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峰回路转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七十八章峰回路转

那光头走到曾虎清面前,用手枪指着曾虎清的头点了点骂道:"小子,你不是身手很了得么,你要是有能耐的话,就再动我呀", 曾虎清再次用眼光狠狠地瞪着那光头,鼻子里冷哼了一声,似乎是根本不把他说的话当回事,那光头见曾虎清在此等境地还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心中十分恼火,猛地用胳臂重重地敲在曾虎清肚子上,这一着,是那光头含恨而出的,攻击力极强,饶是曾虎清身体强壮,但被那光头击打在要害处,身子还是不受控制痛的蹲了下来,脸上冒着难受的汗渍,旁边的张亚茹见曾虎清挨了打,痛苦难受的样子,暂时的忘记了恐惧,急急忙忙地向曾虎清跑去,希望自己能把他扶起来,那光头见张亚茹快速地向曾虎清奔来,手一挥,立时上来了两个小混混,把张亚茹拦在曾虎清面前,眼见自己喜欢的女子被那两个小混子胁迫,曾虎清心中很是愤怒和不甘,依靠着强大的意志力费力地站了起来,向张亚茹笑了笑,示意张亚茹自己并不要紧,可那笑容是如此之苦,看的张亚茹的心都碎了. 那光头见曾虎清吃了自己这么一次重击后还能再次站了起来,竟然还向张亚茹示意自己没什么事起来,显然是根本不把他当回事,看到这里,那光头心中很是不爽,忽地,拿起手枪狠狠地砸在曾虎清脸上并骂道:"你他妈的也不去打听打听,大爷,我叫什么,你小子算个什么球,竟然向我叫板,老子不给你一点厉害,你还以为洞口县城是你家的" 曾虎清擦了擦唇间的血迹,怒目瞪着那光头,双目中快冒出火来,眼神如此之倔强和不屈,此刻的神情也不由得那光头也不得不佩服他,可佩服是佩服,手上竟然毫不留情,事情发生的太快,刚开始那光头被刺激得不顾后果从身上掏出了枪支出来,现今局面已经被他给掌控住了,很多刚才疏忽的事情慢慢的变的清晰起来,知道要是今天把曾虎清放走的话,自己的后半生将会永不安宁,既然已经把人给得罪死了,那么就把事情给做绝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光头不敢要曾虎清的命,可弄惨曾虎清,那光头还是有胆量的,正因为这样,所以又是一脚踹在曾虎清身上,曾虎清再次退了好几步,依靠自己坚强的意志,才没有倒在地上,可那光头竟然还不怎么满足,一脚一脚的踹向曾虎清。 受到如重的伤,曾虎清此刻身上的血越流越多,看到曾虎清此刻满脸鲜血的模样,被那两个混子拦在外边动弹不得的张亚茹那本已经心碎了的心似乎更加疼痛起来了,整个脸上的泪水扑扑地往地上掉去.作为一个女子,面对着这种场面,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求饶外就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解决了,事情既然是自己惹出来的,那自己就得去想办法解决,若是再按照这形式发展下去,说不定,今天,自己所在乎的男子真的就在这里被弄残废了。 想到这里张亚茹猛地跪到在地上对着那光头哭求道:"你大人大量,就放了他吧,你有什么事情就找我吧,只要你放了他,我什么都答应你,求求你了". 张亚茹那乞求的语气如此凄凉,令人不堪忍闻,久久地飘荡在大厅的空气中,旁边的有些女孩子看到这等情景,已经把头扭往一边去了,有的甚至在开始轻轻地擦拭着那快流下来的泪水,这些常年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少年男女何曾经历过这种事情,在他们的印象中,这么血腥的画面应该只会在电视以及电影上面出现,离他们应该很遥远,社会中的黑暗也只曾听人说过,可真的在亲眼见到事情发生在自己面前时候。 当初在聊天或谈论中豪气万丈的话语只得烂在心里面了,虽然心中很是同情曾虎清和张亚茹这落难的一对,可谁也不敢冒着被枪支指着脑袋的风险来为曾虎清和张亚茹求情。 那光头见自己刚才调戏过的女子向自己求情,心中没半点内疚,反而觉得很是欢喜,像他这样的人,喜欢的就是那些刚刚长成的小女孩子。 他这种癖好在整个洞口县混社会的人心中,很是清楚,这个世界如此之大,万丈红尘,菩提众生中,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有的爱好良家妇女,有的喜欢刚长成的小女孩子,更有甚的变态到喜欢幼女。 以他现在在洞口县的身份和地位,娶一个良家女子做老婆应该不怎么难,可他却并不喜欢这种生活,反而流连在各个娱乐场所,乐此不疲的寻找这些身子刚张开的女子。 在第一眼看到张亚茹的时候,那光头就已经咋心底里对自己说,一定要把张亚茹给弄到手,以往的时候,只要他怡说出自己的身份,那些即便在社会上混到有点势力的混子也会给他面子,不会和他抢看重的女子。 这几年来,栽在他手中被他祸害的女子也不少,可没有那个受害者的父母向公安局报案,一个方面是怕遭他报复。另一个方面,事情完结后,他会付一笔钱给被自己祸害的女子父母。 没什么势力的普通百姓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真的很不容易,可有个时候真的没办法,几年时间下来,没人敢惹他,使得他的胆量也越来越大。 正因为这样,所以在曾虎清给他一个下马威的时候,当着众人的面削他面子的时候,光头心底里隐藏的阴暗便暴露了出来,毫无顾忌的当着数百人的面掏出管制枪支出来,指着曾虎清的头威胁曾虎清。 看着自己所喜欢的女子被光头在众目睽睽之下受委屈,即便此刻的曾虎清被枪支威胁,可心底里却下定了决心,就是拼着一死,也不想让自己喜欢的女子在自己面前被人强迫。 趁着那光头的精力聚集在张亚茹身上,曾虎清暗地里活动了下手脚,聚集了剩余不多的气力,猛地起身,脑袋狠狠的撞上了那光头的脸,那光头被突如其来的这一招给壮、撞阁正着,好似被打桩机给撞在了身上,一时之间,只觉自己的脑袋在嗡嗡作响,视线一片模糊,鲜血不断的从自己的伤口流出,手中的枪支也被撞到了地上去了。 曾虎清就地一滚,伸出手就把那即将掉落在地上的手枪给捞个正着,待那枪支落在曾虎清手中的时候,跟随着那光头前来的几个混混见势不妙了。立马退后一步,双手抱头,说道:“这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也只是听命令办事,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找人报仇的话,那就去找我们大哥”。 不是每个人在面对这枪支的威胁像曾虎清那么冷静的,毕竟生命只有一次,失去了的话,就是你拥有更多的财富也是白搭,这几个混子想着自己还这么年轻,不想为了这样一件事情就把性命丢在这里。 即便心中明白曾虎清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会要了自己的性命,可在社会上混的人,从踏入这条路的第一天起,就很清楚自己会遇上那么的一次。 峰回路转,起初的时候,在场的有些女子还在为张亚茹以及曾虎清担心,生怕张亚茹这个如此漂亮的女子被眼前这光头欺负,可哪知道,还没过了几分钟,事情就转变成现在这样,那光头万万没想到就因自己一时的疏忽,稳赢的牌面竟然被人家给翻盘了。事情弄到最后,竟然连自己带过来的小弟也反水了,不但不帮衬自己,反而却在一旁落井下石,煽风点火,把火气往自己头上牵扯。 曾虎清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双手,不让自己的双手一直在颤抖,刚才那一连续的动作几乎把他身上的力气都给耗尽了,以前他经常和人打架斗殴,练就了一番好的身手,可毕竟没有经历过专业的训练,这一次放手一搏,运气的成分很大,若不是老天垂青,他根本就翻身不起。 张亚茹原本一直在祈求那光头放过曾虎清,根本就没怎么留意到周围的变化,待张亚茹发觉局面已经发生了彻底的改变的时候,张亚茹这才放声痛哭起来。 仿佛要在哭声中把刚才的担心,害怕,歉疚,懊恼以及紧张给宣泄出去,听到张亚茹的哭声后,曾虎清心中也很是害怕,若是真的让张亚茹在那光头手中受到委屈的话,那么,这一辈子,曾虎清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哭了好一会儿,直到张亚茹的心情平静了下来后,曾虎清这才柔声说道:“亚茹,不要哭了,看来大哥我这里,有我在你身边,今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委屈”。 见曾虎清如是说道,张亚茹便快步子的走到曾虎清身边,伸出洁白的小手替曾虎清擦拭着身上的血迹和汗水,轻声的说道:“大哥,你还疼不”。 看着曾虎清和张亚茹在自己面前打情骂俏,那光头心中很不滋味,几分钟之前,自己想怎么摆弄曾虎清就怎么弄,可如今,风水轮流转,自己竟然成为阶下囚,任人处置了。 这不得不说命运这东西太过邪门了,邪门到你不敢去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