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为你担心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六十九章为你担心

今天晚上,北京的夜色比之任何时候的夜景都要漂亮,漂亮的令任何人都要为之嫉妒,月光如水银地般照在许伊的窗前。 此时,已经深夜,从没失眠的许伊,躺在床上反过来滚过去的,用尽了所有的办法还是让自己睡不觉,总觉得心神不安,好像生命中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似的。 可失去了什么东西,许伊左思右想,就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令自己差点窒息的感觉。 许伊是一个开朗向上的女孩子,在她的生命中,虽然有过很多普通人不能想象的,但在她身上却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可以这样说,许伊的承受能力比同龄的许多女孩子都要强。 可无能她再怎么坚强,再怎么倔强,可她终究是一个女孩子,有着女孩子都有的性格,那就是希望自己能找个爱自己,能照顾自己的男生,在没认识萧朝虎之前,许伊从没像这样有过彻夜难睡眠过,她从小就生活在富足的家里,用的和穿的都是同龄人中最好的,打从那次意外碰见萧朝虎后,被萧朝虎救过并和萧朝虎相处过几天,许伊心中就一直在开始牵挂着萧朝虎。 被自己家里人找到后,许伊也曾偷偷摸的瞒着自己的家里人在四九城到处寻找萧朝虎的踪影,可无论她怎么寻找,就是找不到萧朝虎,茫茫人海中,没有通讯方式,想找一个人真的很难,如若没有缘分的话,也许很多人便再也见不着了。 当年的她才十岁,如今三年过去了,那个小女孩子也开始发育起来了,褪去了幼稚和青嫩,逐渐有了女子的魅力了。 许伊从床上走了下来,随手披了一件衣服,走到了窗户前,极目虚无的夜空,想起自己曾和萧朝虎相处的那几天时光,心中便开始牵挂起萧朝虎来了,默默的对着夜空道:“萧大哥,你再等等我,等我再长大些,我就出来找你”。 夜色如水,很是美丽,彰显出人世间的繁华和变迁,看着人世间的喜怒哀乐,不动如山的继续见证着人间情事的更迭。 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有些人也只能活在自己的记忆中,再怎么努力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或她逐渐远离自己的视线。 和萧朝虎的相见以及相处,如同电影画面般一直在许伊的脑海中出现,虽然只是和萧朝虎相处了才几天,但那几天却对许伊来说,是一辈子都值得去回忆的事情了。 从小到大,欢乐的时光加起来还没有那几天和萧大哥在一起的多,女孩子懂事一般要比男孩子要早,毕竟心里成熟的要比男孩子要早,许伊也心知自己的出身,物质上要比那些普通百姓要好上很多,但在精神上也许比不上那些生活在底层的同类人,这也许就是人家常说的有得必有失吧。 站在床边发了好一阵呆后,待发觉自己身上有点凉意了,这才起身返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去了。 南方的天气和气候因为经纬线所处的位置和南方不一样,夜晚要比南方夜的快些,与此同时的这一刻,宝庆市的夕阳也刚刚才降下地平线。 在大排档吃过东西后,因为曾虎清和萧朝虎难得从宝庆市来一趟,也加上自己好久没见到曾虎清了,有点想念自己喜欢的男子,所以张亚茹便让自己班上的一个同学替自己向班主任请了一天假,陪着曾虎清和萧朝虎逛街起了。 现在的女孩子么,在喜欢的男子面前,总是容易欢乐的,即便在大排档里,自己学校里那些学生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的坏话,张亚茹也不生气,很是安稳的和萧朝虎以及曾虎清吃了餐饭。 洞口县城即便比不上宝庆市的繁华,但在傍晚的时候,人流量还是很多的,街道上很是热闹,有卖小吃的,也有卖玩具和衣服,三个人走在一起,一路上就只听到张亚茹欢喜的向曾虎清说这说那,偶尔和萧朝虎说两句话,担心冷落萧朝虎。 三个人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一家ktv的门口。这家ktv是洞口县城很有名气的一家的ktv,虽然不是最大最繁华的那家,但也算很有名气的一家。坐落在主街道的正中央,占地面积甚是宽广,门前的人流量很大,但多数是年轻的男女,这种娱乐场所,萧朝虎和曾虎清经常进去,如同家常便饭,但张亚茹长这么大,从没进过这种场所,若不是曾虎清开口,说想去里面玩玩,张亚茹就不会去,但见自己所喜欢的男子开了口,张亚茹便也同意了。 三个走了进去,张亚茹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便带着好奇的眼光向前面看了过去,只见一楼眼处,大厅里站满了形形色色穿着打扮很前卫的人,五颜六色的闪光灯从四面八方往大厅里舞动的人的脸孔照去,震耳欲聋的dj声弥漫着整个大厅,大厅里的众人如同着了魔似的随着dj声不断地扭动着自己的腰枝,似乎都在发泄自己的不满,沉醉在自己幻想的世界中,张亚茹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看到这么多人疯狂地旋转着自己的身体,被这疯狂的气势所所胁身子不由得一震,便往后退了一步紧紧地靠在曾虎清身边,萧朝虎在境外也有几家这样的ktv,但他的不叫ktv而叫夜总会,自己虽然不是经常溜达流连这种地方,但他还是很了解ktv的大致布局,他知道这只是大厅,旁边还有很多隔音效果极强的小包间,曾虎清见自己心爱的女孩子如此依恋自己,伸出右手轻轻地搭在张亚茹的肩膀上,安慰地说道:"不要害怕,有我在你身边,这里只是大厅,有点糟乱,你要是想清静的话,待会我们三个人找个好一点的小包间". 张亚茹抬头看了看曾虎清说道:"我不是害怕,只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未免紧张了点".可是她那双纤纤玉手还是紧紧地拉着曾虎清的手,生怕自己一放开,自己所在乎的男子就消失了不在自己身边了。 曾虎清带这张亚茹走在前面,萧朝虎微微落后他们俩一个位置,刚从大厅的吧台面走过,此时,dj声一变,换成了beyond的大地.立时,整个大厅流泻着beyond那独特的嗓音,大厅中的众人更加疯狂了起来,整个大厅就好象发生了地震似的,也许歌声真的能够让人身心放松.加上曾虎清和萧朝虎都在自i的身边,此刻的张亚茹似乎也开始适应起这里面的环境来,并没有刚才那么不安和害怕了.便开始有心情仔细打量着里面的环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