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意想不到的事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三十九章意想不到的事

人生在世,如雪泥鸿爪,总得要在这个世间上留下一点什么,学者希望可以写下一本流传千古的巨作,为官着希望造福一地,被人永世的记住,对老校长这种学者来说,能够看着自己学校的学生在自己的帮衬下,为这个社会多做出一番贡献,就是那么唯一的目标了。 在听了萧朝虎庄重的回答后,老校长笑了笑,既然是这样,那我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内疚的了,但是你既然是从我手中走出去的,作为你的长辈我还是希望你在做某件事情前还是要好考虑,以前的你可能在国外,没有啥法律约束,可既然你回来后,为了你身边所在乎的人,你还是得控制住你的情绪。 似乎真的不把萧朝虎当作一个普通的学生在对待,老校长就语重心长的对萧朝虎说道,我知道你可能加入了国家的某个特殊部门,也许并不怎么害怕张高轩的父亲张阁,但我还是得提醒你,在地方上,很多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有个时候,事情的解决方法根本就没必要自己去亲自动手,再说你个人武力再强悍,难道能强悍过国家机器么,我年轻的时候,亲身经历过一件事情,那就是当初国战结束的时候,我亲眼见着一个人在几十个人的围剿下,轻而易举的空手把这几十个人给弄倒在地,后来此人被人用枪支打伤后,竟然可以凭借自身的脚力,越过三米多高的围墙翻身离开。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百人敌的人,可笑那个时候的我还曾单纯的认为史记上描绘的那些以一敌千的史实,只不过是史学家夸大的文学描述,在亲眼见到后,我这才开始相信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小挫人有那超出世俗很多的高手。 我和你说这么多,就是要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能打,山外青山楼外楼,一山更比一山高,外面隐藏的高手有很多,有些人根本我们想和些平凡人一辈子也接触不到,我也许没有你经历过那么多风风雨雨,但至少我年纪比你大,所经历过的事情还是要比你多。 今天我不是以校领导的身份在跟你说话,而是以一个普通的老人跟你说,你不要太小看了张阁,张阁能从一个乡镇府的秘书升职到宝庆市副市长,自然有他过人之处,对于宝庆市政府和党委那些事情,我接触的不多,但至少我还是知道市委书记田为民空降下来,就是想把这些土生土长的蛀虫从根源上瓦解。 若是真的张阁找你麻烦的话,你只要找到张阁的真正贪污受贿的证据,田为民这个人,你可以想方法去接触,老人把话都说大这个份下了,显然是真的想护着萧朝虎,但依靠他现今的势力根本就无法和张阁对抗,所以也只能给萧朝虎出一个法子。 萧朝虎不是一个知恩不报的人,别人对他一分好,他就会想着办法还百分好给人家,既然老校长对自己这么好了,萧朝虎便也没打算瞒他,于是就把自己曾救过市委书记田伟民的独生儿子的事情告诉了老校长,并且亲自见过市委书记,但自己手下的那四个人秘密潜到宝庆市的事情没再说出来。 在知道萧朝虎曾和市委书记田伟民有个这样的插曲后,老校长便没再说什么了,接着便和萧朝虎聊起了现今学校的一些改革来,以及这几年来学校的格局改变。 和老校长聊了没多久,萧朝虎就听到走廊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和外面男子刻意放缓的呼吸声,这个时候还能这样做的话,自然就是姚远口中所说的那些市局干警。 果然不出萧朝虎所料,几秒钟后,外面就传来敲门的声音,老校长和萧朝虎对视一眼,见萧朝虎脸色没啥打的变化,就说了句请进。 房门打开,走进来四个穿着警察装饰的男子,一脸严肃,腰上别着东西,萧朝虎只是那么淡淡的一扫,就知道那是藏着警枪。 为首一男子,看年龄估计着三十来岁,剃着一个寸头,精神很好,肩膀上扛着两枚四角星花,外加一杠,看那肩章竟然还是个二级警司,至于他后面三人肩膀上扛着的却只是两枚四角星花,是三个警员。 萧朝虎虽然从未和地方上的警员打过交道,但从这四人的装饰打扮上看来,对方显然是市局里的重案组的人员,如若这件事情不是牵涉到张高轩,学校打架斗殴的事情闹的最大的也不过是街道派出所的人过来一人和学校保卫处的人训导一番而已。给闹事的人一个处分的决定。 可看现在的情况,对方几乎已经把萧朝虎当作涉黑人员头领规格来对待了,连枪支这家伙都带了过来。宝庆市一中的校长在市政府没啥实际权利,但他的政治规格待遇摆在那,几乎等同于宝庆市下管辖的城步,辛宁等几个县的县委书记了。 不要说只是一个警司,就是这四个警员的顶头上司市局局长杨家全过来,也不敢当着面给老校长脸色看,更不用说他们这几个在市局的虾兵蟹将了。 一见着老校长也在这,带头的那个寸头就走前一步,恭敬的对老校长道:“老校长,眼前这人涉嫌殴打他人,致使他人重伤,我现今奉杨局长的命令带他回去调查,希望你老做过见证。 如若不是碰见萧朝虎待在老校长的办公室,这几人早就商量好在见着萧朝虎的时候,就给萧朝虎个下马威,但现今有人看在眼里,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萧朝虎怎么样。 萧朝虎不想然自己的事情给老校长带来麻烦,一见那带头的警司说话,赶忙就接过话题道:”校长,既然你已经给我上过教育课了,我也不赖在这了,就随这几个警察叔叔前去和张高轩对质,我相信这几个警察叔叔定会明察秋毫,不会指鹿为马,诬赖我,定会还我一个清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