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那些遗忘的事情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六十二章那些遗忘的事情

数千年古老文化的流传,多少帝皇将相在时间这把锋利的刀刃下,成就了一番绝世伟业后,便彻底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生老病死这自然规律,谁也逃脱不得,但他们的传说依然活在后辈子孙的记忆里。 自从太祖爷戎马半生,老一辈革命家抛头颅,洒热血创建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后,军队因为历史原因,就自成一格,成为政治上的另一独特实力,在不影响国家安全和民族尊严的底线下,并不怎么主动干预政府和地方上的事情,但军队毕竟是军队,太祖爷说的好,枪杆子出政权,因而,在这独特的环境下,不管是谁,那个派系上位,在对待军队这一块,都是以怀柔和讨好的姿势来对待。 自己如果要是能在这条黑白不分明路上走的更远些,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有军队中的大佬支持,可要是成功和军队或特许部门牵上线的话,这难度也不大,但自己这性格,真的能赢得那些大佬的青睐么,没有白道上的上层人物做后盾,即便自己把不动根本诀修炼到顶峰,可在这红尘俗世中又能有多大的用处呢,但路在脚下,只有走过,才能明白其中所蕴含的意味。 宝庆一中的校园占地面积颇大,大约有七八个足球场那么大,环境很是优雅,依山旁水,坐看鱼鸟游走腾空,在这里,根本就感觉不到社会上的黑暗,校园外面的烦躁闹热相比,宝庆一中更加凸现出校园里难得的朴实和平稳。 虽然自己早就从宝庆一中走了出去了,可不知为何,每次来到这里,萧朝虎都想绕着校园里走上一圈,于平静中去体会那些自己曾在此地留下的欢笑和悲伤,追忆当年的青少年华。 距离上次自己在这和张高轩发生冲突一个礼拜后,萧朝虎又重新走进了宝庆一中,这个礼拜萧朝虎的的日子过的很是平静,在自己的精心教导下,姐姐萧若雪修炼不动根本诀进展的很是快速,差不多已经进入了第一个层次了,这十几年来,姐姐萧若雪一直在照顾着奶奶和自己,从没为自己好好活过一天,现在有了不动根本诀作为修炼,姐姐的笑容要比以往多的多,精气神也好上很多了。 至于自己所招待给破军,七杀的事情,这两个兄弟也进展的很快,在破军,七杀的帮衬下,张汉添如虎添翼,短短几天的时间就抢占了好几个场子,手下的小弟也由原来的二十来号人增加到一百来号人。势力和财力也有了质的改变。 而玄武,在自己和老校长打过招呼后,便正式成为了宝庆一中聘请的英语特级教室,现今宝庆一中最有风头的就是玄武了,土生土长的宝庆一中学生从没见过如此性感,美丽的西方女子,只要是玄武的课堂,基本上能来的都来了。 闲着无聊,再加上萧朝虎也有好几天没见着彭清清了,心里面也有点想念,于是今天就抽空来到了宝庆一中,在宝庆校园逛了一圈后,萧朝虎就向彭清清的教室里走去。 自从上次在彭清清的走廊和张高轩有过冲突后,萧朝虎对着些学生来说,也是一个很传奇的人了,在看到萧朝虎来到自己的班级上的时候,彭清清的同桌便主动的给萧朝虎让开位置。 今天的历史课讲台上的老师所讲诉的是隋朝这一代的历史情况,对于这历史这一块,特别是隋唐这段历史,萧朝虎还是蛮喜欢和向往的,因为那些曾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英雄人物和那些名传千古的事迹,每次都会给人带来一种奇特的感觉。 历史是由胜利者来改写的,每一个朝代的开国皇帝都是英明大气的,每一个皇朝的最后一个皇帝相对而言,就是荒淫无道的,正是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有些事情并不是想改变就能改变的了的,要是这样的话,这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英雄,风流人物悲惨一生的故事遗留下来。 和萧朝虎第一次同桌坐在一起,彭清清心中也很是欢喜的额,毕竟能够和自己所在乎的男子相处,对正处于爱念中的女子来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现在的她刚念高二,未曾经历过太多的事情,心思很是单纯,就这么静静的和萧朝虎待在一起,对彭清清来说,就已经很是开心了,此刻的她对老师所讲授的课程并没怎么上心,而是一颗心就一直放在萧朝虎身上,人生充满了太多的随机了,岔路口太多,只要偶尔的偏离了下轨道,人生就会变成了另一个局面,在不觉中,自己就成了萧大哥的女朋友了,这半年来,自己真的很欢乐,也很满足。 萧朝虎听这历史老师讲着隋唐时代的那些历史,心中也逐渐被历史老师所讲述的故事所牵引,随着历史老师的声音似乎走进了那动乱却荡气回肠的隋末唐初英雄辈出的年代。 特别是在听到那个做过三个皇帝妻子的绝代佳人最后凄惨的下场后,萧朝虎心中也满是感概,现在的他身边围绕的女子也不少,不说自己i姐姐萧若雪,就是自己那个曾和自己高中年代两年的女子张秀怡以及现今就在身边的彭清清,两大美女各有千秋,真不知该怎么般,如今的他在感情是一团纠结,萧朝虎一想起这些事情来,就头开始疼痛了起来。 这不是古代那三妻四妾的时代,这是在一夫一妻的和谐社会,面对这种纠缠不清的感情纠葛,萧朝虎暂时想的就不是去考虑,而是选择了一种太极的方法,利用时间这把双刃剑去拖,拖到最后的话,也许就会明乐起来。 到那时,若是还有女子愿意留在自己身边,那么至死不渝陪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女子就是自己要用性命去维护的人了,至于其他的那些女子,也许在某一个熟悉的街道上,再次碰见,于夕阳下漫步,熟悉的女子在夕阳下余辉笑靥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