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张亚茹的魅力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七十章张亚茹的魅力

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之一字最伤人,这话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在见到张亚茹之前,曾虎清要死不活的,一个人憔悴和可怜那模样落在萧朝虎眼里,萧朝好真觉的替他难受,可如今在看到张亚茹之后,曾虎清的眉飞色舞,局外人都能感觉到他此刻心中的欢喜. 生存在这红尘俗世中,情这一个字经过五千年的古典文化的宣扬,不知有多少感动心扉触动情绪的词句流传下来,以前在在念书的时候读到问世界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那个时候没有经过感情的苦涩,根本就体会不出这句话蕴含的真正意义,萧朝虎一直以为这不过古代文人夸张的描述,可在年纪逐渐增长的时候,在见识过彭清清以及张秀怡的风情后,如今再再次看到自己的兄弟曾虎清此刻的表情后,这才真正明白了其中蕴含的意味,也只有在感情上有过曲折的人才能写出如此动人的词句出来。 当年自己念高中的时候,曾虎清是那么的受女孩子的欢迎,环绕在他身边的女子不计其数,可萧朝虎从没在曾虎清脸上见过如今此刻曾虎清的表情。 这种表情是最真实的,也只有在自己喜欢的女子面前才会有这种感觉,ktv的人流量很大,来这里消费的多数都是那些有点小钱,不愁吃喝的少年男女以及那些混黑捞偏门的混子。 混社会的人也有他应当遵守的规则,在这个圈子中混的人稍微有些地位的多数都市有家有业的人,要是没有人去维护这些规则,那不论是谁,混的再怎么好,最后的下场也是家破人亡,太祖爷建国到近,半个世纪中,混社会的人出了好几个猛人,没出事前是何其的意气风发,可出事后,最终的下场又是何其悲惨,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就是东北三省的乔四爷了,在乔四爷最得意的时候,就是地级市的市委书记他想打脸就打脸,想给你脸色看就给你脸色看,在他手下将近有数万人小弟,产业也覆盖了整个东北三省。可以算是整个东北三省的地下皇帝呢,人心不足蛇吞象,名气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进退,在中央领导驾临东北三省的时候,竟然愚蠢到超国家领导人的车,想来个王见王,原本的他也不过是想向那些混社会的人证明一下他在东北三省的势力,可哪知道,事情最终的结局却是他一辈子也想不明白的,国家领导人只是那么一句话,他所建立的势力片刻间就瓦解了,本人也被国家机器给抓捕归案,生死道消。 自从他的事情传出去以后,各个地方混社会的人都彻底老实了,再也没有人敢把事情闹大,该遵循的规则都在遵循着,国家行情不一样,在华夏这个国家,不比欧美,意大利,俄罗斯以及那居住在岛上的小鬼子国,政府可以容忍你存在,但你要是混的有气候了的话,还不知道进退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就得从这阁舞台上退下去了。 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处,尽管城市的角落里仍然有肮脏的事情发生,但在明面上谁也不敢做的太过分,洞口县城作为一个县,混社会的人自然不少,但在这里混的人,从没有人敢在公共场所打架斗殴,不同势力的人在利益纠纷下,也会有人按照规矩的召集人马在偏僻的地方用拳头和武力来解决。 萧朝虎和曾虎清一向就不是那种很老实的男子,高中时候,就已经经常跟校园外的那些混社会的人打招道,群架单挑都经历过,来ktv里面唱歌见到这些形形色色的年轻男女,自然不怎么会放在心上,但现今自己身边多了一个女子,也不好随便在大厅里和那些混社会的混子在一起胡混,若是没有张亚茹在身边,萧朝虎和曾虎清宁愿待在大厅里,因为在这毕竟要热闹些,美女也多些。 但现在身边多了一个牵挂,萧朝虎和曾虎清没办法也只好找个包间安安心心的和张亚茹唱唱歌,聊聊天,dj声音中夹杂着重金属的声音,很带劲,很快就感染了那些年轻的男女,吧台上镁光灯打在台面上的女子脸上,很容易勾起人的原始。 一些长的漂亮的女子身边逐渐多了一些穿着打扮古怪染着五颜六色的小痞子,这些混迹于底层的小痞子虽然不敢提刀杀人,但占占漂亮女孩子的便宜还是熟练的很,来这里玩的女子也不是那种很朴实和正经的女子,偶尔被那些小痞子占下便宜,也不会说什么,只要不是做的太过分,毕竟都是出来玩的,出来找刺激的。 张亚茹第一次来这,看着那些打扮靓丽的女子不断的舞动着自己头,披着的头发随着身子的移动飘起,很是好看,这个时候的张亚茹没了紧张,心中也没害怕,起初那些担心也一下子就不见了,张亚茹看了一眼曾虎清,然后道:“这里蛮热闹的,我们就在这里好不,看他们唱歌跳舞我觉得也蛮开心的”。 曾虎清被张亚茹软语相求,加上他也是经常混迹于这些娱乐场所的老顾客了,也不怕事,见自己所在意的人喜欢这里的氛围和热闹,便也没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了,三人找了一张桌子,要了一些饮料和啤酒以及一些袋装的瓜子和花生后,便坐了下来,看着那些在吧台上尽力宣泄自己青春活力的男女。 一楼的大厅占地面积很大,有歌舞厅还有溜冰场以及游戏室,硬件软件设施都还不错,音箱的效果也很好,在dj歌手的卖力带领下,吧台里的气氛被他又增加了不少,更加热闹起来了。 不少的年轻男女随着那喊麦的英俊小伙叫嚷的更加厉害起来,众多的声音混迹在一起,倒也蛮有另一股风味的,热闹的场面持续了好一阵,这才慢慢减缓,待那首黄家驹的歌声完结后,喊麦的小伙这才走下吧台,换了一个长头发,身材火爆的年轻女子上场。 那年轻女子显然在这里很受欢迎,她一上台,那些精力过剩的年轻男子便拼命的大声叫好起来,和萧朝虎,曾虎清,张亚茹在吧台下面喝酒聊天的那些没上场的人也开始逐渐向那名喊麦的身材火爆的女子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