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KTV风波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七十六章KTV风波

宝庆市今天晚上注定是不得安宁的,在得知李杰和张汉添双方几百号人马火拼的时候,那些得知消息的大佬们还坐在家里面开着玩笑的说张汉添这般人真的不知死活,可几个小时后在听到李杰这个宝庆市黑暗势力中坐第二把交椅的枭雄竟然归顺了张汉添. 这道消息传了出来后,宝庆市各个旁门左道,捞偏门的混社会的人这才开始感到害怕起来了,一时之间,整个宝庆市黑暗势力中就沸腾了起来,那些有着产业有着地盘的大哥们立即把手下派遣了出去,打探起这个曾一直被疏忽过的张汉添。 相对于宝庆市的热闹和狗跳鸡飞,在洞口县城的萧朝虎可是悠闲的狠,费了好大的力气好不容易把那女子给骗到手,带着那女子从吧台上走了下来,来到曾虎清和张亚茹旁边,跟曾虎清说道:“兄弟,我和这美女去外面走走,你和张亚茹就在这里,好好培养下感情,我就不打扰你们俩了”。 说完这句话后,就跟张亚茹笑了笑,带着那从吧台上骗过来的女子向ktv的门口走去。 待萧朝虎和那年轻女子走远后,消失在张亚茹的视线中,张亚茹这才问道:“曾虎清,萧大哥身边你女子你认识么,怎么我看起来好像不正经,该不会是萧大哥被她给骗了吧”。 听到张亚茹这孩子气的担心话,曾虎清笑了笑:“亚茹,你年纪还小,不了解这里面的门道,待再过几年,你就会明白,我那兄弟还没那么笨,不会被骗的”。 被曾虎清说自己年龄小,张亚茹有点不怎么高兴了,挺了挺胸脯,想证明自己不小了,可咋看到自己胸脯前那才微微鼓起,便没底气了,小声的说了声,人家确实不怎么小了。 很难看到张亚茹这么有孩子气的神态,曾虎清伸出手来,抓着张亚茹的小手道:“亚茹,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最漂亮最可爱的,没有那个女子能够比的上你的,你现在才念初中,过几年后,你一定会比很多女孩子要漂亮”。 女孩子么即便嘴上不怎么说出来,可心底里还是喜欢男子称赞自己的容貌的,特别是自己喜欢的男子赞美自己,正因为这样,在听到曾虎清这话后,张亚茹的心里便笑开了花。脸上也喜滋滋的。 整张小脸如同沐浴在阳光下,很惹人爱怜。 “哟,小姑娘蛮漂亮的呀,跟哥哥我玩玩好不,哥哥我不是吹的,我很强悍的,外号叫一夜七次郎,跟着哥哥我的话,有你享福的日子”一个声音飘了过来。后面更夹杂着几个吹口哨的哄笑声自己喜欢的女子被人调戏,只要是个男子就受不了,更不用说是曾虎清这种性子的人,在听到这话后,曾虎清立地级站了起来,回骂道:“谁在这里唧唧歪哇的,你这么想玩女人,怎么不回家去跟你妈玩呢”。 这话杀伤力有点大了,那出口调戏的混子头是一个脖子上带着金项链的光头,年纪不是很大,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后面跟着六个染着五颜六色的小混子。 那光头男子显然没想到曾虎清会说出这样一句把人往死里得罪的话,心中很是愤怒,就地冲了过来,一把就把曾虎清和张亚茹桌子上的东西给打飞了,然后才冲后面的小弟嚷道:“跟我狠狠的教训他,他知道知道这里是谁说了算:,听到自己的老大发话,跟随过来的小弟立马就围了过来,把曾虎清给围在中间。 曾虎清运起全身的力气硬挡了那光头一拳,右脚狠狠地揣在那光头身上,那光头立马倒在地板上,爬也爬不起来了,最后还是在他的小弟的扶助下,才站了起来,那光头经常在这家ktv流连,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曾虎清这样削了面子,心中很是愤怒,男人么,特别是有点势力的男子,好面子比普通的人要强烈很多,毕竟在外面混,面子这东西有个时候是比性命还要重要的,喘了喘气道:"给我剁了他,有什么后果,我担着". 他本来以为靠自己的身手能够收拾曾虎清,可却没料到眼前这男子也是如此凶猛,看他那打架的气势,显然也是道上的人。 他本来还想在众人面前好好地表现一下自己的势力,可是天不遂人愿,他打好的算盘就这样被曾虎清给粉碎了,于是不得已只好露出他的狰狞脸,那光头右手一挥,站在他旁边的几个小弟立即向曾虎清围了过来,旁边站在看热闹的大多数是一些不安分的年轻人,在加上ktv打架,闹事的事情经常发生,所以大部分的观众没有离开,而是选择了留了下来,曾虎清见势不妙,要是他一个人打不过的话,还可以凭借自己的长腿,轻易地把这些人甩在后面,可现在自己身边有一个自己最在意的女子需要自己的保护,若是现在自己的兄弟萧朝虎在这的话,曾虎清就不怎么担心,可是此刻的他也知道,自己的兄弟萧朝虎也许正可能带着那个吧台上的那性感的女子正在某一个地方作着只要是个男人都想去做的事情呢。 想到这里,曾虎清把心一横,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混混冲去,就地来了一个过肩甩,碰的一声,那个混混重重地摔在地上,就像一个炸雷似地倒在地上,久久地爬不起来,震的ktv的地板不断地摇动,曾虎清的这一下马威,暂时震的那几个混混不敢再向前一步,站立在曾虎清不远处的张亚茹和曾虎清认识了这么长时间,一直只看到曾虎清温柔的一面,从来没有见过曾虎清发威时所露出来的霸气,如今在看到自己喜欢的男子为了自己做出这样威猛的事情后,心中虽然还是有点担忧曾虎清,可更多的是还欢喜,在这个世界上,很多男女朋友在面对着突发事件,利益有了冲突,很多人便抛弃了曾经许过的承诺,张亚茹年纪不大,但也曾听过这话,正因为这样,在自己被人欺负的时候,曾虎清为了维护自己,毫不犹豫的站出来,用自己的身子来维护着张亚茹,不让张亚茹受到半点委屈。 曾虎清的这一过肩摔,威猛帅气的形象如同烙印般深深地刻在张亚茹的芳心深处,曾虎清见自己的这一着,暂时震的那几个混混不敢向前,于是得势不饶人,如虎狼般冲入那几个混混中,趁那几个人还未从刚才自己那一过肩摔中反应过来,突下杀手,论起打架斗殴,曾虎清可不陌生,那些年自己和萧朝虎以及龙少军经常和社会上的那些混混干架,自然知道,打架要的就是气势,先下手为强,最先就要下狠手,把对方的胆量给吓没了,这才能够让自己受到最少的伤害,曾虎清利用脚步的不断移动,把自己的体能和攻击力提升之极点,离曾虎清最近的那两个混混只见一个身影向自己袭来,还没看清楚是谁时,就已经倒在地上了,剩下的几个人见曾虎清出手如此凶狠和歹毒,心中极是害怕,害怕自己也这样莫名其妙的就倒在地上,是故剩下的几个人不断地往后退,那胆小害怕的模样让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感到好笑,有的观众甚至吹起了口哨来了,口哨尖锐响亮,重重地敲在那带头的光头身上,那光头见自己身为这个洞口县黑暗势力中大有身份的人,今天在这么多人面前掉了脸,顿时,恶向胆边生,就地从自己身上掏出一把手枪,打开保险,狞笑着向曾虎清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小子,你不是蛮嚣张的么,现在怎么不嚣张了". 在华夏国,混社会的人最不愿意碰的就是枪支,涉及到枪支的案件,那可是要比火拼的后果严重的多,一般情况下,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愿意在公众场所上拿出这种可以让自己万劫不复的东西出来。 那光头也许在此刻真的被曾虎清给逼迫的下不了台来,根本就顾及不到后果,于众目睽睽之下拿出这玩意出来了。 曾虎清这几年好歹也在宝庆市和这那些混黑的人打过不少招道,对于那光头手中的枪支,自然认识,知道那不过是一把已经从历史舞台退出去的管制枪支,五连发的仿制警用枪支,再怎么推出历史舞台,可那毕竟是热火器,曾虎清再怎么牛,也知道自己快不过这玩意儿,输人不输阵,即便此刻曾虎清被那光头用枪支指着自己的头,可曾虎清还是睁大眼睛狠狠地瞪着那光头,双目中的愤怒,那像狼一样犀利的眼神,看的那光头心里一寒,可那光头自持身上有枪曾虎清拿他没法,ktv的众人显然没有料到那光头竟然随身挟带枪枝,此时,一看到那光头投过来的目光,都吓的把头扭往另一边去了. 那光头看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自己所喜欢的男子此时的此刻被人用枪支指着头,张亚茹同样也给吓傻了,也忘记哭了,她一生中从没经历过这等阵仗,枪枝对她们来说,是那么的陌生,陌生到她们以为今生都不用看到这种血腥的工具,可现在,现在这充满着血腥和野蛮的东西正指着她最关心的人,自从那光把拿出这吧枪后,整个大厅的气势全由他控制了,连那dj声于此时也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