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二)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四十二章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二)

匹夫一怒,血溅五尺,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在这个世界上,再怎么渺小的人总会有那么一个时候爆发的阶段,原本在萧朝虎的气势压抑下,监狱中的牢霸已经彻底认输了,但在看到萧朝虎并不怎么想放过他的时候,便鼓起了勇气,以图最后一搏,靠偷袭,想先把萧朝虎给废除掉. 剩下三个还完好无缺的男子本就在社会上打过滚,湍过血战的,骨子里也隐藏在暴戾,在看到老大所做出的动作后,便不由而同的跳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越过短暂的距离,近身把萧朝虎给缠住。 依照现在萧朝虎的身手,眼前此刻的三个人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但萧朝虎艺高人胆大,根本就不在乎三人的近身贴战,那三人也没想到自己真的能近的了萧朝虎身,三人六只手死死的揪住萧朝虎的双手,那带头的光头大哥眼见如此,戾气顿生,恨不得一牙刷弄死萧朝虎。 隔得如此之近,萧朝虎都能感觉到他脸上满脸狰狞,在锋利的牙刷距离到萧朝虎大约五十公分左右,萧朝虎双手一发力,缠绕在萧朝虎身旁的三个男子如同被雷电攻击到似得,三个人被那带起的劲头撞的头破血流,刹那间就丧失了战斗力。 那拿着磨的很是锋利的牙刷子想偷袭萧朝虎的带头大哥在见着自己的三个小弟无缘无故就那样丧失了行动力,还没等他来得及把牙刷捅进萧朝虎的身子,自己被一脚给踢的人仰马翻,如同从温柔乡坠入了无间地狱。 五秒的时间还不到,四个大男人就这样被萧朝虎给打的丧失行动能力,最后那一脚,萧朝虎虽然没有使用内劲,可自从修炼道家不传之秘籍,不动根本诀后,他整个人体内真气,都在每时每刻的运转。 那种超出世俗不止一筹的高深武学,那里是普通人承受的住的,那一脚落在那光头大哥身上,如同被一辆卡车从身上碾过,整个人似乎在片刻间便丧失了活力,好歹萧朝虎还留了点后手,没有使用全力,否则的话,此刻整个监狱就只会剩下萧朝虎这一个活人。 在萧朝虎被市局的警察带走后,坐在教室里上课的彭清清便一直心不在焉的,总感觉到会有什么意外要发生的,只要一想到,自己所在意的萧大哥在市局受到折磨,彭清清就觉的心里很是难过,如若自己在萧大哥受折磨的时候不能陪着他,那自己今后还会用什么脸面去见他,一想到这里,彭清清就再也没有心思在教室里上课了,心思便在快速旋转,希望能找到一个人能够把自己的萧大哥从市局给完整的带出来。 想着想着,彭清清就想到当初自己曾和萧朝虎见过市委书记田伟民的妹妹田妮,如今自家的萧大哥得罪的是市政府二把手,在宝庆市也只有市委书记田伟民才能够帮助自己的萧大哥了,田妮,对这阁生长在官宦世家的大小姐,彭清清如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绝对不会想去求她的,出于女孩子独有的感觉,她总觉的那个田妮对自家的萧大哥有那么一分不为人知道的独特感情的。 趁着语文老师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彭清清偷偷的从教室后门走了出来,出了校园,彭清清就叫了辆的士向着田妮所住的地址行去。 今天的田妮由于没有什么课要上,就待在家里没有出去,像她这种文静的女孩,不像那些生长在官宦世家的大小姐一样,喜欢到处惹事,而是喜欢安静的一个人待在家里看看书,听听音乐。 “情不知何所求,不知何所栖,不知何所以,更不知道何所灭”,没事无聊的时候,田妮偶尔会想起当初曾在街道上解救自己那小侄儿的男子来,女孩子最年轻的时候,无论出身高贵还是出身平凡,在她那单纯的爱情世界里,总希望有朝一天,自己心仪的男子踩着七色云彩来到自己身边,向自己诉说相思的情谊“。 生长在大家族里,自身见识和历程就使得田妮的眼光要比寻常人要开阔很多,对于萧朝虎,田妮说不上有很大感情,但在闲暇的时间,偶尔也会想起那个很阳光的男子来。 看着整个房间空宽宽的,田妮的心情没来由的开始失落起来,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为何自己这段时间来,总觉得有点多情善感起来,还没等她想通其中的意味,就从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在宝庆市里,除了自己的哥哥和嫂嫂偶尔带着小侄儿来自己这串门外,基本上没啥人来自己这里,毕竟自己的性子就是那样,即使自己已经在宝庆待了两年多的时间了,可真还没有交到知心的朋友。 对于自身的安全,田妮一点也不担心,即便她明面上没有什么保镖跟着,但暗地里,却有不下三人暗中跟随着自己,只要自己发生什么意外,这几个从自己家族里走出来的强者就会在最快的时间出现在自己身边保护着自己的人身安全。 也只有那些真正的掌权者的嫡系子孙才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身为华夏国最有权势的五大家族的嫡系孙女,田妮既然劝阻不了家里人的安排,也只好默默的接受了。 敲门声音很是急促,田妮在听到敲门声后,立即起身前去把房门给打开了,入眼处,一个很是漂亮的女孩子婷婷玉立的站在自己家门口,脸上的神色很是心神不宁,田妮和彭清清之前虽然有过一面之缘,但没怎么深入打过交道,但在听到彭清清说话的声音后,田妮这才认出眼前这女子是谁来。 起初在没见到田妮之前,彭清清还担心自己说不出口,可在看到田妮后,彭清清便轻轻啜泣道:”田姐,我萧大哥被市局的人给带走了,我想了很多法子,都不知道怎么去救他,我实在是没办法,这才来你这里向你求救“。 看着彭清清梨花带雨的模样,田妮赶紧安慰道:”清清,你不要太过担心,你萧大哥是什么样的人,你又是不知道,像他那种人,没有把握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去做,你先坐下来,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说,只要不是你萧大哥的错,我就能央求我大哥,叫我大哥去处理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