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曾虎清的心事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八十三章曾虎清的心事

在萧朝虎离开房间后,张亚茹便在旁边开始悉心照顾起曾虎清来,虽然张亚茹没怎么照顾过人,但作为一个女孩子,对这东西还是蛮有天赋的,只见她温柔的从脸庞里拿出湿毛巾轻轻的替曾虎清擦拭身上的痕迹. 原本萧朝虎的意思是想送曾虎清去医院里治疗的,但经受不住曾虎清的坚持,便也没怎么去勉强他,在走之前,萧朝虎仔细的查看了下曾虎清的伤势,见他身上也只不过是些皮外伤,毕竟那些年,经常跟随着自己和龙少军打架斗殴,在实践中早就学会了怎么让自己受到的伤害最少。 看似曾虎清的伤势有点吓人,实际上倒没有受到内伤,再加上换位想了想,自己不送曾虎清去医院,让张亚茹此刻来照顾曾虎清,更有利于增加张亚茹和曾虎清之间的感情。 来洞口县城之前,曾虎清是那么的憔悴不堪,那种颓废模样落在萧朝虎眼中,也觉得很是难过,但做为曾虎清的兄弟,曾虎清没主动开口向自己诉说他身上发生什么事情,萧朝虎也不好去打探,但在心中也隐约猜测出曾虎清定时在感情上受到伤害了。 面对这种事情,局外人根本就不能帮上什么忙,解铃还须系铃人,正因为想通这一点后,萧朝虎这才没有拒绝和曾虎清马不停蹄的从宝庆市看着小车跑到洞口县城来的。 张亚茹虽然和曾虎清交往了一段时间,感情上也深厚了很多,可也从没像今天这样和曾虎清隔得如今至近,第一次看到了曾虎清脱下上衣,光着胳膊的样子。 常年的打架斗殴,使的曾虎清的身子很是强健,肌肉也很发达,起初的时候,张亚茹作为一个女孩子,在看到曾虎清的上身的的时候,还觉得不怎么好意思,可当看到曾虎清身上那红肿的伤口时,心中便觉得很是难过,眼前这男子为了自己,被人殴打成这样,他身上的伤痕是因为自己才会变成这样,女孩子么,心思很难猜测,高兴的时候也会哭,悲伤的时候也会哭,作为男子根本就弄不明白。 现今在见着曾虎清身上的伤口后,张亚茹没来由的就悲伤起来,大颗大颗的泪珠开始沿着白皙的脸庞滴落在曾虎清的后背上,世间男子,最难消受的是美人的恩宠,最难辜负的是美人的情意。 张亚茹的眼泪滴落在曾虎清的伤口上,更让曾虎清的伤口加大,疼痛比之前要加重一倍,可即便这样,曾虎清也只得咬牙承受,毕竟作为一个男子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子因为着紧自己,为自己难过,男人身上再难受,心里还是蛮欢喜的。 张亚茹哽咽着不出声,只是伸出柔软的小手,轻轻的在曾虎清后背上擦拭着曾虎清的伤口边缘,想让曾虎清不那么疼痛,过了好一会儿,张亚茹才轻声说道:“大哥,以后你不要再像今天这样了好不,你受伤了我会很难过,会很内疚,觉得自己很没用,总会给你带来麻烦”。 强制的忍住自己身上的疼痛,曾虎清扭转头看了一眼张亚茹,只见此刻的张亚茹正梨花带雨的仔细的在看着自己伤口,那模样让曾虎清很受感动,曾虎清笑了笑道:“亚茹,在那种情况下,我能不出头么,你是我喜欢的女子,作为男子,没有谁能够愿意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子受委屈的,你不是给我带来麻烦,而是给我带来快乐,知道不,能为你做事,无论是什么事情,我都很愿意的,我曾虎清是什么样的人,你我相识了这么长时间,你又不是不知道”。 也许我算不上什么真正的好人,但我有我的底线,那就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去守护着我想去守护的人,也许你并不是很清楚,在你跟我说要和我分手后,那段时间我过的日子真的很惨,每天都是昏昏沉沉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动力,有时整天都不想动,坐在卧室里发呆,那种情景我不想再去体会了,亚茹,你知道不,在那几天,我只觉得我的世界好像要崩溃了,对整个人生都失去了期盼“。 恨之深爱之切,这话只要是个人,都会清楚,同样在听到曾虎清说出这话后,张亚茹心中也深有体会,当初自己给曾虎清写那封分手信的时候,自己也曾如曾虎清这样,做什么事情没有气力去做,那个时间段,上课的时候总是在发呆,不觉中就会想起自己曾和眼前这男子经历过的点点滴滴,欢喜和悲伤,快乐和痛苦。 现在的自己只要一回想起当初写那封分手信的内容的时候,张亚茹的心就会隐隐在作痛,那些内容自己现在还记忆的很清楚。 我几乎都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了,每次在梦中见到你时,却不能清楚地看见你的模样,这种感觉真的很纠结和难受,这段时间我也不知道叹过多少回气了,对了,上次你写了回信没,我至今都没收到,也许是被班主任拿了吧。 没关系,看来是我没这个福气,此时,写这封信,我百感交集,有冲动,有空虚,但更多的是伤感,我想分手,我们从此各走各的路,别问为什么,我很清醒,以前的冲动是一个误会,我们的相恋更是一个错误,其实我认为爱情是很美的,但她却不属于我的这个时候,即使她比我想的还要甜美,可以后呢,以后的苦涩和寂寞谁能解呢,对于女孩子来说,谁不希望天长地久呢,谁愿意要一时的快乐而放弃一辈子的幸福呢,也许现在的我觉得你是我的依靠,可随着时间的无情变迁,以后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呀,谢谢你对我讲过那句:我不能保证永远的爱着你,但现在我还是很喜欢你。 至今我也没有怀疑,因为我知道有些承诺永远也做不到,我真的很感谢你,毕竟你从没有骗过我,虽然心中还有些不甘,可这也是没办法,我不会忘记你爱我的那些日子,我会把以前你和我之间的那些事情当成最美的回忆收藏在我脑海深处,这些字句一一在自己脑海里浮现,每次只要一想起,张亚茹就有个时候觉得很后悔,当初的她也想再次写份信去给曾虎清,解释解释下自己当时那矛盾的心情,可作为一个女孩子,出于自己的矜持,便一直未曾去实行,这段时间,张亚茹也想了很多,学着去尝试把这段感情给放下来,可一直没曾做到,好不容易逐渐开始习惯性的去遗忘这份感情,可没料到的是,偏偏在自己开始忘记的时候,那个自己曾喜欢的男子就很突兀的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并为了自己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经历了这一件事情后,张亚茹是彻底看开了,以后再也不去做说分手的傻事了,那样既伤害了曾虎清又让自己遭罪了,弄的自己和曾虎清都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