢用眼光去打量拦住自己和萧朝虎的那群人的面容。 萧朝虎毕竟不是一般的人,面对这么多人,他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把握,但骨子里那特有的男xing骄傲和自尊,使得他并不怎么在乎这些人。 拦住萧朝虎和彭清清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汉子,身材不是很强壮,长相也不是很差,只是长时间的酒sè,使得他看起来很yin翳,但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狠劲,显然是经常混迹于血腥和杀戮中的。 萧朝虎粗略的扫视了一下人群,从旁边的人中的眼神中猜测出这个拦住他和彭清清的汉子,应该就是这一群人中的领头者。自从这群人进了溜冰场,溜冰场的气氛便萧条了下来,很多正在溜冰场溜冰的人也停下了脚步,很是规矩的站在一旁,没怎么敢大声喧哗。 显然是溜冰场中的很多人都认出了那位二十七八岁年轻男子的身份来了。迫于他的压力,这才会造成如今这看似诡异的场面。 就连那一直在溜冰场上空响起的dj高音也停留了下来,显然是龙凤溜冰场的工作人员也感觉到了气愤的异常,匆忙之间把dj的声音也给关了。 一时之间整个龙凤溜冰场三百多人全都沉寂了下来,溜冰场的上空只剩下那年轻男子的声音道:“这位朋友,很面生啊,不知我手下的三个小兄弟什么时候得罪了你,惹得你出这么重的手”。 数十人把萧朝虎和彭清清围在中间,成包围的形势。显然是从那三个受伤的小弟口中得知萧朝虎的身手很不一般,否则也不会出动这么多人马,虽然这数十人手中没有拿武器,但七八十个人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还是很有威胁力的。 萧朝虎这三年时间所经历过的事情可不是这些混在城市中的黑sè人物所能想象得到的,怎么会被这些小场面所惊吓主,只见萧朝虎淡淡的道:“调戏清白女子,特别是当着我的面调戏我女朋友,你说,要是你,你会怎么做,我没打残他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那带头的人显然没有想到,在自己七八十人的包围下,眼前的这名男子还是这么的硬气,他毕竟不是一个小混混,在这个城市里还是有点身份的,眼光和视野当然要比自己下面的那些小弟要清亮的多。 宝庆市虽然是个地级市,但经济发展的不是很快,加上远离云中省省会长郡市,天高皇帝远,这些混在小城市的小混子,本身素质不是很高,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确实干了好几次大架,正因为如此,那些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小混子就自以为成群结队行走在街道上自己就很牛逼。 一见萧朝虎这么不给自己老大的面子,其中的有一个穿着耳环,鼻子上扎了一个鼻环的小混混,就来气了,热血一涌,冲了过来,右手握拳,就向萧朝虎身上砸去。 萧朝虎出身军队,自然很理解中国的国情,在中国这个特殊的国度里,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黑社会,小打小闹,国家上层领导者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不嚣张的浮现出来,国家还是容许你生存下来, 毕竟,国家上层领导也知道,自古以来,有黑就有白,黑sè人物的存在,就像自然中的ri落月升一样,再怎么打击也清除不完的,但是你真的要是明目张胆的显露出你的爪牙来,国家上层领导只要动动嘴皮子,整个社团就会烟消云散, 比如,去年,东北的华四,在东北三省道上可以算是真正的大哥级人物了,就是市委书记碰见他都得尊称他一声三爷,可这么牛逼的黑社会头目,竟然愚蠢的不知道深浅, 在zhong yāng领导亲临东北时,竟然驾车超于zhong yāng领导的的座驾,国家领导只是那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华四就被国安人员就地正法,一夜之间,整个社团都烟消云散,如今,流传下来的只是他那看似愚蠢却不知进退的传说。 在国家机器这种巨无霸面前,就是满天神佛都得选择躲避,更何况是这些混迹于黑暗之中的人呢? 萧朝虎心知自己毕竟只是一个人,于这混乱的场面中脱身很容易,但要保护好身边的彭清清,就不那么容易了,所以他选择了没有躲避,而是想让他们理解到自己的实力,以后不要再这么纠缠自己下去了。 眼见那拳头就要砸在萧朝虎头上了,萧朝虎,只是那么的随手一抬,扣中了那“热血”少年的脉搏,暗地里发力,就那么的单手把那体重将近一百二十斤重的少年给提了起来。 单手举起一个百把斤的男子,有些力气的人能做的到,可像萧朝虎,这样,一只手扣起人的手臂脉门,根本没什么受力的地方,这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做的到的。 那少年被萧朝虎单手举在空中,身子不断的挣扎,眼神中流露出恐惧的神sè,但无论他怎么挣扎,就是使不上半点力气,也动弹不得。 围在萧朝虎身边的数十人一见自己的同伴被萧朝虎制住了,正跃跃yu试的想冲上去群殴萧朝虎,但还是被那带头的人用眼sè制住了。 身为红星帮李杰手下青木堂的堂主,他自然有着他独有的威势,众人心中虽然着急,但老大不发话,也不敢私自作出决定,毕竟黑暗上的规矩可是血腥严厉的,不尊敬上司,那可是很重的罪。 再说,他虽然在这个城市中是有一点势力,可毕竟只是地下上的,吓唬普通老百姓也许还可以,但真的要是遇到哪些狠角sè,他也有点害怕和担心的,毕竟像他们这种还是有点身份的人,对自己的安全还是看的很重的。 眼见萧朝虎有如此的身手,他也不敢把事情给做绝了,万一眼前这人要是真的有什么背景,抑或是从外面过来的过江龙,自己真的要是把事情给做绝了,吃亏的还是自己,火拼,打架自己并不拍,但说要是杀人,自己还是没有那个胆量,如果自己今天要是把事情做绝了,又让萧朝虎给跑掉的话,那自己以后的人生中可就真的如同冰窖火烤了。 只见他向前一步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小兄弟,你还是和你女朋友先走吧,至于,我手下的那几个小弟,我定会严惩的,我们红星帮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从不会主动去祸害良家女子的”。 萧朝虎也不想和他闹翻,毕竟此时对方已经给了自己的台阶下了,自己也只好顺着他的话道:“那就多谢了,山不转水转,后会有期‘。 说了句场面话,萧朝虎就把手上的那人放了下来,转身向门口走去。 围在萧朝虎和彭清清身边的人见自己的老大发了话,很不情愿的给萧朝虎和彭清清让开了道,萧朝虎拉着身边的彭清清就从那人群的过道中走了过去。 两人换了鞋子后,这才走出了龙凤溜冰场。 出了溜冰场,彭清清这才长长的吐出了口气,心中的不安也开始平静了起来,有点不怎么好意思的对萧朝虎道:”萧大哥,给你添麻烦了,今天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萧朝虎笑了笑道:“没事,谁叫你是我的小清清呢,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只是不知道今天你是否玩的开心”。 彭清清先是看了看萧朝虎一眼,这才兴奋的道:“萧大哥,谢谢你,今天虽然发生了一些意外,但我真的很开心,我想,我今后定不会忘记今天这美好的回忆”。 宝庆市虽然说只是南方的一个偏僻小城,但相对萧家村来说,还是要繁华了很多,此时刚过晌午,街道上的人群就密集了许多,放眼看过去,街道上到处都是人, 店铺错落有致,吆喝声和年轻男女的笑声还是小孩子打闹玩耍的声音,充溢在这街道的上空中。 萧朝虎和彭清清出了龙凤溜冰场,萧朝虎先去取了摩托车后,彭清清这才坐了上去,待彭清清坐稳好,萧朝虎这才启动,不一会儿,摩托车就融进了密集的车流中去了。 太阳暖暖的照在彭清清身上,风轻轻吹起了她那如云的秀发,秀发随着风飘转,偶尔间,有几缕秀发飘落在萧朝虎身上,看着前面不远处那个熟悉却又伟岸的身影,彭清清自然而然的就把头轻轻的贴在萧朝虎身上。 少女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和那悠悠香气扑面而来,萧朝虎心底没来由的一醉,握方向盘的手微微一颤,摩托车差点偏离了轨道,滑向人行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