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甜蜜蜜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七十一章 甜蜜蜜

年轻的时候,谁都曾年少轻狂,流连于玩乐,正因为这个年龄阶段的人正处于叛逆和张狂的时候,身体里充满了朝气,没有生活的压力,玩的也很疯. 那喊麦的美貌女子只是那么静静的站在那,还没有渲染气氛,吧台下面的年轻男子便蜂拥而出,眨眼之间,还坐在下面闲聊的那些桌子已经腾出了不少空位。 萧朝虎和曾虎清对这现象早就不怎么见怪了,但张亚茹在看到这现象时,心底里还是有点震撼的,偷偷的凑过去对曾虎清说道:“那女子是谁呀,怎么这么受欢迎呢”。 一般在ktv里喊麦的女子要么就是真的在音乐这一块很有天赋,要么就拥有迷人的身材以及漂亮的脸蛋,否则一般的女子是驾驭不了这种场面的。 能够开上这么大一家的ktv,他背后的主人也定不简单,至少能够黑白通吃,如若不是这样的话,工商局,统计局以及那些混迹于界面上的小混子三天两天在你的场子里闹事,不要说赚钱,就是能够不把老本亏进去就算你厉害了。 这里面的门道作为男子萧朝虎和曾虎清很清楚,自从念完高中后,曾虎清自己就从家里拿了些钱在宝庆市开了一家游戏厅,这个年代的游戏厅不是一般的人能开的起的,虽然不能与ktv以及夜总会那些关系复杂的娱乐场所打比,但暗地里要理清的关系得方方面面照顾到,要不然也经营不下去。 当年在宝庆一中的时候,萧朝虎,曾虎清和龙少军三人就已经开始在社会上混了,凭借义气以及敢打敢拼倒真的在社会上结识了不少人。 再加上他只涉及游戏厅,并没参与赌博以及行业者大头里去,那些有点势力有能力给曾虎清下眼药的大佬们并没怎么借故刁难曾虎清。 借着当年的和那些混社会的人的香火情,曾虎清这几年倒也赚了不少钱,有时间的时候倒也经常去拜访那些人,经过几年的时间,曾虎清对宝庆市黑暗势力以及他们怎么挣钱的行业有有那么一点的了结。 听到自己所心仪的女子问话,曾虎清笑了笑:“这没啥奇怪,这些喊麦的女子就是这里的摇钱树,很受男孩子的欢喜很正常,不过换句话来说,台上这么风光,现实中不一定”。 曾虎清说的话不是很明白,甚至有点模糊,不是他不想说,毕竟现在张亚茹还这么小,曾虎清不想让她过早的接触到社会的黑暗,说真的,这些吧台上的女主持台面上风光,但私底下的心酸以及身不由己那些苦楚不是每一个人所能体会的。 有的那些喊麦的女子私底下也许就经常被人玩弄,挣到的辛苦钱也会有很大的一笔被ktv的老板给抽走。 见曾虎清回答的不清不楚的,张亚茹撅起了小嘴,有点不高兴的看了一眼曾虎清,没理会,便把视线继续投向那吧台上的女子身上。 那女子走上吧台后没多久,见现场的气氛已经开始上升,这才握起话筒用她那带点诱惑的嗓音笑着道:“非常感谢各位的捧场,现在由我给大家清唱一首邓丽君的甜蜜蜜。 清唱这玩意儿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有胆量唱的,毕竟没有原唱的歌曲旋律很容易就走调的。但若是真的能在清唱的条件下唱出原味来,这从侧面上证明这个人在音乐上确实很有天赋,说不定比原唱者在音乐天赋这一块还要高。 甜蜜蜜这首歌词是邓丽君的成名作,当年她就是凭借这首歌,在八十到九十年代红遍了整个大江南北,只要稍微会玩的人基本上都听过这首歌。 在听到那吧台喊麦的女子要清唱甜蜜蜜的时候,后场的工作音乐立即就把伴奏音乐给关掉,正在和曾虎清在喝啤酒的萧朝虎在听到那女子说出这句要清唱邓丽君的甜蜜蜜的时候,萧朝虎也有点好奇起来,便开始把目光往那女子身上投了过去。 随着伴奏音乐的被关掉,现场刚开始的时候一片惊奇的声音,可接下来又沉寂下来了,就连在吧台上的那些年轻男女也往后退了半步,给那喊麦的女子腾出来了一点空间。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那里,在那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梦里梦里见过你甜蜜笑得多甜蜜。 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在那里在那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在那里在那里见过你你的笑容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 在梦里梦里梦里见过你甜蜜笑得多甜蜜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在那里在那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 短短几百字的歌词,却唱的那么玩转跌宕,唱出了男女之间那种醉人的如梦如幻的意味来,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不论你社会地位以及金钱财富,没有谁能够逃避的情这一字,初恋时那淡淡的心悸,热恋时的那纯纯依恋,此刻在场的多数随着那女子唱的歌声进入了回忆中去了。 每个人的表情很丰富,歉疚,欢喜,眷恋,痛苦,高兴仿佛片刻间每个人都想起自己曾经历过的那段值得自己永远记忆的回忆来。 在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个女子抑或是一个男子值得自己去不停的回忆的,萧朝虎也不例外,在刚听到那女子唱到你的笑容是这么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在梦里,在梦里,见过你,此刻在听到这女子的歌声后,萧朝虎脑海里忽地浮现出一个小女孩子的精致脸庞来,当年自己刚参加军队的时候,在四九城偶然救了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子,并和她相处了好几天,现在的自己还能清楚的记的她在被她家里人带走前,哭的梨花带雨的对这自己道:“大哥哥,我叫许尹,你一定要记得我哟”。 奇怪的很,为何自己会在这个时候想起那个小女孩子来呢,按道理来说,此刻的自己应该想念到的是彭清清,最不济的也会是张秀怡,难道自己心底里竟然对那个小女孩子有意思,想到这里,萧朝虎觉的自己应该是想多了,不过,几年过去了,那小女孩子如今应该也有十二三岁了,不知道她现今过的还好么,还会不会想起自己这个曾出现在生命中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