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四十一章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萧朝虎这几年去过很多地方,也经历了很多,可说真的,在国内的话,他去过的地方倒真的不多,之前因为那次境外事件,使得他失去继续留在军队的机会,但他并不后悔,毕竟那是自己选择的,怨不得谁. 但这次,自己无缘无故的就被张高轩给弄到市局来,再加上被眼前这穿着警服的男子在言语上讥讽,差点惹的萧朝虎就想在这市局里先好好的收拾下他,可在看到挂着办公楼那上面闪闪发光的五角星后。 萧朝虎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毕竟这是在自己的祖国,这是一个法制社会,他再怎么受委屈,也得按照世俗的流程走,如若放在还未从军队退役下来,萧朝虎早就一巴掌打了过去,让他知道什么叫花儿这样红。 现在的他不再受国家特殊部门的潜力保护,当他脱下那身军装后,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他没有资格也没有理由去行使国家赋予他的权利。 人这一辈子,不管你权倾天下还是普通凡人,总有那么几次在面对无力解决的问题时,不得不低下头,这不是一种屈辱,而是一种识时务。 就像人生一样,从你出生到你离开这个世界,酸甜苦辣,生老病死,这段历程你必须得经历过,否则你的人生就不完整,萧朝虎在两个警员的左右胁迫下走进了一个牢房中。 此间牢房空间不是很大,七八平米的空间,里面有七八个光着上身,纹着龙虎的精壮汉子,萧朝虎的身高只不过一米七左右,在南方这些城市中算不上很矮小,但也算不上很高大。 萧朝虎虽然没有进过监狱,但也知道监狱里很黑,人在这里,更不要说尊严了,能够活着,就是一种很奢侈的了,有个时候,一个烟头就会要了一个人的性命,这是一群生活在夜晚和黑暗中的到头tian血的边缘人,大多数是提着脑袋过日子的人,在看着萧朝虎走进了这个牢房后,坐在四方板凳下正在打牌的一个看似牢霸的中年汉子阴森森对他身后的几个男子道:“你们先去给这新来的上节教育课,让他知道在这是怎么过日子的”。 监狱就是个强者为尊的社会缩影,在这里,没有道德和法律约束,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在听到自己的老大发话后,站在光头老大的后面三个小弟见萧朝虎很不识趣,没有立即走过来巴结自己这三人,当着老大的面很不高兴,于是就很是嚣张的嚷道:“小子,你他吗的赶紧给老子过来,让老子给你上上课,松松筋骨”。 在外面,市局的警员有着政府的保护,萧朝虎拿他们没办法,可在监狱里,萧朝虎真的就不用顾忌什么了,一见这三个自以为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脸,心中就很是来气。 什么话也没说,就向那三个嘴上叫的很厉害的人走了过去,那三个小弟以为萧朝虎是来向他们三个求饶的,便大笑了起来道:“你小子现今就是向我们求饶,我们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像你这么好玩的,我们又怎么舍得一次性iiu把你玩坏了呢”。 那站在最前面,作势要攻击萧朝虎的男子嘴中的话语还没有说完,萧朝虎就是一个鞭腿扫了过去,如同疾风扫落叶般,一脚就把他踹到牢房旁边一个放着马桶的角落里。 动作迅速快疾,站在他身边的那两个男子还未反应过来,忽地,就觉的自己腾空而起,如滚地葫芦般三个人挤压在一起,爬都爬不起来,张开嘴就是一大股鲜血涌了出来,血迹中夹杂着几个碎牙,呜呜的做声,就是说不出话来。 事情发生的太快了,以及那几个还大大咧咧的坐在凳子上打牌中年汉子面容带着看热闹的笑容,直到自己三个小弟不是对方一合之敌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惹下了天大的麻烦。 这些中年汉子常年在社会底层混生活,知道此刻的自己惹上了自己惹不起的大人物,于是很快的就改变了嘴脸,扑通一声,那带头的牢霸就地跪了下来,伸开自己的右手就猛地给了自己几个打巴掌,刹那间,自家那张脸就肿胀的像猪头一样,开口道:“大哥,都怪小弟有眼不识泰山,认不出你这尊大佛,你老人家就不要跟小人一般计较,就像放个屁一样,把我给放掉,行不”。 这并不是他没有胆色,之前未曾进监狱前,他好歹也是宝庆市黑暗势力中的一个有名有姓的人物,当初刚出道的时候,也曾一个人拿着一把砍刀追着十几个人追了半条街道。 混过黑色社会的人,没什么大的出息,但最会察言观色,知道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低头装小弟,虽然他没有看清楚萧朝虎是怎么动手的,但在看到自己三个小弟如此悲惨的场景后,他也知道,凭借自己身边的人根本就无法和萧朝虎去对抗。 即便自己横下心来,四个人一起上去,最后的结局肯定比自己三个小弟更惨,所以他便想着装可怜,博取萧朝虎的同情心,不再和自己计较。 萧朝虎尊奉的就是人不惹我,我不惹人,人若惹我,我就欺你一生一世,在外面,萧朝虎本就受了一肚子气,面对着那些穿着警服的人,萧朝虎不能私自在公众场合出手,但对于眼前这几个人,萧朝虎便可以随便怎么捏弄。 如若眼前这几名男子是普通百姓的话,萧朝虎就这样把这件事情给揭过去了,可这些坏事做尽的人渣,不知道在外面欺负了多少百姓,弄的多少人家破人亡,跟这些人渣说话,萧朝虎懒得去。 看着萧朝虎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了过来,从他的神情上察觉到不会放过自己,这带头的牢霸狠了狠心,在萧朝虎来到他身边约三十公分左右,忽地,从地上跳了起来,抓起一把磨尖的牙刷子就向萧朝虎的心脏上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