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入轮回花开彼岸天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十四章 入轮回花开彼岸天

()萧朝虎和彭清清两人本来就是并排而坐,隔的距离极近,萧朝虎那手足无措的呆子样看的彭清清有点忍不住再次想笑。 女孩子生xing就喜欢被人夸奖自己的容貌,彭清清当然也不例外,眼见被自己所在乎的人夸奖,彭清清心里就好像吃了蜂蜜一样,甜滋滋的。 为了不让萧朝虎继续这么手足无措下去,彭清清转移了话题,柔柔的并一脸期待的看着萧朝虎道:“萧大哥,我好久都没听你说故事了,如今我们好不容易聚集在一起,你再给我说个故事好不,就想小时候那样好不,我有点怀念小时候经常坐在你面前听故事的场面了‘”。 是啊,时间真他妈的过的快,转眼之间,当初的那个小丫头如今已经长成了一个婷婷玉立的大姑娘家了,曾经身材瘦弱的自己也长大成一个可以替自己亲人支撑一片天空的男子汉了。 不忍心看到彭清清失望的神情,萧朝虎整了整自己的思绪,思考了片刻,这才缓缓的道;“清清,如今你是大姑娘家了,那我就给你说一个“入轮回花开彼岸天”的故事吧。 一听这个故事那富有诗词韵味的名字,彭清清就来了劲,马上端直了身子,像小时候那样望着萧朝虎,一脸期待的看着萧朝虎。 萧朝虎缓缓的说道:“相传在远古的西欧大陆,有一个叫范特西的王朝,这个王朝的国王叫范特西,他是一个很有抱负的君主,他英勇善战,谋略过人, 在他的带领下,这个王朝很快的就成了这块大陆的一个大国,他有一个最爱的妃子叫爱丽莎,他非常非常地喜欢这个妃子,在他每一次领兵出征时,他的这个妃子总是亲自送他离开,并亲手为他披上战甲,而在他每一次凯旋而归时,她总是第一个跑出来迎接他回来的人。战争是残酷的,每一次的战争,都有一半人回不了自己的祖国, 她是一个善良和爱好和平的女人,于是她总是劝说他不要再发动战争拉,说这样下去,杀戮过多的话就会遭到上天的惩罚的,可他就是不听,他认为自己所做的是为自己的臣民寻求福利,她劝说不了他,于是就整天在宫殿里为他祈祷,祈祷上天不要把灾难下降到他头上, 可人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她所担心的事情还是终于发生了,一次,他率领自己手下的将士和他邻国做战时。由于他的将士英勇作战,本来已经占了上风,可没料到的是,忽然,上天刮起了暴风,一阵电闪雷鸣打了下来,他回过头来一看,他所率领的将士全部变成了半兽人,连他自己也变成了不会说话的半兽人, 最终,他所率领的将士在这场战争中全军覆没,凭仗着自己惊人的意志力,他侥幸地从战场上活了下来,于是他便ri夜兼程地赶往自己的宫殿去,他想在自己临死之前再看下他那最爱的妃子,当他回到自己的宫殿时,他看到了他这一辈子最不想看到的一幕,整个宫殿化为废墟, 他最爱的妃子一身是血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奄奄一息,他抱起了她,而她留给他最后一句话就是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还要做你妻子,然后就倒在他怀中沉沉的睡去了。他泪流满面的仰天长哭,哭声凄切缠绵,令人不忍耳闻。 也许是他那妃子在生的祈祷应了灵,也许是他的遭遇实在太令人同情了,他最后终于感动了真主安拉,真主安拉就告诉他,如果他还想再见到他的妃子的话,他就得前去威廉古堡杀掉威廉二世,他把她最爱的妃子葬在他和她第一次相识的地方,然后就踏上了征途,他从米兰的小铁匠那拿到了半岛铁盒,然后用啊半岛铁盒里那锋利的匕首杀掉了威廉二世, 当他用匕首刺进威廉二世的心脏时,他发现自己会说话了,而他留给安拉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作到了,希望你不要违背诺言,然后就用这把杀了威廉二世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 从此,生命坠入了轮回,他不断地在轮回中寻找,从阿尔稗斯山到喜马拉雅山。从撒哈拉大沙漠到中国的刚国盆地,从莱茵河到中国的黄河,大半个世界都留下了他找寻的足迹。 说到这里,萧朝虎故意的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索什么事情,似乎故事是故事说到这里就完结了似的,听的正起劲的彭清清显然是很不满意,只见她伸出白皙娇嫩的小手像个小孩子似的摇着萧朝虎的身子道;"萧大哥,你快点说吧,最后怎么了“。 大凡女孩子都喜欢听这种带着伤感却又痴情一生凄美故事。 萧朝虎看了看彭清清,见她脸上充满了希冀,也不再吊她胃口,而是继续说道:“他最终在古老的东方一个南方小城里找到了她,可是此时的她已经根本也不认识他, 而他也因变成半兽人,无法开口说话,尘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不过如此,明明近在眼前,却犹如远隔天涯,他不服,继续祈求上天,他要求很低,只希望能近距离的接触到她, 佛在他的再三祈求下,最终把他化身石桥,于五百年的风吹,五百年的雨打,五百年的ri晒,五百年的雨打中,默默的守望了那女子一百年。 五百年过后,他再次转世轮回,于尘世间再次寻觅,此时的他因为修炼了于风雨中修炼了五百年,已经能开口说话,但身子还是半兽人, 为了不惊吓住心中最爱的人,他在佛祖的帮助下,再次化身为一颗大树,长在她每天必经的路上,替她遮风避雨,默默的看守着他,于五百年中一直看着她,看着她的欢喜,看着她的哀乐。 五百年的时间再一次过去,为了她,他在佛前苦苦求了一千年,千年修炼,只为近距离的看她一眼,借以来弥补曾经对她的伤害,也许是他的真心感动了佛祖,漫天神佛看到了他的诚意,于是漫天神佛使出法力,让他脱离了轮回,重生投胎,于芸芸众生中去追求他的幸福。 于公元1683年(藏历水猪年,康熙二十二年)降于xi zàng南部门隅,纳拉山下,宇松地区乌坚林村的一户农奴家庭,而她也于轮回转世中生于乌坚林村一个牧民家。 带着三世前的记忆,他以为自己今生终于可以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了,奈何,命运又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1697年(藏历火兔年),十四岁他被选定为五世的“转世灵童”,成为了xi zàng六世,与心中的她再一次分隔。 千年修炼,足踏百万行程,三世轮回,只为伊人再现,最终还是落到如今出家的地步,心碎的他了无生趣,于孤独的转经殿中逐渐老去, 于无数的寂寞ri子里,忆起前世今生,离世前的那一刹那间,他终于颤抖的拿起笔,在转经殿的墙壁上写下了一首绝命诗:“那一刻,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的声音, 那一天,我筑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超渡,只为寻你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动了所有的转经筒,不为飞升,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叩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近你的温暖。 那一生,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你能与你在路中相见,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求来世,只愿能与你在路中相见。 可就在这一刻,我舍弃了轮回,坠入地狱无间,只为保伊一生平安。 千年修炼,四世轮回,百万行程,最终还是逃不过这六道轮回,三千大千世界,百万菩提众生,明明彼此深爱,却因造化弄人,却不能再次相聚。 听完了这个入轮回花开彼岸天的故事后,彭清清久久没说话,但眼眶早已经湿润,如玉的晶莹泪珠已沿着白皙的脸庞逐渐滴落。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以前在书本中看到这首摸鱼儿的词作时,彭清清还不怎么相信,但如今听了萧朝虎讲了这个入轮回花开彼岸天的故事后,彭清清这才真的相信人世间也是有这么凄美之极点的爱情故事的。 对于仓央嘉措这个被成为xi zàng佛宗身世最坎坷的转世灵童,彭清清并不是很陌生,闲着无聊时,也曾涉猎过此方面的书籍,也曾听过他写的那首,曾虑多情损梵行,入深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传世佳作,初次见到这首词时,已经很是以为他已经够有才华了。 如今,在听完了萧朝虎这个故事后,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留恋尘世,不愿意出家,只愿永远陪在心上人身边的可怜绝世才人,短暂的一生经历却是这么的令人惋惜和心痛。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朝深宫皆无sè,彭清清的那嫣然一笑,使得星月都黯然失sè的女子,落泪时的样子还是那么的好看,但不知为何,萧朝虎心中却感觉到心里有点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