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比人多是么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七十九章比人多是么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当自己掌控着局势的发展的时候,心中就能气吞万里如虎,但若落在棋局中沦为一颗身不由己的棋子的话,心中却是另一种难以名状的意味了. 在那光头占据上风的时候,心底里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仿佛整个世界就被自己踩在脚底下,可现今形式发生了改变,被曾虎清用枪支指着头的时候,再加上手下的兄弟的背叛,此刻心中如同吃了黄莲似的,苦涩的很。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此刻的曾虎清不是不想给那光头难堪,但现在的他真的没那个能力去做,现在的他表面上看似没怎么样,实际上身心跟身体上都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 他只是一个正常的人,又没像萧朝虎那样在军队里经过特殊的训练,也没有练习过古武术,局面虽然说靠自己手中的枪支给控制住,但他不得不考虑,这是在人生地不熟的洞口县城,而不是在自己的地盘宝庆市中,这个时候,若是萧朝虎还在自己身边的话,那说不定,他今天就要给这光头好看,好好的替张亚茹和自己出了这苦、口恶气。 常年混迹于宝庆市黑暗势力中的曾虎清也知道,如若事情没有个妥善的解决的话,不但自己今天和张亚茹很难离开这里,就是离开了此地,但张亚茹还在洞口一中念书,要是这光头在离开此地后,再去找张亚茹的麻烦的话,那么以后的自己可不得要哭死,看似此刻他的脸色很平静,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但曾虎清在心中却不断的在转换念头,如何把眼前这一关给渡过去。 曾虎清不说话,那光头也不敢乱动,他再怎么嚣张,可在面对枪支指着自己脑袋的时候也嚣张不起来了。 那些站在现场看热闹的少年男女,因为没怎么经历过这种局面,外行看热闹,根本就不清楚这其中的危险,有些年轻的女孩子还以为曾虎清和张亚茹这一方已经占了上风,想怎么处理那光头就怎么处理。 过了好一会儿时间,曾虎清这才对那光头道:“你说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 片刻间对普通人来说,是眨眼的时间,可对被枪支指着脑袋的光头来说,却好像经历了好几个春秋,没有经历过被枪支指着脑袋的人,根本就体会不出那种无穷黑暗,恐怖到极点的害怕。 就像那溺水的人即将窒息的感觉,那短暂的时间是那么的真实,待再次听到从曾虎清嘴里说出的话后,那光头这才好似从地狱走了一趟回来,在社会上混的,那些有地位有产业的其实还好相处些,毕竟在明面上他还不敢把你咋样,最怕的就是那些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那些亡命之徒和那些想上位的二愣子。 此刻的曾虎清在那光头眼里就是这样啥都不怎么怕的二愣子,若是曾虎清不开口说话,光头也不敢怎么轻举妄动,现在见曾虎清主动提起该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处理掉,光头心中就定下了心来。 那光头先是看了看自己带过来的那些小马仔后,这才把视线投到曾虎清身上,说道:“这件事情是我办的不怎么地道,我向你道歉,并会给你一个让你满意的答复,你说行不”。 依照光头的性子,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才不会这样低声下气的和曾虎清说这些丢自己脸面的话,但此刻的局势容不得他再怎么高傲起来,毕竟自己的小命还捏在对方手中。 人么,在这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两次低头的时候,用句文化人说的话,那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那些不懂的低头的人即便再有才华也会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在洞口县混的人,大多数都认识眼前这光头,知道这光头的来历,从没在任何地方见过他如此低声陪着笑脸说话的时刻,所以在听到光头这话后,很多认识他的人都带着惊奇的目光看着他。 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般,基本上每个娱乐设施后面都会站这一股黑暗势力,总会留有几个看场子的小弟在现场,这样的话即可以充当守卫,又可以惊吓住那些想过来浑水摸鱼的那些捞偏门的人。 原本在那光头占着上风的时候,这些看场子的人便因为惧怕光头身后的势力,这才没敢出头来顶撞那光头,可现今在看到光头落难的时候,那些看场子的小弟心中虽然很爽,但迫于舆论的压力,没办法也只好站出来,毕竟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已经足够大了,并不是说之前,这家ktv没有人在这里打过架,之前有好几次混混在这里闹过事,也惊动了不少洞口县黑暗势力中的大人物,但那些在这打架动用的武器也不过是钢棍这类冷兵器。 现在的事情看似只是在曾虎清和那光头因为张亚茹的美貌而发生争斗,看实际上却不是这样,因为对方动用了政府管制严格使用的枪支,这事情要是传了出去,传到了那些官场上的官员耳中去了,以后,他们这家ktv就真的不用再做生意了。 正因为看透了这其中隐含的厉害,那些看场子的混子这才在曾虎清和那光头语气放缓的时候站出身来,希望能够把这两人之间的矛盾给劝阻下来,不要殃及到他们这些隔岸看火的池鱼身上。 在红尘俗世中打滚的人,不论在那个行业,总会有那么些摆不上台面的潜规则要去遵循的,曾虎清也曾在这个圈子中混过,即便不怎么很清楚这其中的明道,但也曾听人提过。 所以这才给机会让对方有台阶下,此一时彼一时也,若是自己没占上风的话,不要说自己会落的什么下场,但只要想想自己最在乎的女子张亚茹,曾虎清就觉的心中很是害怕,到了这个时刻,曾虎清这才想明白,男人要是没有权利的话,在这个世界上不要说去做什么大的事情,就是连自己身边喜欢的女子也保护不住,从没有那一刻,曾虎清如此渴望手中握有权利。 待这件事情了结后,回到宝庆市,自己真的要好好想想如何能够在这个和平盛世下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创建起一股势力,让别人再也不能任意的欺负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