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总要付出些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八十章总要付出些

人在江湖飘呀,怎能不挨刀,这话还有另外一句那就是人在江湖飘,怎能总挨刀,两句话中只是稍微替换了几个字,其中所蕴含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前者所蕴含的意思心酸大过于无奈,而后者却含蓄的阐述着对不同行业积极向上的态度.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所需要去遵循的制度,同样混迹于黑暗中的人也要去讲规矩,按规矩办事,可总有人会去破坏这个规矩。 光头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掏出枪支,已经在破坏道上制定的规矩了,但那个时候因为他这一方占着上风,有着绝对的主动权,那些看场子的小弟们谁也不敢去触霉头,但现今,光头已经彻底落下了下风,并被曾虎清用枪支指着脑袋,这些混迹于各个娱乐场所的小马仔这才有胆量站出来,趁机想把这件事情给私了。 能够在洞口县城开这样档次的ktv,背后的老板也不是等闲之人,但做生意的人,前提就是和气生财,能够用钱财可以摆平的事情一般都不怎么会动用武力去解决。 光头本人在洞口县混社会的人眼中,根本算不上什么人物,毕竟一个只知道祸害女子的混子又能有什么出息呢,可这光头后面站着的人就不一样了,光头的靠山就是他的亲大哥名字叫赵浩,赵浩这个人和光头一样,很是好色,但他的兴趣和光头不一样,他喜欢的女子是那些身材好的少妇,至于那些没经过人事的小妹子,他根本就不怎么放在心上。 赵浩在洞口县城势力虽然不是排在最前面,但他这人够狠,和人打架的时候,出手最重,听说身上背负了好几条性命,但这只是小道消息,没有明确的证据,再加上他上下打点,安排替罪羊给他承担,正因为这样,混社会的大佬们并不怎么愿意去得罪他,光头就是靠着他大哥赵浩手下有着百来个马仔,这才能够在洞口县城耀武扬威的,没见过世面的混子总是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来惊吓那些普通没有背景的百姓,每次只要惹下事情,他大哥赵浩出马,就能把事情给搞定,光头就是这样被他大哥给惯出来的,光头好色是好色,但毕竟在洞口县城混了这么多年了,一双眼睛倒也能够看清一些自己惹不起的人,可没想到的是,出来混了这么长的时间,今天竟然栽在此地,曾虎清不是不清楚眼前这光头的性子,问题是现在的他也骑虎难下,毕竟自己现在是在洞口县而不是在宝庆市,身边还有张亚茹要保护。 所以在看到这家场子的安保人员出来后,曾虎清便同意和那光头打算私了,让这件事情先过去,至于脱身后再怎么打算,那就得等自己回到宝庆市在好好计划计划了。 看场子的是几个很年轻的汉子,每个人都很强壮,身高也比平常人要高上一个头左右,那带头的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健壮汉子,在征得曾虎清的同意后,这才伸手把枪支从曾虎清手上拿走。 曾虎清能够坚持到如今,凭借的就是一口气,现在见事情谈妥后,精气神便很快衰减下来,别人也许还没感觉到,但站在曾虎清旁边的张亚茹却感觉的很是明显,见曾虎清如此模样,张亚茹赶紧伸出手来去搀扶着曾虎清。 想带着曾虎清赶紧离开这家ktv,可没想到的是,那光头竟然没有半点遵守承诺的行为,在见到曾虎清身子虚弱以及枪支被这家ktv的安保人员给弄走后,便心情越发高涨了起来,马上翻脸就不认人了,趁着张亚茹去搀扶曾虎清的空隙间,猛地踹出了一脚,正踢在曾虎清的肚子上。 这一脚是那光头含恨而踢,力量很大,本没什么行动力的曾虎清根本就没能力去抵挡,被那光头踢在身上,竟然吃不住势子,向后退了好几步,这才勉勉强强的站住身,可张亚茹却只是一个柔弱的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子,根本就抵挡不住这力量,被那光头带起的劲气给牵扯到地上去了。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在场的人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局势又彻底的发生了改变,很多人都很不满意光头这小人的行为,本想出口骂那光头不要脸,可在接触到那光头凶悍的脸色后,便没再有胆量骂出来,只得在心里诅咒这不要脸的人。 那光头视线冷冷的扫视了一下现场,见那些看热闹的人在接触到自己的视线后立马躲让,这才把视线投到曾虎清的身上,骂道:“老子看中的女人,你也想跟老子抢,你也不去打听打听,老子是干啥的,实话就跟你说,老子的亲哥哥叫赵浩,你要有本事的话,就找上门来”。 说完这话后,便回过头来对着那跟随自己过来的几个马仔嚷道:“还站在那做啥子,赶紧过来,帮我把这小美人带回去,老子今天晚上要好好乐呵乐呵”。 跟随他过来的几个小混子在听到老大发话后,没办法也值得按照那光头吩咐的事情去做,向倒在地上刚刚站起身的张亚茹走去。 眼见张亚茹即将再次落入到光头手中,曾虎清便不顾自身的伤害,费力的挣扎到张亚茹旁边,伸出手轻轻的握着张亚茹的手,然后这才向那光头道:“今天我曾虎清认栽了,你想咋的就咋的,有啥事你就冲着我来,我绝不会哼一声,可你若真的动我身边这个女子的话,那我也跟你明说了,不要说是你亲哥赵浩,就是宝庆市的李杰和冯安华一起罩着你,你也不会好过”。 哟呵,看不出来,你口气也蛮大的,我真的不信,要不,现在我就当着你的面动你喜欢的女人,让你看看,看你能奈何我么,给脸不要脸,真以为你是个人物,那光头在听到曾虎清威胁他后立即回骂道。 正在那光头以及他手下的马仔想向张亚茹和曾虎清动手的时候,忽地从背后传来了一把声音道:“那你就动我兄弟试试,看我萧朝虎能不能把你和你哥赵浩从洞口县城清除掉。 声音还刚刚传到那光头耳中,可还没来得及作出反驳,就忽地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能动弹了,只见自己被一个十岁的男子一只手给举了起来,离地大约三十个公分,而自己那两个小马仔却已经躺在地上血流不止了,待自己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地发觉自己好似腾空一样,穿过十来米的距离,狠狠的摔倒在地上,和那坚硬的地板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全身骨架好似碎了般,根本就无法动弹,疼痛刹那间就蔓延至全身,萧朝虎走到曾虎清旁边,有点自责的说道:”兄弟,真对不起了,我不该带着那女子去外面的,若我在的话,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曾虎清对萧朝虎笑了笑:”朝虎,我们俩是什么关系,你没必要说这么见外的话,再说,你又不是不清楚我的底细,这点伤痛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其实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亚茹了,要不是我,亚茹也不会受伤“。 这件事情原本就是因为自己,可在听到曾虎清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张亚茹真的感到很开心很安稳,此刻的她真的好希望自己快点长大,早一点嫁给这个一直在照顾和保护自己的男人。 张亚茹看了看萧朝虎一眼,然后这才把视线投到曾虎清身上,柔声的道:”有你在我身边,什么事情我都不怕“.这话说完后,张亚茹便轻轻的搀扶住曾虎清。 萧朝虎见他俩感情似乎因为这件事情,更加深厚了,也在心底里为曾虎清感动高兴,萧朝虎看了看那光头冷冷的说道:“这次我放你走,你给我带个话给你大哥赵浩,这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今晚我定会带人去你哥那和你们兄弟俩好好聊聊”。 光头的大哥此刻正全身不穿一件衣服地卧在他那张大床上,整个人舒适地躺在床上,在他身边躺着一个妖艳的女人,刚才,从身边的女人身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此时,整个人还沉浸在刚才的和那女人身体接触那种用语言难以描述的快感中。 就在他准备提枪上阵,和身边那个妖艳妩媚的女人再战一回时,房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听到一个慌张的声音道:“堂主,不好了,我们分堂被人给包围了”。那光头的大哥一听这话,刚才还在兴奋的小弟弟马上就疲软了起来,掀开被子,匆忙地穿上衣服,再无半点兴趣看身边那个全身没穿衣服的女人一眼,走下床对外面道:“马上召集兄弟们,做好迎战的准备”。 那个女子清楚地听到人说,有人要强攻进来,生命攸关,谁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呢,她一见光头的大哥要走,马上伸出手,拉着光头的胳膊道:“浩哥,我怕,你就留在这保护我好不”。 赵浩心情好的时候,有时还是很宠这个女子,了一到了生死关头,那里还会在乎她,只见赵浩打开那女子的手怒道:“臭,离我远点,大爷有事,不要拦着我". 那女子听到赵诰这么无情和伤害的话,先是一愣,接着就哭了起来,同时双手紧紧地抱住赵浩的身体不让他走,赵浩大怒,伸出右手,就地给了那女子一巴掌,狠狠地说道:“死远点,你要是再拦着我的话,我就要你的命”,。 那女子被赵浩这一巴掌打得晕头转向,摸不着北,整个人就傻站在那,赵浩看也不看这全身的女子一眼,打开房门就往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