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勿念勿等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六十四章勿念勿等

打从彭清清答应做萧朝虎的女朋友起的那天,在彭清清心里面就已经把萧朝虎当作自己未来的丈夫一般看待. 眼前和自己走在一起的这个男子不但和自己青梅竹马,并一直都是在自己最需要他出现的时候,总能及时出现。 对于女子来说,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找到一个自己喜欢并喜欢自己的男子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为了能找到自己喜欢的男子,不知道有多少聪慧美貌的女子终其一生都在寻找,可到最后,却还是落得郁郁寡欢,与自己喜欢的男子擦肩而过。 于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遇见自己一直想遇见的人,这才是如水柔情的女子最好的归宿。 女子在天性上就比男子更容易悲春伤秋,看见飘落的落叶,想起了曾经的美好,比之现今的独处,一个人冷冷清清,间或就会留下眼泪,看着破土而出的春芽,以及天上成双成对的飞鸟,念想起那远方的未归之人也会彻夜难睡眠,对着红妆泪流满面。 以往没有萧朝虎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彭清清看着校园里那些逐渐枯萎的树木以及那些从树枝上掉下来的落叶,偶尔碰到校园里那些成双成对的男女,彭清清便会在脑海里幻想起那个可能牵着自己的手陪自己走过这一辈子的男人究竟会长什么样子的。 记忆中的那个男子一直很模糊,看不清楚他的面貌,但每次只要一想起那个男子,彭清清心中便很满足,即便现今的学业繁重,课程枯燥无味,可只要脑海中能够浮现出那模糊男子的脸,彭清清便能沉下心来继续着自己的学业。 待自己的萧大哥消失在自己视野中三年后,又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并终于在那个有着夏日的午后,向自己表白说喜欢上自己的时候,彭清清这才发觉,自己脑海中经常浮现的那个模糊的男子的脸逐渐开始与萧朝虎的脸开始重叠。 正因为这样,明白自己的心意后,彭清清这才答应做萧朝虎的女朋友而不是萧大哥的妹妹。 说真的,女孩子的心思不是一般的人能够猜测的清楚的,若是一个女子真的喜欢上一个男子的话,她就会全心全意的对那男子好,可若是不喜欢的话,哪怕那个男子再优秀,再怎么放低身段跪在她身边求她,她也不会有半点心软,因为对她们这些女子来说,追求一生的幸福比她们的性命还要重要。 女子痴情时最感人,女子负情时最伤人,这话不是吹出来,而是经过无数男子的总结和经历这才流传下来的。 萧朝虎长这么大,对于感情的事情从没有真正的主动去追求过,即便年少青春萌动的时候喜欢上毛云雁,喜欢到骨子里去了,可他也只是默默地在毛云雁视线不及处默默地注视着她,欢喜着她的欢喜,悲伤着她的悲伤。 即使到了自己即将离开宝庆一中的前夕,萧朝虎还是没敢主动的去约会毛云雁,作为一个男子,胆子小到这种地步,真的不多见,如若不是萧朝虎的铁哥龙少军曾向毛云雁透露过萧朝虎喜欢她,估计到现在,毛云雁还不能确定萧朝虎说真的喜欢上她。 即使到了自己即将离开宝庆一中的前夕,萧朝虎还是没敢主动的去约会毛云雁,作为一个男子,胆子小到这种地步,真的不多见,如若不是萧朝虎的铁哥龙少军曾向毛云雁透露过萧朝虎喜欢她,估计到现在,毛云雁还不能确定萧朝虎说真的喜欢上她。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也许会错过很多东西,比如初升的朝阳,比如落日的余晖,但这些东西在以后的日子里还能够重新看到,但有些东西错过了,在以后的岁月了,再也追不回来了,那就是男女之间那最初的朦胧之间的爱恋。 宝庆一中的校园风景很是漂亮,水流不息,山川如画,花草美丽,地势格局大气,从风水上看,这处的地势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宝地了。 萧朝虎和彭清清并肩走在宝庆一中的校园里,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没有说话,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回味着那些只属于自己的不能名状的记忆。 现今校园里的景色还如从前一样,没有发生很大的改变,校园里的空间中还残留着三年前的痕迹,和彭清清走在一起,即便没怎么说话,但萧朝虎感觉到自己的心里很是满足和踏实。 眼前这彭清清年龄还不是很大,但举手投足间便有女子独有的风情,能够得到彭清清的青睐,萧朝虎觉得这是老天给他的补偿,毕竟自己失去了很多东西,比如父母,那些和自己曾在境外并肩作战的兄弟,一个一个的离自己而去。 那些惨痛的经历一直是萧朝虎心中的一根刺,每次只要想起那些逝去的人,萧朝虎心中就会痛苦万分,恨不得时光可以倒流,自己能够把那些亲近的人给挽留回来,但现实毕竟就是现实,过去了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如同那些湮灭在历史痕迹中的人和事,只能在脑海里回忆起那些音容笑貌来。 彭清清身为宝庆一中的校花,在宝庆市一中很有名气,即便新来的学妹学弟没有亲眼见过彭清清,可也曾听过彭清清的名字,加上一个礼拜前,两个男子为了彭清清在校园里大打出手,事后,彭清清就一直是宝庆一中学生中的话题,短短几天时间内,彭清清就把其他两大校花的位置给挤了下来,一跃成为宝庆市一中的第一校花。 此刻是下课休息的时间,校园里不断有学生经过,在看到彭清清和一个陌生的男子走在一起,经过的学生总在不觉中便把视线投向到萧朝虎和彭清清的身上。 和萧朝虎经历了不少事情,先是在龙凤溜冰场见识过宝庆黑势力,然后就是一个礼拜前萧朝虎和张高轩的冲突,事情经历多了,很多事情便看的很淡了,现今对着自己同学那异样的目光,彭清清也能坦然处之,不以外务为喜,也不以外物为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