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清清我真的很喜欢你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十六章清清我真的很喜欢你

()物是人非事事休,这句话说的很不错,三年的时间,确实改变了很多东西。眼前热闹依旧,但从前熟悉的人没再见到几个,萧朝虎和彭清清选了一个相对而言人较少的大排档落座,要了一张小桌子,两人相对坐了下来。 萧朝虎要了两瓶啤酒,一斤牛肉,半径卤猪耳,半斤武宁卤豆腐,两碗过桥米线,待菜上整齐后,跟彭清清打量声招呼后,就开始大吃了起来。 彭清清吃东西时很秀气,吃一口就用餐巾纸擦下唇边的油渍,可萧朝虎身为一个大男人,就管不了这么多细节了,一番狂风扫落叶般就把桌子上的大半食物给卷进嘴里去了,喝啤酒那就是对吹,两瓶啤酒没到一分钟就被他全部灌进嘴里面去了。 坐在他对面的彭清清显然是被他吃东西时的姿势给吓住了,张着小嘴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萧朝虎。 萧朝虎被彭清清看的有点不怎么好意思,赶忙嘴上解释了一番:“都是以前在部队里养成的老习惯了哈,跟他们那些大老粗比起来,我这可是小巫见大巫了,要是下手慢了点的话,连剩饭剩菜也抢不到,再说今天陪你也走了不少路,真有点饿了,下次,下次和你吃饭时,我注意点”。 笨嘴笨舌的解释了几句后,萧朝虎就把头给低了下来,羞的直想找个地洞钻了下去。 看这萧朝虎那窘困的模样,彭清清扑哧一笑:“没关系,我只不过是第一次见到吃东西吃的这么快的人,有点好奇罢了,我这里还有点过桥米线,你要是没吃饱的话,就拿过去吃吧”。 说完后,彭清清就把她吃剩的那半碗过桥面线向萧朝虎那边推去,片刻后,这才发觉是自己吃剩了的,刚想把碗拿了回来,那知道还没等她把碗抢回来。 自己所吃剩的那半碗过桥面线已经到了萧朝虎的手上了,只见,萧朝虎大嘴一张,半碗过桥面线就被他吞进肚子中去了。吃完后,萧朝虎还随意的道:“真香,比我才那碗要好吃多了”。 说完后,还伸出舌头在碗上添了添。 看到萧朝虎这个动作,彭清清一下子就呆了,羞得整张脸都变的通红,就好像被染上了一层晚霞。 此时,萧朝虎这才反应了过来,这事做的真不怎么地道,幸亏自己和彭清清早就相识了,要不,可就得被人家误会成变态了,自己这样当着彭清清的面把她吃剩下的半碗过桥米线吃了下去,再做出这么不雅的动作,似乎是在故意占彭清清的便宜似的。 哎,反正事情也发生了,萧朝虎破罐子破摔,赶忙跑过去结账,在外面透了透气,这才回身来到彭清清面前,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道:“清清,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得赶紧回去了哟”。 彭清清心中虽然害羞,但也知道事情有轻缓之分,便没怎么拒绝,跟在萧朝虎身后,走出了大排档。 随着时间的流逝,小吃街的人流量越来越密集,萧朝虎的摩托车便不怎么好启动,是故,萧朝虎就这样一直推着摩托车和彭清清走出了小吃街。 冬天的夜晚太阳落山落得比较早,当萧朝虎和彭清清走出小吃街时,黑夜即将降临,看着发昏路灯映照下的彭清清,jing致的脸庞上还充满羞意,马尾辫在走动着不断的晃动,一身白衣融入昏黄的路灯中,如下凡的仙子。 那柔弱的模样,如同坠落在湖中的石子,激起了涟漪,萧朝虎感觉到在这一刻,心就好像要跳出心口似的,不由自主的就张口道:“清清,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了你,答应我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和萧朝虎走在一起的彭清清显然没有什么心里准备,在初次听到这话后,明显先是一怔,抬头看了一眼萧朝虎,见他好像不是在开什么玩笑,便低下头来,没怎么做声,只懂得用两只小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袖。 萧朝虎看了看没做声的彭清清,心底忽然悲伤了起来,有点落寞的吟唱道:“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我,牵尔玉手,收你此生所有;我,抚尔秀颈,挡你此生风雨。予,挽子青丝,挽子一世情思; 予,执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长;曾,以父之名,免你一生哀愁;曾,怜子之情,祝你一生平安! 声音苍凉落寞沧桑,那蕴含的深情无奈是那么的不忍让人听闻,透过虚无的空间向远处传去,一时之间,整个街道上的行人都把目光投放到萧朝虎身上。 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那熟悉却落寞透着苍凉的身影时,彭清清忽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在隐隐作痛,好像在这一刹那间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似的。 本来记忆中的童年是美好,无忧无虑的,只因萧朝虎这一突兀的表白,弄得如今,和记忆中的那些温馨美好相比,却好像犹如天隔深海。 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看着前面不远处的身影有点萧条的萧朝虎,彭清清觉的心里面特别的堵,从小到大,在她心里面只是把萧朝虎当做一个可以信赖的大哥哥,跟在萧朝虎身边,她感觉的很温馨和安全,说自己喜欢他吧,但不知为何,自己夜深人静的时候脑海中不怎么容易出现萧朝虎的身影。 说不喜欢他吧,可自己每次都不由自主的想亲近他,想和他说说自己的心里话,事情没有被摆到台面上,还没怎么感觉到。 如今忽然之间,心目中很亲近的哥哥就这么突兀的对自己表白,彭清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拒绝,但在突然之间,看到他那落寞的身影时,心中为何会有隐隐的疼痛。 心情纠结的很,可这是关系到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彭清清可不想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自己的幸福给赌了进出,像她这种把幸福看的比生命还要严重的女子,能陪着自己所爱的人一直活到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就是她心中最高的追求了。 两个人莫不做声的顺着街道缓缓的走着,柔和的灯光映照在两人身上,拖出了两道长长的影子,本因很是温馨的场面因为萧朝虎的忽然表白,彭清清的沉默,变得有点压抑了起来。 也不知道行了多久,最后一抹阳光也从天空消散不见,萧朝虎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思索,也看开了,感情这东西,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勉强下来,最终伤害的还是自己,便恢复了原先的表情,停了下来,待彭清清走近了,这才对彭清清道:“彭清清,对不起,刚才我可能喝多了,说了些胡话,请你不要往心里去,时间不早了,先上车吧,我载你一程”。 听了萧朝虎这话,彭清清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恩了一声,就坐了上去。 萧朝虎待她坐稳后,这才缓缓的启动了摩托车,向洪锦机电开去,行驶了十来分钟,就到了洪锦机电的门口,萧朝虎下了车,于销售房取回了自己新买的那辆货车。 把那辆摩托车放进了货车后面,萧朝虎打开了货车门,先让彭清清上了车后,萧朝虎这才坐到驾驶室,熟练的启动引擎,货车便开始行走在宝庆市的街道上了。 萧朝虎开车开的很稳,坐在他旁边的彭清清根本一点也感觉不到颠簸。回去时的感觉跟来时就完全不同,来时,充满期待,回去时,因为发生了不少事情,两人心中都没有说话的兴趣,只是默默的坐着,像个陌生人一样。 对这种压抑黑沉沉的感觉,萧朝虎很是不舒服,但因为表白被彭清清以无言的方式拒绝了,即使萧朝虎很想打破这种气闷的氛围,可一时之间,却找不到什么话题,只得很无奈的沉默下去。 在感情这方面,自己真的很失败,初恋还不是尝到感觉,就已经结束了,,如今好不容易开始对彭清清有那么的一点好感,可却又被无情的现实打击的体无完肤。 对彭清清,萧朝虎以前还是一直把她当自己的小妹妹看待,可在分别三年后,再一次见到她时,当初的小丫头已经长大,成为了了一个可以吸引住大部分男xing的大姑娘家了。 再加上这段时间的相处,萧朝虎感觉到彭清清还像以前小时候那么的依恋自己,本以为她对自己还是很有好感的,那知道是自己会错了意,原来对方对自己的感情只是妹妹对兄长之间的情感。 这一现实可真的很让萧朝虎很纠结,可面对这事,自己即便有万般本领,却根本无法施展开来。 更何况他也不知道怎么去讨好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