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这是闹那样啊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四十四章这是闹那样啊

在彭清清的想象中,自己家的萧大哥即便没受到什么折磨,也会有那么一点的狼狈,可真的在看到萧朝虎的模样后,彭清清都有点不怎么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即便在来之前,田妮就已经跟自己说过,自己家的萧大哥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弱,自有保护他自己的能力,可那毕竟是自己的萧阿哥啊,不是别人呀,正因为太过在乎,就会忽略很多细微的事情,在田妮和市委书记的秘书的陪同下,彭清清很轻易就见到了萧朝虎,在听到市委书记的秘书亲自赶到市局来,市局的公安局长杨家全在接到手下的通知后,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出来迎接。 在官场上混,眼里是最重要的,即便杨家全现今靠近市长这一系,可在看到市委书记的秘书都来自己的地盘了,他再怎么抱紧市政府这一边的大腿,但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站在市政府这一边。 现在的事情可不仅是萧朝虎和张高轩之间的简单闹剧了,如今因为这件事情,牵涉到市委大院和市政府大院,夹杂在这等权利之争中,弄不好,不说自己这个局长的位置能不能坐稳,搞不好的话,最终的自己也可能下半辈子就待在牢狱中。 以杨家全在市局的地位,根本没必要去如此巴结张春明,张春明不值得他如此,但他背后所站的那位就很值得他去极力讨好了,正因为如此,作为整个市局的一把手,杨家全还是很乐意的亲自跑了过来。 当萧朝虎看到彭清清和田妮一同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的时候,萧朝虎还是很感动的,毕竟有这么一个心痛眷念自己的女子是很幸福的事情,在看到自家老大亲自过来的时候,守护在此地的警卫立即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萧朝虎所在的牢房们,此间牢房的那些混混在这待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市局的局长,原本他们不认识杨家全,可在看到杨家全后面全身武装的跟随着一大批警察的时候,这时的他们才彻底佩服起萧朝虎来。 这哥们真的是个猛人,来的时候就已经把他们几个给弄的生不如死,一个人可以在几秒钟就把他们整个牢房的人给放到,现今走的时候,动静也弄的如此之大,整个市局的最大的boss都现身来了。 更令他们惊讶的是,外面那个看似才十五六岁就已经出落的婷婷玉立的美丽女子在看到萧朝虎后,一点也顾及众人的感受,就那么扑进萧朝虎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看的他们这些坏事做绝的男子也于心不忍。 萧朝虎轻轻的拍了拍彭清清的肩膀,柔声道:“清清,你萧大哥没事,你不要再哭了,你看这么多人在看着你,你好意思哭不,再说我也得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这么快就能出来”。 听到萧朝虎这样说,彭清清这才止住眼泪,小声的说道:“萧大哥,你知不知道,你被警局的人带走后,我一直心神不宁,好担心你,但我又没啥能力,也想不出怎么把你从警局里带出来,好在,我后来想起了田妮姐姐,在田妮姐姐的帮助下,我这才能在这看见你,你要是真的想感谢人的话,你就应该感谢田妮姐姐”。 萧朝虎看了看不远处的田妮,田妮的性子就如兰花一样清洁,高贵幽远,即使她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你明明知道她就在你眼前,可不知为何,你就是感觉再怎么努力,也走不进她所生活的圈子中去,这种感觉很是玄妙。 见萧朝虎向自己看了过来,田妮就笑了笑,没做声。 萧朝虎牵着彭清清的小手,走到田妮身边,笑着道:“田小姐,好久没见,没想到今天你我竟然在这样的地方相见,不过,能再次见到你,我还是很高兴,谢谢你这次的援手,如若不是你援手的话,说不定我现在还待在里面” 说着,萧朝虎便向牢房的那个方向指了指。 “你我也算相识了,不要说得这么客气,真的要是说谢谢的话,还应该是我得先说,毕竟那一次要不是遇见你的话,那我的小侄子可真的不知道会成那样呢”。田妮笑着说道。 这也不是说话的好场所,还是待我们先出去后,再和你说说话,好不好,听田妮这么说,萧朝虎便点了点头,站在旁边的杨家全本想和田妮套套语气,但见人家的目光根本就没留在自己身上,心中也很是明白,此刻真的不好怎么去讨交情。 虽然田妮没主动和自己说话,一直是张春明在跟自己说话,但杨家全也知道,自己这才是卖了一个人情给田妮家,即便田妮不怎么放在心上,但田妮的哥哥也许会从这件事情中看出来,自己并不是很坚定的站在张阁这边的。 有着这件事情做底,自己也在不禁意间和市委那边搭上线了,目送着萧朝虎一行人走出市局后,杨家全就转身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回到了办公室就立马额、给市政府那边挂了一个电话,把这件事情报告了上去,毕竟这么大的事情,这么人的眼睛都在看着,自己即便想隐瞒也隐瞒不住。 至于后续的事情该怎么办,现今的他也做不了主,但此刻的他也很清楚,这件事情不会就这么会算了,一旦再次冲突起来,到最后究竟是谁黯然从宝庆官场上离开,那就得看谁身后的势力和人脉厉害些。 萧朝虎和彭清清等一行人走出了市局,看着身后的那座掌管着整个宝庆上百万人口治安的市局牌子,萧朝虎心里也有点感慨万千,若是彭清清没有央求到田妮前来这里的话,说不定自己真的还要在这里待上好几天。 男子没权势,在这红尘俗世中,真的寸步难行,如若现今的自己还未从军队中退役下来,只要自己把那张象征着自己身份的牌子拿出来,那里会有如此多的事情,从没有这么一刻,萧朝虎开始渴望起权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