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若你不在我该咋办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十七章若你不在我该咋办

()如今即使两人相隔很近,触手之间,萧朝虎就可以把彭清清拥在怀里,鼻子间依旧充溢着从彭清清身上散发出来那醉人的香气,甚至还能感觉到彭清清那心跳的声音,可是彼此双方的心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再也找不到来时那种自然温馨的场面了。 伊人芳踪仍在,那当初的感觉却再也找不回去了,早知道,表白后会弄到如此尴尬的场面,萧朝虎就会再怎么煎熬,也会管住自己那张嘴,不会吐落出半句心声。 可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就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也阻拦不住,事情发生了就发生了,没有谁能有那么大的意志力可以把发生过的事情当作没有发生过。 与此同时,彭清清心里面可不比她脸上的神情,短短的时间里,她想起了很多的事情,想起了自己曾和萧朝虎在一起欢快的情景,想起了萧朝虎第一次为了保护自己被而被村里的那些顽皮的小孩打的画面, 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收到萧朝虎送的小礼物而欢声大笑的模样,想起了很多本已经逐渐遗忘的往事,接着,脑海里又闪现出在发生在溜冰场的那一幕,想起萧朝虎为了保护自己而和数十小混混正面相抗的画面。 还有在小树林里,萧朝虎替自己写的那首现代诗,到今天在宝庆一中,萧朝虎扑在自己怀里哭泣的场面,最后画面定格在刚才萧朝虎向自己表白时所吟唱的那段话。 一幕一幕的画面在自己脑海里,如同放电影般。不知不觉中,原来眼前的这个男子已经闯进了自己的心中,直到这个时候,彭清清才明白,其实自己也早在不觉中已经开始对萧朝虎有着男女之间的好感了。 彭清清抬起头,看了看身边这个男子,见他虽然表面上已经很正常,但眉宇间依旧存着浓浓的忧伤。 曾经的点点滴滴如今混在一起,那些似温馨,悲伤,快乐,伤感,忧愁的画面如今就好像刚发生过似的,这时彭清清才发觉,原来在不觉中眼前的这个男子就像那无孔不入的雨水般一直缠绕在自己身边。 自己曾一直所想追求的幸福近在眼前,张爱玲曾在半生缘中说过:"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声你也在这里". 确实对于相爱的人来说,缘分这东西真的很重要,有些人相识了一辈子,还是如同陌生人般,有些人相识不到一天,就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人。 缘分这东西确实很那么的难以预测,说她存在吧,你却不能真实的接触到她,说她不存在吧,但你却能于这红尘俗世中感觉到她存在的气息。 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万物皆不动,不动则不伤,心若动,万物皆变化,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人世间诸般痛苦。 特别是在感情上,一旦心动,喜欢上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这感觉真的很让人伤心和无奈,对于自己这次的表白,萧朝虎完全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没表白之前,对彭清清只是那种有很好感,表白之后,如今再次问道彭清清那身上熟悉的气味,回想起自己曾和彭清清相处的每一件事情来,这时候,萧朝虎才发觉到原来自己心中一直都对彭清清有那么的一种特殊的感情。 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ri久生情吧,这种感情却是最要老命的,也是最难割舍的,因为,在不觉中,你喜欢的人已经成为了刻在你生命中最耀眼的了,想短短的时间里忘却那是谈何容易,说忘记那纯粹就是在欺骗自己。 想起自己刚才信誓旦旦的对着彭清清说,自己只是一时失误,萧朝虎,就觉的心中有点酸酸的感觉,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原本以为自己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该看开的早就已经看开了,可当这种谁也逃避不了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除了生出无力感外,萧朝虎也做不了什么事情啦。 夜sè越来越沉寂了,车子开出了省道,逐渐向萧家村的那条泥巴小道上行驶去,由于萧朝虎心中想着事情,加上泥巴路上沙子石头横布,货车的轮胎撞在了路旁的大石头上,副驾驶室的彭清清因为惯xing,上身就往那挡风玻璃上撞去。 像萧朝虎这种常年奔走在生死边缘上的人,反应速度何其之快,货车轮胎刚碰撞到石头,萧朝虎就察觉到了,右手立马放开方向盘,向彭清清的身子探了过去,抱住了彭清清的腰,左手迅速的打着方向盘,借以来稳定车身的颠簸。 正想着心事的彭清清刚感觉到危险时,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一只强壮的手就穿过她的腰身把她紧紧的给抱住了,感觉到那熟悉和安全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事出突然,萧朝虎也顾及不到男女有别,但如今,危险已经被解除掉了,萧朝虎讪讪的向彭清清笑了笑,就把手从彭清清腰身中抽了回来,再次搭在方向盘上。 虽然隔着厚厚的冬装,但萧朝虎还是很清晰的感觉到彭清清那极度诱人的身子所散发出来那惊人的柔软弹xing。 那种感觉根本不能用言语去直接形容,从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女孩子的身子,如今,虽然只是那么短短的一刹那间,但给萧朝虎所带来的震撼却让萧朝虎的心久久不能停顿下来。脑袋瞬时石化了。 彭清清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男孩子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自己的身子,本来以为自己会很厌恶这种感觉,哪知道与自己所想象到的根本就不同。 被那带着热气的健壮的胳膊抱着,心中没有厌恶,反而带着淡淡的温暖。 彭清清抬头看了看萧朝虎,见萧朝虎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的路,双手稳稳的握住方向般,从她这个方向看了过去,只能看到萧朝虎的侧脸。 看着他下巴微微长起的胡渣子,想起他向自己表白,自己没有立即答应时,他无比落寞的吟唱出那段话来: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 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 我,牵尔玉手,收你此生所有;我,抚尔秀颈,挡你此生风雨。予,挽子青丝,挽子一世情思;予,执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长;曾,以父之名,免你一生哀愁;曾,怜子之情,祝你一生平安。 彭清清心里不由的开始便的欢悦了起来,被人喜欢的感觉真的很好,他应该是真的喜欢上自己了,要不,他也不会因为自己没有立刻答应而变得那么落寞和郁郁寡欢起来。 好像自己也不怎么讨厌他,和他相处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自己究竟要不要答应做他女朋友呢 正在彭清清想着自己小心事的时候,忽地,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耳边也传来了萧朝虎说话的声音道“清清,到家了,快下来吧,我先送你回你家,向你爸解释下,否则,你爸会怪你的”。 彭清清柔柔的道:“嗯”。说完后,就跟在萧朝虎身后下了车。 萧朝虎从货车后面的车厢里取出摩托车后,推着车就和彭清清走在村里面的小路上,此时,太阳早就落山了,天空升起的半轮残月仍旧如情人般温柔的抚摸着大地,给那远方的游子照亮了回家的路。 萧朝虎和彭清清两人并排走在小路上,刚开始时,两人还隔着一段距离,慢慢的,彭清清就开始靠近萧朝虎,望着伊人的脸庞在月光下越发jing致朦胧起来,萧朝虎的心便不由的再次开始跳动了起来。 本来已经对彭清清死心了,可看到彭清清就这样走到自己面前,两人之间相隔只有五个厘米的微距,萧朝虎心里忽然生出了一种很奇怪的想法,该不会是自己刚才在在车上护着了她,感动了彭清清了,她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了吧。 接着又想了想觉得自己有点异想天开了,像彭清清这中即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家境条件也不错的女子怎么会看上自己呢,自己也许是在做梦吧,毕竟那些英雄和美人的故事只存留于书本传说中,怎么会在现实中出现呢。 虽然自己在心里不断的劝阻道,可不知为何,心中还是带着些许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