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事情闹大了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四十三章事情闹大了

有些事情总是在亲身经历过后你才会明白其中的真正含义,有些人是要等到和你相处并相知后,你才会把他放在心上,才会记得他,两个性格不一,长相甜美的女子最终因为萧朝虎出了事情后,才走在了一起. 起初的彭清清心中一直在害怕和牵挂,小心思里满是委屈,可在见着田妮如同姐姐般柔声安慰后,一直缠绕着彭清清的那些不好的心情这才有点好受。 彭清清只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本就活在童话生活中,忽然之间,遇到了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除了难过之外就是害怕,但田妮与她不同,从小生活在官宦世家,见识过的和经历过的大事不知道有多少,心性和处事的风格要比彭清清强上很多。 在田妮的低声安慰中,田妮这才弄清楚了萧朝虎出事的经过,同一件事情落在两个不同的人身上,结局就会截然不一般,这就是人脉和权势所展现出来的天然魅力。 在彭清清眼里,萧朝虎出事被抓往市局就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可在田妮这种出身高贵的女子眼中,根本就算不上啥事情,从小和她在四九城一起玩耍的小伙伴,那一个不是家大业大,家中长辈最低的也是副部级,一个副厅级干部,说真的,在田妮眼里,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权势人物。 华夏国五大家族,除了刘,宋,陈,萧外就数她田家了,虽然说,近些年来,学院派的领袖逐渐登顶,一些学院派的优秀子弟逐渐开始出现在世人的眼中,占据各个部委的权利核心,但与之这五大家族比起来,底蕴和人脉还是稍微有点不余。毕竟底蕴和人脉这东西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培养的出来的,需要时间的洗练。 田家老大爷就是最早跟着太祖爷打下这九万里如花江山的那一批老人,随着岁月无情的流逝,当年的那些风流人物逐渐开始凋零,剩下的老人已经不多了。 社会在进步,经济在发展,可人这一辈子不论你多么厉害,也抵抗不了时间,最厉害的人也会在时间的锋利刀刃下,最终还是回归于天地,只留给后人一个永远也难以追及的背影和传说。 田家子孙在田家老大爷的影响下,不论做官还是经商,都保留着最初的底线,那就是看见需要帮助的人,尽量的去帮助下,田伟民来这宝庆市任市委书记,不是来积攒功绩的,还是真的来做事的。 近几年来,宝庆市经济虽然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但政治上山头主义却越来越浓,本土的干部竟敢联合起来把空降下来的前任书记给挤走。 云中省本就是亲近田家的官员掌控的,宝庆市出了这样的事情后,省委书记任明东便把田伟民从省委大厅给调到宝庆市来做市委书记,其中最根本的含义就是来压制宝庆的本土官员的,并借以来锻炼田伟民。 从来到宝庆市做市委书记那天起,田伟民就心知肚明,如若自己能够在这错综复杂的局势中理清思路,做出一番事业后,今后的自己定会是家族的重点培养人,现在的自己才三十六岁,已经是一个地级市的一把手了,这个位置在偌大的华夏国,也很是显眼,要是自己真的在此做不出什么政绩的话,那自己今后的政治前途估计也没啥大的指望了。 在接到自己的妹妹田妮的电话后,弄清楚了田妮的意思后,田伟民便觉得此事对自己来说,何尝不是一个机会,要是自己能把握住这机会的话,从张阁的儿子张高轩开始查起,说不定真的就能把张阁给弄下台来。 再说对萧朝虎这个曾救过自己儿子一名的年轻人,田伟民心里还是很感激他的,所以在挂了妹妹田妮的电话后,田伟民就打了一个电话,吩咐自己的秘书张春明代自己向市局走一趟。 张春民可以说的是土生土长的宝庆人了,从北京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市秘书处做一个打杂的小秘书,如若不是田伟民慧眼识英雄,现今的他可能还在秘书处的某个角落里坐冷板凳呢。 正因为田伟民对他有提携之恩,所以每件田伟民交代下来的事情,张春民就一直是把他当作自己的事情来办,官场上很多的事情,都需要站队,队伍站队了的话,飞黄腾达那不是一个梦想,若是站错了的话,那下场可真的就不妙了。 市委书记跟市政府那边不和,只要身在宝庆市官场的人心里都很清楚,既然选择了,就必须坚持走下去,张春明如是想到。 出了市委大院,张春民就看见田书记的司机陈师傅站在大院的一个角落里,身边停了一辆黑色的奥迪,陈师傅向他招了招手,张春明便向陈师傅所站的地方走去,待张春明走近后,陈师傅就说道:“老板叫我在这等你,待会儿我们还要去老板的妹妹那去接两个女孩子去市局”。 见此事是书记自己亲自安排的,张春明便没说什么,而是很自然的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坐位上去了,陈师傅其实并不老,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以前曾在某个特殊部队待过,可以说算的上是田家的警卫,这次随着田伟民单独来到宝庆市,表面上只是阁司机,实际上就是市委书记田伟民明面上的保镖了“。 张春明不是第一次坐这俩奥迪车,但不知为何,之前的几次都没有现今的这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以前每次替田书记做事都是公事上的,可这一次却是为了一件私事,坐进了这俩奥迪车。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今后的人生活的更好些,也希望自己在自己所从事的事业中爬的更高些,之前未曾得到重用的时候,张春明不敢乱想,可现今自己遇到了贵人了,一旦贵人在官场上走的更远些,那自己水涨船高,说不定肩膀上的胆子就会更重些。 一路上,张春明都在想着心事,待发觉奥迪车停在一个很是幽静的单独院落的门口时,张春明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书记妹妹田妮居住的小院落了。 在田妮的柔声安慰中,彭清清心情便好上很多,就和田妮有说有笑了起来,不知不觉两个年纪相差不大的女子便把话题聊到了萧朝虎身上去了。 在听到彭清清说起萧朝虎曾经参加过军队后,田妮就更加对萧朝虎好奇了起来,她可不会如彭清清那么单纯,真的以为萧朝虎只是在一个普通的部队里服役,毕竟,萧朝虎的气势和身手摆在那,女子一旦对某个男子好奇起来,就开始有那么的一点意思了,可此刻的田妮和彭清清却没察觉到其中那淡淡的情意,在听到下面车子的鸣叫声后,聊得很是融洽的两个女子便停下了话题。 田妮走到窗户旁边一看,就看到自己家下面停了一辆奥迪,车门外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看到田妮后,那熟悉的身影便向田妮招了招手。 片刻间,萧朝虎所在的牢房里便倒了一地,整个牢房里便只站着萧朝虎一个人,萧朝虎的眼光往那一扫,那些倒在地上失去战斗力只能偷偷的打量着萧朝虎的汉子便把目光给收了回去。 到了现在,这些人那里还不明白自己碰上了过江龙了,像他们这种混迹于黑暗中的人那里还敢嚣张,害怕的根本就不敢出声求饶。 更夸张的是那个想用锋利的牙刷把萧朝虎捅成残废的所谓大哥,害怕的躺在地上撞死,萧朝虎走了过去,一脚踢了过去,嚷道:”若真的不想再被我暴打一顿,赶紧叫你的小弟起来把这里清扫一片,若是让我发现地上有什么不干净的话,我真的就不介意再给你来几次重的“。 萧朝虎这话刚说出口,躺在地上装死的老大如同吃了大力丸般赶紧的爬起来,根本就没顾及自身还在留着血,整张脸如同馒头般,初看的话还是很吓人,剩下的那几个人可真是怕了萧朝虎这条过江龙了,一见萧朝虎发话,那里还敢赖在地上,相互搀扶着,以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爬了起来。 两个一组的拿起床铺上的衣服一寸一寸的开始擦拭着牢房的各个地方来,生怕自己动作慢那么一点,又被猛揍一顿,那可就真的倒霉透了。 人的潜力在绝境中真的可以被无限激发,眼前的这几个男子就是最好的诠释,放在其他任何一个时间或地点,受到这么重的伤,不要说还在卖力擦拭,搞卫生,就是想动都不怎么敢动呀,毕竟身体上的疼痛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住的。 在萧朝虎的眼光巡视下,眼前的几个男子根本就不敢偷懒,每个人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卖力的擦拭着地板。 风水轮流转,人生的际遇就这么离奇,萧朝虎刚进这件牢房的时候,这几个男子还大刀金马的坐在一起斗地主,想在游戏中看着自己的手下怎么玩惨萧朝虎,可转眼件便沦落到这地步,只能看着萧朝虎的眼色做事情。 若是真的有未卦先知的本事,打死他们也不敢如此对待萧朝虎,定会像祖宗般服侍和讨好眼前这男子。可惜的是,做过的事情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