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年轻的你真的很漂亮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三十三章年轻的你真的很漂亮

从古至今,自从人类有了文字的描述后,就有很多美丽的词语用以来形容女子的美貌,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这八个字就很已经能足够描写出女子的绝世容颜了,但这八个字同绝代风华这四个描述女子容貌的字相比及,还是有那么的稍逊一筹。 毕竟“绝代”这两个字可不寻常,用句很俗的话来说,就是有点那么吓人,一代就是一百年,也就是说一百年内,数千万女子中才出现那么一个人,如若真的用绝代风华这四个字来形容一个女子的容貌,那就从侧面可以证明获此荣称的女子几乎倾了一大半个天下。 生活在五星红旗的少年男女,安安心心的坐在纯洁的校园里就读学业的学生,倾国倾城,绝代风华这八个字所诠释的意义,没有谁不能体会的,没有谁不知道的,但这些词语可不能随便乱按在某个漂亮的女生头上的,即便某个女子被男生把倾城倾国几个字安在自己头上,即便她确实很有资本,长的很是漂亮,也不敢当众承认自己能倾国倾城,拥有绝代风华。 受制于年龄,地域和视野的限制,不同年代的人对绝代风华这四个字的理解也不一样,此刻的彭清清,由于正在长身子的时候,女性独有的气质魅力还未完整的展现出来,更称不上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绣花,倾国倾城,但此刻站在走廊门口,那靓丽精致的容颜,对于眼前的这群少年男女来说,杀伤力还是蛮大的。 校园里的小道消息向来就传的很快,特别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只要有那么的一点风声,到了最后,基本上弄的整个校园里的人都知道了。 在学校里,彭清清虽然位居三大校花之中,人长的很是漂亮,可从未见她和其他男生有过很要好的交往,也没见她单独和男子走在一起,正因为这样,当萧朝虎来到彭清清的教室门口,更能引起这些年轻学生的注意。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整个高二年纪的走廊上都被塞满了人,有男生也有女生,不过相对女生来说,男生的比例要多的多,几乎占了百分之九十了。 这人一多,便参杂了不少嫉妒的,有些人便开始扇风点雨的说起风凉话来了,哟,你看看,那男子长的那么挫,也好意思跑到我们学校里来找我们的校花,真不知道他怎么有勇气。 说话的是一个长的很阴柔的男子,嗓音估计是正处于变声期,声音很是难听,大概是同仇共敌,站在他身边的多数男生,也跟着起哄嚷道。 说真的,多数人本性并不怎么坏,但这群本性不坏的人见不得人家比自己好,没人出头的话,他们便也躲在别人背后,充当观众,可一旦有人起哄取笑,这群人便也混合着开始讽刺和讥笑起别人来。 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萧朝虎显然不把这些冷言冷语放在心上,可站在萧朝虎身边的彭清清却不这样想,听了自己的同学说出这样的冷言冷语来,从不和人争吵的彭清清忽地跟他们争吵起来。 彭清清在宝庆一中虽然不是名声最大的,也比不上那些混子,但她毕竟名列三大校花之一,见彭清清出口维护萧朝虎,那些附和冷言冷语的学生便沉默了下来。 看着彭清清像只母老虎,挺身而出维护自己的样子,萧朝虎心中也觉的很是欢喜和感动,最难消受的就是美人的恩惠,此刻的彭清清那里还有当初那文静的样子。 萧朝虎笑了笑,伸出右手轻轻摸了摸彭清清的头,柔和的道:“清清,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了,你萧大哥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说的也对,你萧大哥确实长的不咋样,但有你在乎和眷念着我,我又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再说,相貌这东西又能代表什么呢,你仔细想象,历史上又有几个靠相貌成就千古霸业的呢,又有几个能在史记上留下自己的足迹呢。 男人么,靠的是自己能力和手中握有的权利,萧朝虎的声音不是很大,但他在不觉中运起不动根本诀,这些话语就如同在每个人耳边响起。 似乎在这一刻,萧朝虎就像无所不能的神,那些女生看着萧朝虎的目光便在不觉中发生了变化,萧朝虎初看是长的不咋样,但是那种很耐看的,再加上刚才萧朝虎说话所流露出来的气息以及刹那间所产生的那种气质。 看着自己所在乎的男子说话这么有底气和男子气概,彭清清便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握着萧朝虎的手,即便在愚蠢的人在见着彭清清此刻的表情,也明白了眼前这个男子和彭清清的关系不浅,说不定就是彭清清的男朋友。 宝庆一中虽然不赞同少年男女在学校里公开谈朋友,但私底下的话,也是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校训受益于太祖爷的老师张老先生。 一想起,自己所在意,还未曾向她表白的女子有可能成为眼前这陌生男子的女朋友了,那些原本还在看热闹的男子心里便不自在起来了,心里酸酸的。 情之一字,起于心头,终于心间,顷刻间便消散,这种感受真的很不好受,但现实是残酷的,这些未曾走上社会的少年,心中很是悲痛,但也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自古以来,就是成王败寇,在男女之间的感情上,也如是,输了一步,就失去那个自己曾一直喜欢的女子一生,情之一字,寥寥十一笔,看似简单,可又何其复杂呢。 简单的是,认识她之前,不知道情为何字,错失她后,更不知道情为何字,复杂的是,也许在你以后的数千个日子中,那个曾经的心仪之人永远的活在你记忆深处。 握着萧朝虎的手,感受着从萧朝虎身上传过来的气息,以及触手处传来那强劲的脉搏跳动声,再加上此刻有着上百位熟悉的同学就在走廊上看着自己,彭清清似乎此刻就觉的自己握着了整个天下。 对女子来说,有着自己最在乎和牵挂的人始终不离不弃的陪在自己身边,就等同于握有了整个天下,对男子来说,却只有站在世俗权利的顶峰,才能体会到整个天下匍匐在自己脚下的那种无可意味的自豪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