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张汉添的作用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七十四章张汉添的作用

男人么,心底里总会有那么一点邪恶,那不是说这个男人很坏,而是说的是他对漂亮的女孩子,心中总想着和自己看的上眼的女子有着那么一点联系,正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这几年来,经济得到了迅速发展,人们的观念也开始改变了,不再是当初那种忙完了工作就回家吃饭睡觉的了,而是开始在精神方面寻找释放自己心中的压抑情绪了。 正因为这样,这些娱乐场所才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女子也越来越会打扮,人也越来越漂亮了,被漂亮的女子调戏,这还是萧朝虎第一次遇见,但这些年经历过不少事情,在国外也曾和一些女子逢场作戏,但从没动过真格‘回到宝庆市后,即便身边的女子一个比一个漂亮,但萧朝虎因为心中很是在乎她们,也从不故意去占彭清清和张秀怡的便宜,但作为一个男子,心中对有些东西还是很向往的,毕竟总会有那么几次需要,之前在宝庆市没机会,可到了洞口县城,远离了自己喜欢的女子,若是真的能在这家ktv找个女子,在双方同意下,解决彼此的需要,萧朝虎还是很乐意的。 也许是看不惯萧朝虎和那年轻女子在一起聊的很是欢快的模样,在萧朝虎没怎么留意的条件下,正和自己说着话的那个身材极好的女子不知道被谁使了怀,轻轻的给被挤了一下,随着惯性,那女子就向萧朝虎这边倒了过来。 出于人类在遇到不可预测的事情本能的反映下,那女子随着惯性就向萧朝虎扑了过来,嘴中却尖叫了起来,萧朝虎伸出双手想把那倒向自己的女子扶住,想扶住那女子的腰,却不知鬼使神差的却碰到了那女子胸前鼓起的胸脯,那触手处的柔软感觉让萧朝虎在刹那间失神,好似走进了云端。 相比萧朝虎的心中的欢悦和幸福,宝庆市的黑暗势力却在发生了急剧的改变,在宝庆市一个偏僻的废弃工厂了,此刻却正在发生一场可以影响整个宝庆黑暗势力割据的大火拼。张汉添的数十人正和李杰的一百来号人对抗。 敌我双方人马加起来人数差不多两百来号,就这么在夜色寂静中静静地站着,这场面确实有点诡异,要是被外面的那些生活在安宁日子中的人知道,这么多人晚上不睡觉,都拿着钢棍静静地站在夜色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在拍电影呢。 张汉添在宝庆市黑暗势力中挣扎了十来年,从没想过自己有这么一天这么风光,带着上百号人马和宝庆市黑暗势力中的第二号人物李杰面对面的跟对方扳手腕。 自从李杰只身一人从东北过来,凭着自己的勇猛以及头脑挣到如今的身价,说句狂妄的话,在宝庆市的黑暗势力中,除了冯安华外,他李杰基本上不用看人家颜色。 可没料到的是,在他实力即将达到顶峰的时候,竟然被自己一个从没放在眼里的小混子逼迫到如今这地步。 张汉添看着不远处的李杰,心中也是感概万千,当年的他也曾想拜在李杰门下,成为他手下,可这才几年,自己竟然能够和李杰面对面的有底气和他说话。 虽然不是依靠自己的力量,但毕竟现在的他自己后面站着的可是两个超级高手,如若是现今没有破军和七杀在自己的身边,自己说不定即便在人数占优的条件下,还是不敢和李杰作对。 在宝庆市混社会的人心中都很清楚,若论战斗力,李杰可以排在最前头,当年的李杰可是靠自己的身手这才在宝庆市站稳脚跟的。 这些年来,作为混迹于黑暗中的那些混子以及旁门左道的人,哪一个不清楚,哪一个不明白。 但人生就是这样的,任你一时风光无限,可一旦你得罪了你这一辈子都得罪不起的人,那下场也是很可怜的。 这段时间在破军和七杀的帮助下,张汉添可是百战百胜,抢占了很多的场子,地盘以及手下的兄弟也越来越多。 能够得到今天的风光,张汉添心知肚明,这并不是自己挣回来的,而是依靠萧朝虎才能够得到今天的地位。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张汉添混迹于市井中,对这里面的门道清楚的很,但男人么,心底里都会很有野心,谁也不愿意做一个平凡的被人欺负的男人,所以,在明知道萧朝虎心中的打算后,张汉添也很乐意做萧朝虎在黑暗中明面代言人。 起初的时候,张汉添心中还是有点犹豫的,毕竟压在自己头上还有两条猛虎,随便一个人只要一句话就能够让自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毕竟李杰和冯安华手下的人马加起来有上千人,而自己手下只不过四五十号人马,但在看到破军和七杀的勇猛后。张汉添最终下定了决心,跟着萧朝虎的脚步走,所谓富贵险中求,有危才有机。 混社会的人,若是有什么利益的话,一般都会摆明车马找一个偏僻的地方,用武力来解决台面上问题。 看着前面不足二十米远的张汉添,李杰脸上没啥变化,可在看到张汉添后面的两个外国人的时候,李杰的表情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不是很清楚这两个外国人是从那里冒出来的,但这段时间自己手下最能打得几个人都差点毁在这两人手下,这才是最让李杰心中难以咽得下气的,双反的主将不是很着急,但下面的这些小弟们却都很着急,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等待的时间是最让人难受的,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随着时间的流逝,李杰感觉到就这样看着对方,也没什么可以有用的,于是,李杰就把话题挑明道:“张先生,你我都是男人,也不必就这么遮掩下去,你我各为其主,我看,我们也不必要再这么啰嗦下去啦,还是在战场上决一生死吧”。 单打独挑,李杰知道自己这方根本就没办法和对方相比,毕竟对方的那两个人的武力摆在那,自己亲自上阵,估计也讨不了好,但好在自己这边人马要比对方多上几十号。外面还有自己埋伏好的几个枪手。 在社会上混,不到万不得已,没有谁敢动用热武器,一般的就是冷兵器,要是谁真的动用了枪支的话,事情闹大了的话,那就是你在官场上有人罩着那也没用了,因为没有那个人会傻傻的替你出头,替你去掩盖着事。 这些年来,自己砸在张高轩父子身上的钱不少,平常的一些打闹,张家父子可能会卖自己一个面子,替自己遮掩下来,可真的动用了枪支的话,说不定第一个找自己麻烦的就是张家父子了。 事情没有被逼到这个份上,李杰也不想走这步棋子。这才自己若是没有把脸面给挣回来的话,那么宝庆市这么大的地方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 张汉添见李杰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也没什么东西可遮掩的了,便道:“既然李先生这么看得起我,那就放马过来,我张汉添本来就是一个小人物,命比李先生要下贱的多,能够和你这个宝庆市黑暗势力中坐第二把交椅的人物放手一拼,说什么我都是赚的“。 李杰听了这话,忽地哈哈大笑了起来道:“我李杰是什么样的人,还轮不到你张汉添来做评价,想我李杰出来混的时候,你张汉添还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玩泥巴呢”。 这话说的有点太过了,所谓打人不打脸,李杰当着这数千人的面前如此贬低张汉添,即使张汉添脸上不怎么在乎,可他手下的那些兄弟们却不怎么乐意了。 张汉添手下一个跟随着张汉添最早的兄弟最先忍受不住,出口骂道:“你他妈的李杰,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你有什么神气的,想当年你一个人从东北过来的时候,不也是一条丧家犬么,现今运气好,混的有点势力了,就得瑟了,在小爷心中,你也不过是张高轩家的一条狗么”。 这话说的也太歹毒了,即便事实就是这样,此刻双方早就撕破了脸,但这话一说出来可是实实在在的在打李杰的脸,李杰即使修养再好,可在面对这样的情面时,他要是还不作出什么动作的话,那他以后就再也无法在宝庆市中抬起头来了。 只见李杰忽地往后一退,然后才大声嚷道:“给我杀”。 张汉添一见自己兄弟说出这话来,就觉得很是不妙,连忙做好战斗的准备,李杰的那句给我杀刚落下,张汉添就连忙转身退回到自己的阵营中去了。 随着双方主将的谈判破裂,场面上的肃杀的气势立即紧张了起来,空气中也开始夹杂起血腥和不安的气氛,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的,谁也躲开不了,张汉添这个新贵和道上的前辈李杰谈判破裂,终究最后双方还是诉诸于武力,这就是混社会的最大杀器,只要你能在火拼中生存下来,那么你的势力就会成倍数的增加了起来。 张汉添这方大多数是少年混子,即使自己这方和对方在人数上有着很大的差距,但这些少年混子并没有感觉到害怕,而是在破军和七杀带领下,不断的冲击着李杰所设立的阵型。 双方人马你来我回,场面异常火爆,不一会儿,场地上便躺下了数十位,哀鸣不断,惨叫连连,虽然没有死人,但断胳膊断腿的倒也有号几个。这些倒下去的人当中,有张汉添这边的也有李杰那边的,在尘世中,也许只有伤亡和死亡才是最平等的,不管你是社会上的最底层人物,还是你是社会的掌权者,在伤亡和死亡面前,谁也逃避不了。 鲜血,残肢断体,厮杀声,受伤后的惨叫声,失去战斗力之前的那不甘心的落寞,在这里混成了一段最让人难以忘记的故事。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被鲜血和杀戮刺激的失去了人性,每个人都在机械的挥动手中的武器,把敌人杀死或者被敌人杀死,这两种结局才是他们的最好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