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无知者无谓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三十六章无知者无谓

人生在世,总有些东西需要自己用生命去捍卫和守护的,军人的天职就是保护百姓的财产和安全,以前萧朝虎在军队的时候,捍卫军人的尊严就是他的天职,为了这目标,他和他的兄弟在中东地区抛头颅洒热血。 现今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当初的那些念想已经不怎么开始在脑海中重现,但身边的人,不管是自己的姐姐萧若雪还是现今自己名义上的女朋友,一旦受到别人的欺负,萧朝虎就再也不会控制的住自己身上的戾气。 那两个想暗中控制彭清清来借以让萧朝虎低头的黄毛,他俩的脏手还没来得及接触到彭清清,就被萧朝虎一脚给踢得腾空而飞,向后倒退了十来米,半晌也爬不起来,在他俩身后的人也被殃及到,顿时,整个走廊便东倒西歪起来。 在场的大多数是学生,在现实中见过最大场面也不过是看见数十人拿着钢管在群殴,那里见识到如此惊人的场面,这场面虽然比之那群殴场面没那么壮观,但这毕竟是众目睽睽之下,可不是那些躲在暗处四处火拼争地盘的混子有能相比的。 张高轩在见到自己的两个跟班的惨状后,心底里也开始打起退缩来了,以前的他之所以在宝庆市能横冲直撞,无往不顺,那是因为对方害怕他背后所站的势力,而不是他本人。 既然人已经被彻底给得罪了,萧朝虎就不在意再给对方下一副猛药了,在见到萧朝虎向自己走了过来的时候,张高轩便再也嚣张不起来,声音颤抖呜咽的说道:“你别过来打我,我爸是张阁,是宝庆市政府的副市长,你要是打我的话,我定会告诉我父亲,让你一家从此不得安宁”。 张高轩的本意是想求饶的,但他从没求过人,那里会知道自己这翻话说出来更会让他境况更加不堪。 要是身上没有不动根本诀的真气,和自己所创建下来的海外势力,也没认识到军队中那些真正的大佬的话,在听了张高轩这话后,说不定萧朝虎真的就会这样算了。 古语说的好,灭门知府,破家县令,自古民不官斗,但现在的萧朝虎可不是一介草民,在他身后的势力如若真正的展现出来,区区一个地级市还是排名第二的市政府的副市长,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萧朝虎一巴掌击打在张高轩的脸上,明明没有雷电闪鸣的动静,可不知为何,在场的学生几乎每个都感觉到打雷散发出的闪电声。似乎那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身处其境的有些人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抚摸自己的脸颊。 萧朝虎的动作并不是很快,依照正常状况,张高轩明明可以很轻松的躲开,但不知道为何,张高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把掌击打在自己的脸上。 身体上的疼痛还算其次,即便整张英俊的脸庞如同猪头似的,但这还不是最主要,最主要的是他张高轩身为宝庆市政府二把手张阁的独生儿子,从小就被父辈们宠爱,那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艹,竟然敢打我,你给我等着,只要你在宝庆市,看我能不能弄的你生不如死”。被打蒙了的张高轩张嘴就骂道。 “啪”又是一巴掌打在张高轩的另一半张还算完好的脸颊上,这一次,萧朝虎稍微i使了一点劲,一百二十来斤的身子就那么突兀的腾空而起,砸在那还在不断努力试图爬起来的两个黄毛身上。 这次可真的算是难兄难弟了,三个人谁也没能避免,遭受皮肉之苦,这三个难兄难弟就如淤泥般赖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了,事情弄的这么大,即便上课铃声响了起来,在场的学生也没有和以往一样回到教室里去。 国人看热闹的现象似乎就是天性的,越来越多的学生都向高二年纪这一层楼挤了过来,密密麻麻的把整座高二年纪的走廊给堵塞主了。 宝庆市一中自从太祖爷老师张老先生建校来数十年时间里,从没发生过这种事情,到了最后,连学校的几位学校领导都给惊动了,随着校长和副校长等几位学校的高层领导走了过来后,走廊上这才开始慢慢空旷起来。 那些在看热闹的学生在政教处主任的怒吼下,大多数都乖乖的回到了自己的教室里去了,但还有的学生教室就在这楼上的,在回到教室后,躲在校领导的视线不及处,偷偷的在注视着这边的动静。 政教处主任姚远一走了上来,就立马大声对身后两名保安吩咐道:“救护车就在楼下,你两人先把张公子给我送到救护车上去”。 张高轩三人在两个保安的搀扶下狼狈的向楼下走去,但在快下楼梯口的时候,张高轩忽地回过头来,向萧朝虎做了一个杀头的手势,这才在保安的搀扶下走了下去。 待张高轩一行人走远后,政教处主任就甩开校领导率先向萧朝虎走去,原本按照惯例,以他在宝庆一中的身份,他根本就没有资格走在校长和副校长的前面。 但他原本就是张高轩家的一个远方亲戚,他老婆是张家一个表亲的女儿,靠着张家的关系,他这才能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从一个普通的教师成为一个掌管着宝庆一中数千学生前途命运的政教处主任。 如今见着殴打自己最大靠山的亲生儿子的人,姚远那里还能控制的住怒气,怒气冲冲的走到萧朝虎身前,破开大骂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在我学校打伤我学生,我定要你进牢房,要是我不能把你送进闹房,我就不叫姚远,我已经报警了,待会儿警察就会过来,你给我在这等着“。 “哦,口气蛮大的,你还真以为宝庆一中是你家的后花园,以为国家的治安机关是你家开的,你算什么东西,你领导都市、还没发话,你就自作主张起来,宝庆一中就是因为多了你这样的人,这从弄的这么乌烟瘴气的”。萧朝虎不慌不忙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