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谁对谁错谁知道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三十五章 谁对谁错谁知道

在现实社会中,一般的打架斗殴靠的是人数,谁的拳头厉害,谁更能够承受抵抗的住,谁就能笑到最后,至于背后势力的博弈,那可就牵涉到各个方面,不是一定层次的人根本就用不上. 原本以为这场突然而起引发的事情很快就会解决,可不知道为何,事情总是那么的出人意料,站在走廊旁边看热闹的有些女孩子在看见那偌大的拳头和那腾空而去的鞭腿,有点不怎么忍心看着萧朝虎就这样被打的头破血流。 就连彭清清在看到那两个人在偷袭着自己i的萧大哥的时候,慌忙的想挡在萧朝虎的身前,可还没待她做做出行动,萧朝虎就那么很随意的带着彭清清忽地向旁边移动了一步,这一小步子的改变,转移的方向以及速度,在场的人根本就没看出来,就发现视线所及处,萧朝虎和彭清清还是完好无缺的待在原地。 至于那两个看似来势汹汹,嚣张的不可一世的两个男子却因为用力过猛,两人差点撞到在一起。那狼狈的动作让人看的很是好笑,幸亏他们三个在宝庆一中还有点威胁力,在场的所有学生不敢嘲笑他们。 暗中偷袭失败,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了这样的洋相,就是没有脾气的泥菩萨也会有怒火,更不用说这三个可以把宝庆一中当他们家后花园玩的富家子弟了。 人一旦在怒火的冲击下,失去理性后,做事就不怎么估计后果了,眼见自己的两个小根本根本没能让萧朝虎有半点丢脸的行为,反而让自己更加不堪。 自从他的父亲当上宝庆市政府二把手后,在宝庆这个城市里他可以像螃蟹一样横着走,也没人敢得罪他,更不用说让他在大庭广众下丢脸了。 如今第一次碰见萧朝虎这类人,打是打不过,那只能用自己身后的势力去打压和摧残对方的心里了,尊严有个时候其实真的一点不值钱,更不要说是面子了,但对于那些没经历过什么世面很要强的男子来说,面子有个时候要比他们的性命还要珍贵。 换做是其他的地方,萧朝虎那里会有这么好说话,早就痛下杀手,把这三个只会糟蹋百姓的粮食的寄生虫,彻底从这个世界上给抹除掉,可惜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在和谐的华夏国,而不是中东,欧美,西方那些战乱的地方。 暗中偷袭伤害不了萧朝虎,张高轩就开始明目张胆的带着两个爪牙向萧朝虎奔去,这三人的动作看似很厉害,其实落在懂行的人眼里,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原本萧朝虎并不想和他们一直就这样闹下去,可这世界上有些人就那么贱,你不给他点厉害,他就像狗一样总是缠着你不放,时不时的钻出来呕心下你。 但考虑到如今自己所处的环境,萧朝虎毕竟也不好下手太过厉害和歹毒,张高轩这三人并不能影响大局,但张高轩的父亲就不一样了,再怎么说,一个地级市的政府二把手,无缘无故的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那可就得惊动天听了。 萧朝虎再怎么不把谁放在眼里,可在面对着军队这种可以毁天灭地的杀戮机器时,再借萧朝虎几个胆子,萧朝虎也不敢随便乱动,但政治这东西,一直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站队很重要,如若真心想搞掉一个地级市政府二把手,其实也很容易,就算现今,凭借自己手中握有的势力和自己曾在军队中所接触过的人,萧朝虎其实也很有信心能把张高轩的父亲张阁给弄下台来。 退一万步来说,自己真的要是铁心想把张阁给从宝庆市政府二把手给弄下台来,只要自己掌握到张阁贪污受贿以及卖官的证据,凭借自己曾救过市委书记田伟民的独生儿子,加上实实在在送给田书记的政绩,萧朝虎有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市委书记田伟民会接过自己所送。 为了避免把事情给弄的太大,萧朝虎一直在闪避,并没有出手,但那三名男子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一直咋给自己心里暗示,说一定能够弄的过萧朝虎的。 到了最后,张高轩三人就像猴子一样跟随着萧朝虎打转,被弄的一点脾气也没有,张高轩虽然很是目中无人,但并不是一个却心眼傻乎乎人,如若不是,即便他有这强悍的家事背景,也坐不稳宝庆一少的椅子。 眼见自己来硬的奈何不了对方,就像着来软的,先把眼前这男子给骗住,弄清楚他的底细后,再在幕后怎么计划着弄残让自己出了如此大丑的人。 张高轩喘了喘口气道:“今天我认栽了,兄弟你报个名字,这场子我就不找了,以后我若是遇见你,就离你远些”。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彭清清还未从惊吓中反映过来,待她头脑清醒过来后,听到张高轩说出这翻话来,提到心口的担心又放了下来,迫不得已,谁又愿意去得罪这种背景深厚,人脉关系复杂的官家二代子弟。 和萧朝虎相识了这么长时间,彭清清自然知道萧朝虎的性子,不可能主动的去和对方和解,为了不让张高轩以后在背后再报复萧朝虎,于是彭清清便向前走过去一步开口道:“既然都是误会,我看就这样算了,好不,你我同学一场,你就原谅我萧大哥好不”。 美女软语相求,此时此刻的模样如若是单独和自己在一起,软语相求,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哈,奈何天不遂人愿,让自己错失了这样的机会。 眼见彭清清离自己距离不是很远,性格很是狭隘的张高轩那里受的住众目睽睽下这样的侮辱,轻轻向两个跟班使了个眼色。 这两跟班和他一起花天酒地,胡天胡帝和他做了不少缺德的事情,配合的很是默契,一见老大向他俩打眼色,那里还不明白老大的心思,猛地发力,如弓箭离弦般一左一右的伸开手臂想把彭清清给控制住,借以来威胁萧朝虎。 在场的人那里知道原本应该平稳收场的局面,忽地又成另外一种结局了,那些暗恋着彭清清的男子心里很是在为彭清清担心,但迫于张高轩的压力,只能把自己的担心默默的放在心底里。 暗暗的期盼着彭清清不要受到什么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