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风波又起(三)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五十六章风波又起(三)

人在酒精的麻醉下,神经系统便没有原本那么清醒,在此情况下,考虑的事情便没那么周全,平时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在此刻却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正因为这样,所以这世界上便多了很多的突发事件. 酒后调戏美女,只要是双方在身份上差距很大,即便事情闹到最后,还是私下里解决,若是这事情放在一般平凡认识身上,这不是件事情。 可这世界上总会有那么几件事情是不按照人的心里想法所走的,在那酒后汉子胡言乱语中,玄武就很是不客气的就是一个巴掌打了过去,那喝醉酒的汉子还没明白是咋回事,待发觉不对的时候,就已经躺在地上了。 能够来这个地方消费的客人,身份比之普通的人自然要高贵些,否则也付不起这些昂贵的消费,那汉子显然没有想到自己会落的如此地步,男人,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面子,头可以断,血可以流,就是容不得别人践踏自己的尊严。 一旦别人践踏着自己的尊严,那就是一个四循环,能够在风雾轩经常消费的人,背景比之一般的人要复杂很多,玄武因为萧朝虎刚才在宝鉴里提醒,出手的时候要轻上很多,可即便是这样,那个被酒肉腾空身子的男子还是承受不住,过了好半天这才从地上爬了下来。 作为宝庆市知名的娱乐场所,加上这背后站的又是宝庆市黑暗势力的带头大哥,在事情发生没多久这座看场子的小弟便在第三一时间赶了过来,速度很是快速,两分钟的时间,走廊上就被看场子的人给填满了,萧朝虎粗略的看了一下,就有三十来个,这些看场子的小弟,显然是经过精心培顺过的,一色的黑色西服,带着领带,手中握有棒球棍,很有气势。 那喝酒喝醉了的男子的身份显然不是很简单,那些小弟跑了过来后,看见刚从地上爬下来的男子,神色很是担忧,虽然担忧,但毕竟这些守场子的年轻小伙背后站的是红星帮的冯安华。 在宝庆这个地级市里,要是只轮黑暗中的势力,除了李杰外,基本上没有那一股势力可以入的了红星帮冯安华的眼,带头的看守场子的是一个年纪约有三十来岁的中年汉子,身子很是强健,剔着个分头,耳朵上挂着一个大的耳环,身高约有一米九,从远处看来,就像一条熊一样,说是熊,也不是很夸张,他名叫石化有,是明雾轩的金牌打手,也是红星帮上数的着的高手,年轻的时候跟随着冯安华,替他打下了半边江山,私下里和冯安华的交情也不错。 正因为他深的冯安华的看重,再加上这段时间里,在他手下载了不少硬茬子,所以便有点目中无人来,在看到萧朝虎后,石化有便语气个、很不和善的对萧朝虎嚷道:“艹,竟然敢到我的场子里来闹事,你知不道这场子是谁罩的”。 混在小城市的混混,底气就是这么足,毕竟他们没经历过什么大的风雨,理所当然的就认为自己是很牛逼的人物,看谁都不怎么顺眼。 这话要是一个普通的百姓说出来的华,萧朝虎可以大度的笑了笑,不放在心上,就这么离开了,可这话只要一从这些混迹于黑暗中的人的嘴中说了出来的话,萧朝虎心中便没那么大度了,只见萧朝虎忽地向前一移,眨眼间就来到了那带头的汉子面前,抓起石化有的头发就往自己的膝盖靠了过去,一个膝击,那看似很是强壮的汉子就如烂泥般刀在地上,动弹不得,连喘气的机会也没有,剩下的那些汉子一见自己的老大别人给放到,二话不说的拿起手中的武器向萧朝虎的脸上砸去,三十来号人拥挤在走廊上,根本就腾不开手脚来攻击萧朝虎,萧朝虎此刻并没有运起不动根本诀,而是想凭借自己坚实的体魄在人群中左冲右突,比一会儿,走廊上就倒了一群人。 听到打斗的声音,路过此地的客人便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站在一边看起热闹来了,过往的人原来越多,到了最后,基本上整个明雾轩的客人和主人都被给震动了。 待后知后觉的朱雀,破军,七杀从自己的包间里走了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走廊上挤满了人,看热闹似乎是华夏国人的天性,即便有可能会遭受无妄之灾,但还是有很多人都情愿冒着生命危险,跑到离现场最近的地方来看热闹。 这不是在拍电影,现实中能够看到这么火爆的场面,在场的人都不怎么愿意错过,看热闹的人虽然不怎么看好萧朝虎和玄武两人,但在看到现场那些躺在地上的看场子的汉子,也只能在心底里胡乱猜测着萧朝虎等人的身份,而不敢诉诸于口。 从来就是,萧朝虎不愿意惹事,但是事情惹到自己头上来了话,萧朝虎不怕事,既然自己连张阁都不怎么放在眼里,更不用说是冯安华这样一个只能够混迹于黑势力中的混子头了。 事情越传越离谱,传到红星帮的冯安华耳中,就成了有人想在自己的地盘风雾轩闹事了,在听到这阁消息后,冯安华先是觉的很是惊讶,可到了后面,却又被气到了,于是他一个电话挂了下去,便拍了自己手下的一个金牌打手带着一百号汉子向风雾轩赶了过来。 玄武作为一个西方美女,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成为男人眼中的焦点,但在此刻,在看到萧朝虎出手后,片刻间就把三十来号汉子放到在地上,这些侥幸看到萧朝虎出手的观众就把视线投在萧朝虎身上。 随着破军,七杀,朱雀三人加入到萧朝虎的阵内,眼前的观众这才感觉到事情也许会朝着自己可能想不到的结局发展下去,毕竟有胆量在明雾轩闹事的人,只要不是精神上有问题的话,便会有所屏障。 刚从地上爬上来的那阁醉酒汉子在看见三十号汉子在萧朝虎手上载到了,本想破开大骂,见事情出乎了自己的意料外,赶紧就把刚到嘴边的脏话给收了回去,躲在了看客的人群中默默的注视着事情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