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建立班底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七十五章建立班底

在场的多数是出来混的,自然很明白出来混迟早有一天是要还的,一般情况下,出来混社会的人最终不会有几个能够有好下场,好一点的结局是早一点漂白,把自己的产业明面化,放弃那些曾经拥有的黑暗势力,这样的话,有可能还会落到个老死在病床. 在这条路上混下去的话,有可能会风光一时,但最后还是昙花一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去了,小打小闹的混子,没有自己固定的产业。就好比是混青春饭的,一旦年龄大些,腿脚不怎么灵便了的话,早些年得罪的人便会趁机落井下石。 到那个时候,不但自己生活不得安宁,甚至还会连累到自己身边亲近的人,这话很多人明白,但人活在现实中,有很多的无奈,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若不是张汉添这边一直在打压自己所创建出来的势力,李杰是不想和张汉添这般人弄出今天这样的场面来的,毕竟现今的自己家大业大,没了早些年的冲劲和血性了,这几年的富足生活早已经把他当年的狠劲和杀戮给磨平了。 很多往事早就已经被自己强制性的给遗忘了,当年那些自己所牵挂的人和事不知为何如今却在今天的这个特殊的事情开始慢慢浮现出来,想起当年自己也曾在东北三省是一个向往这种刺激的血腥历程的,在自己心中也有自己所要牵挂的人。 当年自己信誓旦旦的说若是那天自己混出前程来,一定会回去接她,陪她一辈子的,这几年来,自己在宝庆市倒也混出来了,可当初自己答应过的那个女子还未做到,要是自己真的在今天饮恨此地的话,那个一直还在等候自己的女子会否知道,是否如从前一样依旧还在等着自己。 本来按照现在双方人马的形式看来,自己还占了很大的优势,但心中总有不好的感觉,似乎自己今天若是不低头的话,说不定自己今天真的会死在此地。 李杰退回到自己的阵营,看着前面自己的兄弟在对方的攻势下,伤亡颇大,心中却不知为何不在此地,思绪却在这个时候飘到了十年之前的那场血腥往事中去了。 夜色降临下,辽北省j市的一个贫困农村里。一家普通的农户家一个大约二十来岁左右的女孩子身靠在窗户,看着夜空中那悬挂在半空中一轮残月,美目中蕴含着牵挂和思念。 口中却在轻声的念叨着什么,声音很小,除了她自己知道外,就是站在有人站在她身边,也发觉不了她在说什么,嘴中不断在念叨,可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影响自己一生的男子,耳边似乎又传来他那富有磁性的声音道:“芸丫头,大哥答应你,办完事后就会回来陪你,并替你买你最中意的礼物”。 这话是那么的平常,可就是这么一句极端平常的话却带给自己将近一生的感动。 夜风轻轻地吹拂着这名女子的满头秀发,就好似是情人之间的温馨耳语,甜蜜亲切,那女子似乎在这时也感觉到了这风的温柔。 不知过了多久,那女子忽地从夜空中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转过身来,美丽的脸庞布满了泪水,想是想起了什么伤心的往事,那双美丽的大眼睛蕴含的深情使人忘记了她仅只是一个小女孩子。很是惹人爱怜和疼惜。 那女子忽地又轻声地叹了一口气,喃喃地道:“大哥,芸芸想你了,想的连心都快碎了,你怎么就这么忍心,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呢,你这一走,就是十年,十年,人生又有几个十年,大哥,你知不道我真的承受不住了,作为一个女子,我又有几个十年青春呢,如今我已经二十四岁了,父母一直在逼我嫁人了,你要是心中还有我的话,你快点回来带我走。”。 叹完这口气后,那女子随意用手擦拭掉眼角的晶莹泪珠,缓步地走到了房间的一个柜台边,轻轻地拉开其中的一个抽屉,温柔地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张的相片,在房间的白色照明灯下的照耀下,能很清晰地看到照片上内容。 相片里的是一个男子,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子,那男子的长相不是很英俊,可他的那双眼睛却很是吸引人很有精神,尤其是他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很阳光很男子的气息。 那女子拿起相片来,一张张的看下去,每看一张,她都会用她那双纤纤玉手轻轻地抚摸着那男子的脸孔,从那相片的外观来看,似乎有点旧了,想来是这么女子经常拿这相片来怀念相片中的这个男子。 那女子看的很是仔细,仔细到这十来张相片她竟然看了半个多小时,看完后,这女子才依依不舍地把相片温柔地放进抽屉里。 自从十年前,自己心中喜欢的那个男子只身一人从辽北胜离开后,便再也没有踏足j市,也没托人带半句话语言,起初的时间里,那女子还以为李杰是出了什么意外,曾疯一般地想满世界地去寻找李杰的踪迹,可后来在听说了李杰在j市和人火拼,损失惨重后,只身一个人逃离了故乡,这才放下起初的决定。心中一直在期盼李杰不要再出事了。 十年前,她还只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子,可在这十年的时光中,足以让一个单纯的女子成长成一个成熟的女子了,不但是身体成长,而且连身心都改变了许多,之前的她也许并不知道李杰是做啥子的,那个时候的李杰对她也隐瞒了很多事情,但确实是真心喜欢她的,不论怎么忙,总会惦记着她,给她带来一些小礼物,经历了这么多的时间,现在的她也明白自己喜欢上的男子不是一个好男人,可作为女子,真心喜欢上一个男子了的话,就一直想陪着他慢慢的走到人生的最后一步。 那女子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叹了今天晚上的第二口气后轻声地道:“大哥,芸芸虽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但我将会一直这样乖乖地等你回来,你一年不回来,我就等你一年,十年不回来,我就等你十年,你一辈子不回来,我就等你一辈子”。 女子痴情时最感人,可惜的是此刻的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所牵挂的人又在经历着一场生死考验,眼前此刻的场面与十年之前的那画面又何其相似呀,看着自己的手下在破军,七杀的攻势下,逐渐开始崩溃了,难道自己真的又要像十年前那样再次逃命么,看着越来越多的兄弟倒在地上,疼苦的尖叫,如此相似的场面,十年前的那一幕重新又浮现在自己脑海里。 那一年也是这样的残月,也是这样的月色,当时的他正带着自己手下最亲近的兄弟和另外一个组织的人正在火拼,,双方的势力相差不大,靠着自i手下一般兄弟的生死拥护,李杰这边已经开始在场面上占上了优势,可那知道,明明即将击退对方,赢取胜利的果实了。 却没料到自己背后竟然被另外一伙人数约五十多号的人马从背后偷袭,损失惨重的李杰这边最后只剩下十来个兄弟,到了最后的关头,尽然只能依靠自己的生死兄弟捡回来一条小命。 当初的他原本也不想自己一个人逃离,但承受不住自己的兄弟以死相逼,没办法,这才选择了这条逃跑的道路,只身一人从辽北省逃离出来,舍弃了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和那个一直在等着自己回去娶她的可怜女子。 人生似乎就是一个园,从起点走到了终点最后又返回到了起点,相似的画面和场景自己已经经历了两回了,现今再看见自己的兄弟一个一个的倒在自己的前头,如若是再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的话,自己手下的这些伤的严重的说不定就会掉了性命,轻微的说不定就会丧失行动的能力。 看到眼前的情景,迫于无奈,李杰不得不开始向张汉添和破军,七杀三人低下头来,只见李杰忽地大声嚷道:“都给我停手,我有话要说”。 厮杀在现场的张汉添和破军以及七杀在听到这话后,互相对视了一眼,弄明白了双方眼中的想法后,便停止了攻势,着自己手下的兄弟暂时退了回来。 现今的局势,只要是在现场的人,心理面都很清楚是张汉添这边占了很大的优势,张汉添手下的这些人心理面虽然觉的很奇怪为何自己这方占了这么大的优势怎么还不一鼓作气的把对方给弄趴下,但在听到命令后,还是按照张汉添的吩咐退了回来“。 若是抛开双方敌对的阵势外,在张汉添心中还是蛮佩服李杰的,毕竟李杰只身一个人能够混到如今这样的地位,即便此刻自己在破军和七杀的帮助下,场面上占了很大的优势,可以一鼓作气的把李杰那边的人留在此地,但作为一个男人,张汉添还是决定给李杰一个机会让李杰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 在来之前,李杰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甚至在外围都已经安排了枪手,若是事情真的不受控制的话,那就拼着过两败俱伤,一不让张汉添这边的人好过,可在看到自己手下的兄弟为了自己,即便明知道打不过对方,可却没有一个人向后退以及想起了那个远在辽北的自自己喜欢的女子,此刻的李杰心中便没有了那么多豪言壮志了,有的只是想立刻回东北去见那个不知道还在等自己的女子,去实现当年留下的承诺,若是她还喜欢着自己的话,那就带着她远离这尘世的纷争,安安心心的和她过日子。 李杰神情复杂的看了看自己手下那一百多号小弟,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把视线投向张汉添,有点苦涩道:”张兄弟,这次我李杰认栽,宝庆市黑暗势力中的那些场子以及生意我都转让给你,我只求你答应放过我这些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