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敞开心扉谈往昔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五十章 敞开心扉谈往昔

这次能够成功晋升,突破瓶颈,一举进阶,最主要还是得力于自己的姐姐萧若雪,如若不是她在自己身边,说不定自己这次可真的就回不来了,不动根本诀流传到如今,数千年的时光中,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人的手.但真正能从这本书中练出功夫来的也只有那么几个。 之前的经手过不动根本诀的人要么是一方霸主,要么就是某个道教的掌权人物,与他们这些人相比,萧朝虎要平凡的很多,也没有什么人专门指导他,能够混到如今这地步,大多数是靠他自己的努力。 为了能早日突破,拥有底气好守护身边自己所在意的人,萧朝虎强行突破,其中的凶险,萧朝虎心中也很是清楚,但他迫于无奈,没办法也只好逆天而行,好在这次,老天爷眷顾他,让他的再一次豪赌成功。 萧朝虎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姐姐,笑着说道:“姐姐,我没事,只不过是劳累了点,你放心吧,你家小弟我没你相信中的那么虚弱,你看,现在的我不是很有精神么”。 见姐姐还是不放心自己,萧朝虎起身站到萧若雪面前,说道:”姐姐,我不隐瞒你,真的没事,刚才我是在修炼一种功夫,也许我这么说,你不相信,但我不会骗你,要是你真的不相信的话,我可以表演给你看“。 萧若雪这辈子没经历过什么大的场面,也没见识过外面的大好河山,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什么超脱世俗的武术,即便不怎么相信萧朝虎,但也没有插嘴怀疑萧朝虎所说的话”。 萧若雪不说话,萧朝虎心里就有点急了,眼光巡视了一下客厅的摆设,忽地看到客厅上大约3米高的地方吊着一盏水晶灯,心里便有了想法,既然姐姐萧若雪不相信自己,那就自己证明给她看,毕竟她是自己最亲的人,在自己身边总会发现自己的秘密的,等到那个时候告诉她,还不如,现在就和她说清楚。 三米高的高度,之前萧朝虎最多也只能上越两米多的,可如今自己突破了,萧朝虎感觉自己身上到处都是劲,真气比以前要充沛很多,几米高的距离,在自己的控制下,应该可以达到。 萧若雪虽然么怎么说话,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一直在看着萧朝虎,可就是看不清楚萧朝虎,萧朝虎道:“姐,你看见上面那盏吊灯么,我说我能够不凭借梯子直接用手够着它,你相信不”。 萧若雪看了看客厅上那盏水晶灯,笑了笑道:“小弟,你姐姐我虽然没有你念过的书多,但你应该也知道当初姐姐念书的成绩并不差,这一点物理常识还是懂的,人怎么能够跳的那么高呢”。 萧朝虎深吸一口气,不动根本诀的真气刹那间便充满全身,左脚轻轻的往地板上一点,人就像离弦之箭,向那悬挂大厅正中央的那盏水晶灯冲去,片刻间就用手触摸到那悬挂在空中的水晶灯。 眼前的情景彻底让萧若雪懵了,这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小弟么,萧若雪擦了擦自己i眼睛,仔细的看了看,眼前这男子确实是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萧朝虎轻轻落了下来,停在了萧若雪的旁边,脸不红气不喘的道:“”姐姐,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我不是在忽悠你吧“。 这么离奇的事情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萧若雪不相信也得相信,待萧朝虎落在实地后,萧若雪便惊奇的问道:”小弟,你是怎么做到的呢,如若今天不是我亲眼看到,我还真的不相信世界上还会有这样奇迹的事情“。 萧朝虎见姐姐萧若雪很是好奇,便也没再打算隐瞒她,伸出手拉了拉萧若雪的手,两个人便坐在了沙发上,这才开口解释道:”姐,你还记得当年我曾在村里碰见一个老叫花子么“。 萧若雪想了想道:”当然记得,当初我若不是知道,怎么会让你把家里的不多的饭菜给那个老人吃呢“。 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萧家村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叫花子,南方的天气一到了冬天就尤其寒冷,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过寒冷还是那个老叫花子太过饥饿,在走到萧朝虎家的时候,就忽然之间倒在了萧朝虎家门口,昏迷不醒,正好就被童年的萧朝虎看见,见他年龄这么大,萧朝虎就可怜他,于是从本就不富裕的家里给他拿来吃的,并好好的照顾了一段时间,萧若雪起初本不想让那老叫花子留在自己家里的,并不是萧若雪心肠很冷,只不过,当初的家里面条件确实太寒碜了,根本就不能再多一个人吃饭了,好在那老叫花子身体还算硬朗,没过几天就恢复了过来。 至于最后那老叫花子离开萧家的时候,萧若雪并没有亲眼见过他从自己村里走出去,但当时年纪还很弱小的弟弟确实走开了一段时间。 萧若雪人长的漂亮,书念的并不多,但在听到萧朝虎提起那老叫花子时,隐约便也猜测出一点真相来,知道了自家小弟如今能拥有这造化必然是那老叫花子赐予的。 这也许就是好人有好报吧,如若当年没有那段因,现今也没有自家小弟这份果了,萧朝虎沉入回忆,过了好一会儿才道:”姐,你或许不相信,就是因为那老人,你小弟我这才有今天的这番造化,当初那老头离开萧家村的时候,我送他出萧家村,他在临走前,就给了我一本名叫不栋根本诀的心法“。 当年因为年纪小,还有很多字我不认识,但好在那本秘籍上有几幅小插图,我就是凭借这几分小插图,慢慢的修炼起来的,等到我开始懂事的时候,我这才明白那老人给我的回报是何等珍贵,姐姐,你应该还记得我几年前去参加过军队的事情吧,其实,我参加的并不是普通的军队,而是我们华夏国最厉害的特种部队,这几年来,我在境外执行国家交给我的任务,好几次都差点和死神擦肩而过,我能活到今天,最大的屏障就是那老叫花子送给我的那本不动根本诀”。 萧朝虎回来这么久了,很多事情已经跟萧若雪说过,不过,那只是零零散散的片段,萧若雪知道的不是很详细,现今听萧朝虎这么说,萧若雪这才觉的这几年来自家小弟过的是什么日子。 想着,想着,萧若雪没来由的就流出眼泪,伸出洁白的小手轻轻的揉了揉萧朝虎的头,安慰道:“小弟,要是我早就知道你去参军会经历这么多痛苦,那个时候,我绝对不会放你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