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若有缘请相随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六十七章若有缘请相随

洞口县城南临湖西,右靠钱江,是宝庆市下面的一个最大的县城,这几年来,在政府地大力支持和开发商不断资助下发展的很快,隐隐约约成了宝庆市七县中最繁华的一个县, 上海大众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快速奔驰,停靠在洞口县城最繁华的一个宾馆门前,萧朝虎和曾虎清在停车场停好了车,进了宾馆,要了一个房间,曾虎清一拿到房间的钥匙,就开始催促萧朝虎和他一起同去洞口二中. 自己昨天和彭清清以及张秀怡在外面吃了一餐饭后,在萧朝虎的悉心讨好下,彭清清和张秀怡聊的很开心,也不知道是为何,两人认识的时间不是很长,但却很奇妙的在短暂的时间里,至少在萧朝虎的眼中,彭清清和张秀怡就如同从小玩到大的好姐妹般。 女子的心思真的很难猜,即便现在萧朝虎和曾虎清从宝庆市跑到下面的洞口县城后,萧朝虎还在想着昨天的事情,现今的自己在感情上倒风生水起了,可在知道曾虎清发生事情后,萧朝虎还是在第一时间内和曾虎清从宝庆市赶到了洞口县。 下了车后,在洞口二中校园不远处,开了房间后,为了不打扰曾虎清,萧朝虎本来是不怎么想和曾虎清一起去洞口二中的校园的,可在曾虎清的的再三要求下.没办法,只得陪张着他一起去.再次启动上海大众后,曾虎清便飞快的转动方向盘,加速向洞口二中行去。 和曾虎清相识了这么长时间了,对曾虎清还是很了解的,但在自己去军队到自己回来的这几年时间中,发生在曾虎清身上的事情,萧朝虎知道的不是很清楚,所以即便曾虎清没有像自己说清楚是啥事,萧朝虎也义不容辞的跟随着曾虎清一路从宝庆市杀到洞口县一中来了。 萧朝虎和曾虎清两人在二中的学校门口前停了下来,停好车后,这才向洞口一中的校园门口走去,曾虎清望了望空荡荡的洞口二中,此时还没到吃中餐,学校的倒是颇为安静,看不到几个人,萧朝虎和曾虎清来到了洞口二中的保安室,曾虎清对保安室的一个梳着三七开头发年约三十岁左右的中年说道:"师傅,麻烦你通融一下,让我们进去找个朋友好不",那个年约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仔细地打量了下萧朝虎和曾虎清,见他们俩年纪才十七八岁,一身打扮也不出格,再加上曾虎清说话如此礼貌,是故,也没有故意刁难他们,只是列行公事地说道:"好吧,你们过来在这里登记一下".曾虎清走了过去,把自己的身份证给那个保安看了下,然后在那本登记录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并写上了寻访的人名后,门卫这才打开大门,两人就这样走进了校园,这是一所颇大的学校,在这个县城,升学率仅低于洞口一中,名列第二. 两人在校园里到处溜达了一遍,只见教学楼门前贴满了升上重点大学的学生名字,还有一些是校运动会上获奖的同学.间中还夹杂着元旦会演上漂亮的照片".真是让人既欢喜又有压力. 萧朝虎和曾虎清看了一下,就往初三年纪的教学楼走去,曾虎清熟练地绕过各个阶梯,带着萧朝虎来到了四楼,刚到四楼,曾虎清就停在楼梯口,再也不肯向前走一步。 到了此时候,曾虎清就是没跟自己说什么,萧朝虎猜也猜测出来了,自己这个最好的兄弟定时过来看某个自己一直想来看却不怎么敢看的女子的果然不出萧朝虎所料,曾虎清刚走到教室的后门,就一直呆呆的站在那,眼光就一直向前看去,作为过来人,萧朝虎自然清楚此刻的曾虎清此时心里肯定处于极大的矛盾和欢喜中,正因为这样萧朝虎也没有催他,而是站在曾虎清后面,默默地看着曾虎清,脑海里却浮现出当年自己也是这样,躲在伊人视线不及处,远远的看着那个白衣飘飘的女子,过了好一会儿,曾虎清内心显是经过极大的挣扎后,才作出决定,只见曾虎清向前一步就向教室里的后门口走去,萧朝虎紧紧地跟在曾虎清后面,往教室里看了过去,只见教室里大部分的学生正在安心的听讲,心里想,真不亏是最好的学校,萧朝虎拿出手表看了一下时间,只有五分钟就要吃中餐了,便伸手拉了拉曾虎清,示意曾虎清等会儿,曾虎清停住了脚步,于是萧朝虎便和曾虎清两个人安静地站在走廊上,萧朝虎沿着曾虎清的眼光看去,只见一个披着头发,穿着浅黄色上衣,年约十四.五岁左右的女孩子正在认真地作着笔记. 眼前这你女子萧朝虎倒没看清楚面貌,但从身段上看来,却很是曼妙,身材可以跟自己的彭清清有得一拼,但在年纪上却比彭清清似乎还要小。 叮玲玲....下课的钟声终于响起来了,于是整个教学楼一下子就沸腾起来了.萧朝虎和曾虎清两个人站在这个班级的教室门口,看这不断从身边经过的学生,在高中的时候,曾虎清就因为相貌长的英俊,身边的女子从没断过,现在,走上社会,经历了一些事情,使得曾虎清身上更多了一股男人的魅力,下课铃声一响了起啦,在教室的的学生就走了出来,放松放松下压抑的心情,这个走廊上的学生,是一个年纪的,常年的相处,在场的学生大多是认识的,忽然之间出现了两个陌生的男子,并且其中还有一个男子长的这么好看,不一会儿,这些初三的学生就把目光投降了萧朝虎和曾虎清。 甚至还有胆子大的经常在外面混的女孩子向曾虎清抛来媚眼,其中还夹杂着男孩子的口哨声,但此刻的曾虎清由于心里有事,因而并没如往常一样做出多大的反映,而是如木头似得静静地站在那,眼睛一直看着教室里的那个穿着浅黄色上衣的女孩子,时间在这无声地等候中慢慢地流逝,待那女孩子班上的同学全都走光了,曾虎清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完全忘掉了此刻萧朝虎还在走廊上,在看到曾虎清此刻激动的模样,此时的萧朝虎倒也蛮识趣的,没有跟进去,而是充当起曾虎清和那女子的守护神来. "亚茹,你还好吗?"曾虎清颤抖地叫出这句话来,此时正在埋头整理课本的张亚茹只觉脑中猛地一震,以为自己发生了什么幻觉,张亚茹抽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头,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这是怎么了,现在还是大白天,我怎么又开始作起梦来了,而且又是梦到他". 曾虎清看着这个令自己夜不能寐的伊人,看着她那秀丽的脸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思念之情了,于是连忙跑到张亚茹的身边说道:"亚茹,是我呀,我是曾虎清,我是你的清哥". 这时的张亚茹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做梦,自己思念的人而是真真实实的站在自己的身边,为什么呢,为什么在自己下定决心忘记他时,他却这么真实的站在自己的身边,张亚茹掉转头去,不让曾虎清看到自己高兴落泪的样子,并借此擦掉那快要流下来的泪水,这时的曾虎清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伸出手去把张亚茹拉到了自己身边,满含感情地说道:"茹茹,你知道吗,当我收到你那封分手的信时,那一刹那间我只觉我的天空乌云密布,我自己都快崩溃了,那种碎了心的痛苦让我活着觉得也没什么意思,我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整整喝了三天的闷酒,原以为喝醉了,就可以把你暂时的给忘记掉,可是酒醒我却更加痛苦,醒来后,满脑海子里都是你的影子,和你在一起快乐的时光,". 张亚茹静静地听着自己曾真心喜欢过的男子对自己的倾诉,她自己何尝不难过,可她并没料到的是自己在他心里所占的位置是如此的重,自己害他吃了这么多的苦,心里真的好过不意去,徐若慧看着曾虎清那张憔悴的脸,此时的心里真是百感交集,她一方面想放弃这段感情,好保全自己的学业,可另一方面又被曾虎清大老远的亲自从宝庆市跑到洞口县城的行为所感动,曾虎清见她不说话,继续说道:"从小到大,我从没有这种失去你后那无奈的感觉,我知道,自己要是不来找你,我们之间也许真的就这样有缘无份了,以后的我一定会遗恨终生的,我也不希望我们一下子能够回到从前,但我还是很希望你再给我次机会,不要跟我分手好吗,我真的不能失去你,没有你我真的会崩溃的". 张亚茹看了看到曾虎清那张满脸期待的脸,轻轻地挣脱了曾虎清的手,撒娇地说道:"好吧,看在你这么风尘仆仆的来找我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不过,以后,你不能再欺侮我了.要经常哄我开心,我是一个很小气的女孩子,你只能对我一个人好". 曾虎清显是被眼前的结果欢喜的傻了,竟然忘记了回答,只是眼睛直直地看着张亚茹,有些感情并不是说想放弃就能放弃的,这段时间来,费了好大的劲才逐渐下定决心把曾虎清给忘记掉,可如今自己那个曾喜欢的男子站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张亚茹也是感概万千的。 如今在看到曾虎清这幅傻傻的模样,张亚茹心底里并没有什么不乐意的,而是很欢喜地,并主动地拉起曾虎清的手说道:"走拉,你应该还没吃饭吧,我带你去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