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谁都没惹我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七十三章谁都没惹我

萧朝虎是什么样的人,此刻在他身边的只不过是生活在社会上最底层的混混,是那些靠着人多,才有胆量去和人家打架的一些混子,和他所见过的那些枭雄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人。 他也是看重了那个长相很是清秀的女子,只不过难得出来玩一次,看见漂亮的女子,心中也想着去亲近些,希望能和美丽的女子说说话,聊聊人生,从那寂寞中体会到别一番的风味。 这个女子长相虽然很可以,但毕竟和彭清清以及自己的姐姐萧若雪,比较起来,还是要差一两个档次的,这个时候的他不愿意影响到曾虎清和张亚茹,这才从吧台下跑了上来。 那两个混子的身体刚怡和萧朝虎接触,就被萧朝虎给撞的东倒西歪,撞翻了好几个人,但那几个人在看到那两个混子后,出于心底里的害怕,嘴中也没敢表现出来,只能够在心底里暗自诽谤。 看出来萧朝虎的身手不是自己所能抵抗的住的,那剩下的两个小混子也没敢继续做出啥主动,看着萧朝虎向自己这边走了过来,只好给萧朝虎让出道路,往旁边走开。 吧台上很多人,即便有人在看到这么出了事情后,见没有了后续的发展,便没在把视线投向这里,继续着自己的玩乐。 那女子由于和萧朝虎的距离隔得很近,即便她一直在跳舞,但还是注意到自己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在看到萧朝虎向自己走来后,那女子便主动的开口问道:“小兄弟,你是不是看上姐姐我了,你要是真的看上姐姐我了,那就请姐姐我跳怡首舞曲,若是你能让我满意,姐姐我就带你去喝一杯咋样”。 萧朝虎笑了笑道:“那很好呀,只要你愿意,我舍命陪君子”。 听萧朝虎这样说,那女子呵呵笑道:“我可不是君子,我是小女子哟,难道弟弟你没听人说过,在这个世界上,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你不怕姐姐把你骗了”。 长这么大,萧朝虎还是第一次被女子这么调笑,但在这里玩的女子,大部分不是什么良家妇女,今朝有酒今朝醉,能够与看上眼的男子聊聊天,说说人生,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吧台上的人这么多,也不只是这女子一个漂亮,其他的女子也有很多有身材的,没多久,萧朝虎这边的男子便去找其他的女子玩乐,也没再有几个人关注这里了。 待萧朝虎走了好一会儿,曾虎清这才发现萧朝虎不在自己身边了,放眼看去,只见吧台上到处是那女扭动身子的影子,根本就见不着萧朝虎在那,但他并不担心萧朝虎,毕竟两人都这么熟悉了,萧朝虎是什么样的人,曾虎清心中很是清楚,不说是洞口这样的一个萧小县城,就是在宝庆市这样的地级市,萧朝虎也不会被人欺负,只有萧朝虎去欺负别人。 曾虎清把目光从大厅里收了回来后深情地看着张亚茹,张亚茹见现在只剩下自己和曾虎清两个人了,便没那么的害羞了,只见张亚茹勇敢的看着曾虎清,并在葬虎清耳边说道:"大哥,今天我真的好高兴,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高兴" .曾虎清直直地看着张亚茹,只见张亚茹在灯光的映照下,美丽的不可方物,曾虎清立马生出一种冲动,想把张亚茹抱在怀中,曾虎清控制不了自己,往张亚茹身上靠去,张亚茹见曾虎清离自己越来越劲,心里没来由的紧张,但但芳心深处更多的是盼望. 曾虎清深情地看张亚茹,并伸出手来握着张亚茹的手道:"我也是,今天是我这一辈子最开心的日子". 徐若慧望了望曾虎清那深情地脸,轻轻地把头靠在曾虎清的肩膀上,顿时,曾虎清只觉一阵幸福向自己袭来,这时的曾虎清才想起自己今天上午在那个叫缘分的珠宝店帮张亚茹买的那条项链,于是曾虎清赶紧把那条项链总从自己的衣服里拿了出来.低下头来温柔地张亚茹说道:"亚茹,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你戴起来让我看看". 张亚茹接过曾虎清递过来的项链,脸上充满喜色的说道:"啊,是项链呀,好精致呀,是不是花了很多钱呀". 曾虎清微微的一笑道:"这是我的一片心意,你快点戴起来让我看看". 张亚茹撒娇地说道:"那你帮我戴上吧". 曾虎清听到这句话,心里没提有多高兴,那里会拒绝,于是听话的把项链套在张亚茹那雪白的脖子上,曾虎清闻着张亚茹身上那独特的少女味道和那呵气如兰地气息,心里不由得一醉,加上刚才又听到张亚茹那撒娇的因而微微翘起的红唇,曾虎清的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大哥,好了没",张亚茹见曾虎清没再说话就问道,可是问了好几声,曾虎清还是没有做声,于是张亚茹抬起头往曾虎清看了过去,只见自己的大哥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眼神中充满炽热的感情,张亚茹轻轻地拉了拉曾虎清的衣角,笑着对曾虎清说道:"大哥,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会觉得很不好意思的". 曾虎清听可这或就坐了下来道:"亚茹,你戴上这条项链真是太漂亮了,就像仙女一样". 张亚茹得他夸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那有你这样夸奖人的,我再漂亮也比不过仙女呀,不过,我很是欢喜". 张亚茹再次把头靠在曾虎清身上,低声呢喃着道:"大哥,你对我太好了,今后,我再也不说伤害你的话了,张亚茹靠的如此之近,以至曾虎清那快速跳动的心引起了张亚茹的察觉,只见张雅茹明知故问反问道:"大哥,你的心怎么跳的如此之快呀". 在看到自己心爱的男子对自己如此迷恋,张亚茹心中很是高兴,但出于女子得矜持,只好装作不知道曾虎清此刻心中所想,曾虎清当然不好意思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于是只得胡乱的找了个借口,以图混了过去,可还没等到他找好借口,吧台上面就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