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万古如长夜(二)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四十六章万古如长夜(二)

为了不让彭清清以后总是在担忧自己的安全,萧朝虎便没再怎么隐瞒,把自己身上藏有的秘密透漏出一些给彭清清,在听完了了萧朝虎这几年来发生在身上的曲折经历后,彭清清起初是不愿意也不敢去相信,但后来,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萧朝虎所说的话. 自己没有经历过和听说过,不等于别人所说的是谎话,毕竟眼前这男子可是和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说什么也不会拿谎话来忽悠自己。 大千世界,百万众生,如此风景如画的偌大红尘俗世,藏在其中的奥妙和未解之谜又有何其之多,就连掠过长空的飞鸟与水中的游鱼都有交际之处,更不用说比这些动物高级的人类了。 彭清清最终还是没有和萧朝虎一起去看他的四个兄弟,而是选择了回教室里去自习,见彭清清不愿意和自己一同去见自己的最得力的四大手下,萧朝虎也没有勉强,于是就把彭清清送到高二教学楼下面,就没有再跟着彭清清前去她班上了,而是目送彭清清走上楼梯后,这才反身走出了校园。 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张高轩被自己如此羞辱打脸,就是自己被他身后的人脉关系给弄到警局中去了,可自己在里面待了不到几个小时,又被人给弄出来了,按照常理来说,张家定不会就此罢休的。 纨绔子弟,特别是那种有一点实力的官宦子弟,一旦认定了某件事情,就不会这么快善罢甘休,毕竟对他们来说,别人打脸这样的事情再怎么也要找机会把脸面给挣了回来,如若不这样的话,那么他们根本就无法在他那个圈子里混下去。 走在路上,萧朝虎一路上就在想着这件事情,现今的自己可是上了黑名单了,以张阁的势力,几个小时就可以把自己的底细给挖了出来,甚至能够查到自己曾参见过军队,但若说真的能把自己i的底子给弄清楚,萧朝虎心中肯定不相信。 明面上,现在的萧朝虎倒也不怎么担心,由于市委书记田伟民的秘书张春明现身市局,再愚蠢的人也知道现在这件事情有田伟民在瞪着,即便以张阁的身份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自己和自己身后的人。 明面上的势力既然不能动自己,那么对方定会动用黑暗中的势力,在没见过老校长之前,萧朝虎对自己的身手很是自信,认为这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打的过自己,可在自己知道这尘世中还是那些会古武的人后,萧朝虎就觉的自己并不是真的能无敌天下的。 他再怎么自信,也不敢相信自己现今的身手能够和那些流传数千年的古武高手对抗,华夏历史上,上了正史的猛人就有那么多,多的可以用一个小本子都写不完,不说远的,就说近代那些高手,自己也不一定能够打的过。 自己这几年在国外碰见的大多数是雇佣兵和武装军阀,并没有遇到过真正的高手,要是在今天没从老校长嘴中听到这些脱离世俗的人,自己还真坐井观天的认为自己很厉害。 宝庆市说大也不大,可说小也不小,说不定这坐城市中就藏有那么几个会古武的高手呢,张阁能够在宝庆市坐到如今的政府二把手,说不定,在他身后就会有那么几个高手呢。 好的不灵,坏的就灵,就在此刻,心中忽生警兆,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窥视,由于心中想着事情,萧朝虎并没有怎么看路,不觉中,萧朝虎就走进了一个偏僻的巷子中去了,宝庆一中这几年来,经济一直在发展,但有的地方还是很穷,很偏僻。 萧朝虎走的这条巷子就是这样,没有几户人家,巷子很深,街道外的路灯的光线映照不进,视力不怎么好的人走进这条弄子里,若是没有凭借手电筒等照明工具,在这里,根本就寸步难行。 萧朝虎这些年修炼不动根本诀,身手和眼力大幅度提高,视线即便受阻,但在刹那间,萧朝虎还是感觉到了距离自己约五米左右的地方有人在窥视自己,不知道是早就在次等候,还是此人是刚刚赶到此地,若是后者的话,那对方的身手可就真的不简单了,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是萧朝虎出道这么几年来第一次遇到高人了。 萧朝虎不惹事,但他从来就不怕事,既然对方是来找自己,躲是多半躲不开了,躲不了那就得面对,萧朝虎也想知道自己现今究竟有多厉害。 自从回到宝庆市后,还没遇到真正能和自己一战的人,想到这里,萧朝虎就加快速度向那人奔去。 眨眼间,萧朝虎就和那人来了个面对面,脸对脸,那人也没有隐藏自己的面貌,所以在看到隐藏那人后,萧朝虎就把那人的脸给看清楚了。 这人年龄有多大,萧朝虎也不好说,但那张脸真的很平凡,要是放在大街上,根本就不会留意到,身子和是单薄,但眼神却很锐利,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那人见萧朝虎走到自己的身边,二话不说,就那么腾空而起,左脚一个侧踢,向萧朝虎扑了过来,萧朝虎往左一挪,躲开了这人一脚,那人得势不饶人,左手成拳右手成爪,向萧朝虎的上半身攻去,拳势淋漓,一气呵成,眨眼间,就向萧朝虎攻了十几招,那拳头带起来的劲风扫在萧朝虎身上隐隐作疼,如刀子在身上刮一样,萧朝虎左移右闪,那人短时间也攻击不到萧朝虎,萧朝虎被他打出了火气,瞧准机会,暗中运起不动根本诀,左手成拳,硬对硬的和对方的拳头碰在了一起。 两人的拳头一接触,萧朝虎就觉一股大力向自己袭来,那股劲风经过自己的左手顺着自己的血脉向自己的心脏处冲去,横冲直撞的去势如万马崩腾,心中很是难受,嘴中一甜,鲜血差点就张口吐出,好在片刻间,自己体内的真气就换转过来,本能的就把那股闯进自己体内的劲风给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