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攻无不克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六十二章攻无不克

真要是和对方打起来的话,自己这边不说会死的很难看,到最后,说不定连红星帮的基业也因为自己的这次莽撞,被自己给牵连,从上到下,彻底就成为宝庆市黑暗势力中被翻过的一页书.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可预测性了,好在自己这次还算识相,并没有和萧朝虎这条过江龙撕破脸皮。至于以后,就是再给他一百倍好处,他刀疤也不会再和萧朝虎作对了。 常在河边边,哪能不湿鞋呢,等这件事情了结后,自己就是再怎么受委屈也得劝说冯爷不要再和萧朝虎做对了。 身在局中的萧朝虎越战越勇,精气神也越发蓬勃,招式也越用越熟练了,没过多久,那两个和萧朝虎作战的中年保镖就有点承受不住萧朝虎带来的压力了,被萧朝虎一个侧踢给踢出局了。 到了此刻,在场的人都已经彻底明白了谁才是最终的胜利者了。 见自己的手下在萧朝虎的强势打压下,输的这么惨,那年轻公子哥儿的脸色很是难看,但到了这地步了,他也没底气再居高临下的向萧朝虎说话了。 即便自己输的很难看,但李峰还是没有立即就带着手下的人离开,反而推开人群,来到萧朝虎的身边,眼光平视着萧朝虎道:“这位兄台,今次这局算是我输了,我说话算话,今后再看到你,我就绕道走,但事情不会就这么了结,以后要是我的功夫突破到新的层次,我还会向你挑战”。 打赌输了,还把话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就是旁人在听到这话后,心里也很是不爽,更何况是站在萧朝虎背后的朱雀,玄武,破军,七杀。 那年轻公子哥儿的话刚一从嘴边说出来,玄武就接过道:“你算什么东西,输的如此之惨,还这么横,萧大哥是不想和你一般见识,很多话,不好意思说出来,但我是个小女子,我就不在乎人家说闲话,你要是真的有种的话,你就站出来和我打一场,赢了我,你就带着你的人走,输了的话,我也不要求你别的,只是希望你以后说话的语气和态度不要这么拽”。 那年轻公子哥儿长这么大,那里被人如此辱骂过,心中很是愤怒,但纠结了少许,还是没敢动手,只得很憋屈的把这句话给吞回嘴里去。 他的四个保镖,三个和萧朝虎交过手,虽然到最后,还是输在了萧朝虎的手下,但毕竟不是生死之战,双方都留了后手,此刻还有能力再和萧朝虎打上一场,现今见自己的少主人受辱,自然很是愤懑,但自己的主人不开口说话,作为手下也只好在心底里谩骂下萧朝虎这行人。 那年轻公子哥儿没敢接话,场面一下子就冷场了,除了风中偶尔传来的呼吸声外,便没其他的声音了,早在萧朝虎和那年轻公子哥儿的保镖作战的时候,风雾轩的话事人就把歌舞声给关闭了。 事情弄到这个地步了,作为此地的主人刀疤迫不得已只好开口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两位兄台都是人中豪杰,再怎么说,是英雄识英雄,今天两位兄台就卖我红星帮一个面子,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咋样”。 若是这件事情不是发生在明雾轩,刀疤绝对不会参与进来,可现今,对面两方人马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大菩萨,要是再起冲突的话,双方都把自己的明雾轩给惦记上,那么到最后,明雾轩就不用再开下去了”。 那年轻公子哥儿此刻恨不得有人能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见刀疤如此明了的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心中虽然不是很看得起刀疤,但对刀疤的这番好意倒全盘接受了。 再次看了一眼萧朝虎后,那年轻公子哥儿语气神态便放低了很多,笑着对萧朝虎道:“这次确实是我李峰做事不厚道,得罪了兄台你了,但我对你并没有敌意,我只不过是年轻气盛,想看看兄台你的身手究竟厉害到了那种地步,所以语言上有所得罪,还请兄台你不要往心里面去”。 像他这种眼高于顶的人,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低声下气的和萧朝虎陪着笑脸说话,确实还是第一次,心中虽然很恨小朝虎,但表面上该做的姿态,李峰还是做的很到位,让人说不出半点闲话来。 若是这件事情不是发生在华夏国,依照萧朝虎的性子,自然不会就这样把这件事情给揭了过去,可现今,自己身边多了很多要守护的人,再说自己刚刚和市政府二把手闹翻了,也不想在这个时刻再和眼前这来历神秘的公子哥儿结仇。 想到这里,萧朝虎笑了笑:“那就依这位刀疤兄的意见,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 萧朝虎这话刚说出口,刀疤和那年轻公子哥儿立马就放下心来了,身为东道主,刀疤赶紧说道:“那就多谢两位兄台了,要是两位兄台看的起我刀疤,以后明雾轩的大门永远向你们俩敞开,无论什么时候来这,我刀疤定会悉心等候”。 在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了,刀疤并不因为身材魁梧,就心智愚钝,反而比一般的人要聪慧很多,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若是趁这件事情和眼前这两条过江龙牵扯上关系,说不定,今后宝庆市黑暗势力不再是冯爷和李杰各占半壁江山了,而是自己的红星帮独占魁头了。 李峰在听到萧朝虎说出的话后,便向萧朝虎行了一礼后,便带着自己的四个保镖率先离开了现场,向明雾轩的大门口走去。 今天的事情一波三折,既见识了绝妙的古武功夫,又见到了异国美女的无限魅力,在场的人都觉得今天没有白来。 这件事情今后几天就会成为这些看客的酒后聊天的话题了。 事情已经开始落下帷幕了,看热闹的人也没再有心思待在此地了,该做啥的就继续去做,在刀疤的吩咐下,没过几分钟,场地便清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