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风雨过后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八十七章风雨过后

眼前此刻在赵浩心里面很是矛盾,若是在正常状况下,他和萧朝虎,曾虎清这两个人根本就无法交集,更不要说是相处了,即便在某一个地方看见彼此,那也是擦肩而过,谁也不会去认识谁. 可倒霉的事情却是在自己刚刚在洞口县城有点势力,过上安稳的日子的时候,自己那个不争气的亲弟弟却仗着自己名气在洞口县城的外面上到处胡混,那些本地的混社会的一些大哥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并没怎么去难为自己那个不成气的弟弟,洞口县城说很大也不是很大,说很小也不是很小,混社会的人毕竟同那些刀头tian血的亡命之徒在本质上还是有很大的区别,那些亡命之徒到处漂泊流窜在各个省市,犯了事情的话就亡命天涯。 可像自己这些有产业以及有家庭拖累的人却没那么潇洒了,总被一些俗事给牵扯在内,天地再大,自己也不想去过那些有今天没明天的悲惨日子。 正是因为想通了这一点后,赵浩这才下定决心下去和萧朝虎见面,看能不能把事情给说清楚。只要萧朝虎等人不要自己的性命,什么事情都可以谈,就是让自己去给萧朝虎的兄弟曾虎清跪着道歉,赵浩也认了。 当赵浩从后面的楼梯口走了过来的时候,他的那些手下的神情便开始丰富了起来,有的却在心里开始侥幸,自己这条小命应给捡了回来了,毕竟对方指名道姓的是要找自己的顶头大哥的麻烦,而不是赵他们这些虾兵蟹将,可有的那些一直跟随着赵浩的嫡系却在看到自己的大哥在如此危险的地步还是和自己这些人不离不弃,心中也甚是感动,但更多的是在为赵浩担忧。 赵浩的这些嫡系是见识过萧朝虎的厉害的,并且如今对方那边还有上百个人正很不友善的瞪着自己这方,只要自己这边玩点小花招,抑或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主动的话,那么等待自己这边人的下场那就是轻的在病床上躺上几个月,重的话说不定,自己这些人有好些人就永远的留在这里了。 若是相识的人,他们这群人还没这么害怕,毕竟都是在一个县城混社会的,双方都认识,只要一方能够把诚意摆足,什么事情都是能够谈的。 说句不中听的话,在洞口县城还没几个人能够嚣张到双方火拼动用近百人的力量。 上百人火拼在洞口县城就是一件大案子了,在这个县城里没有谁敢这么做,可如今对方却明明知道还敢动用这么多人力把自己这方人堵在自己的堂口里面。 萧朝虎以前并不认识赵浩,也没曾听说过赵浩这个名字,毕竟宝庆市下面有六七个县城,而一个县城里混社会很牛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若是这次不是跟随着曾虎清来看他的女朋友,说不定今生自己也不会和赵浩这个人扯上关系,更不用让自己动用如此多的人力,只是为了替自己的兄弟曾虎清出一口恶气。 这件事情落在有心人眼中,觉得自己是很重义气,可落在旁人眼里,却觉得自己是在败家,出多这么多人力,花费的费用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按照混社会中那些行话来说,一个人头一百块的话,那也得一万多,还不算其中动用的车辆,粗略估计一下,这次的事情差不多得花费三四万块钱。 穿过自己这方的阵营,看着阵营中那熟悉的脸庞,以及那些倒在地上的小弟那些痛苦的表情,赵浩心中也很是内疚和不安,这些人都是为了自己这才陷入困境的,若不是为了自己,眼前的这些兄弟也许此刻正在某个地方玩乐,欢喜的很。 赵浩在对待和自己作对的人很残忍,可对这些跟随着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儿走到现今的这些老兄弟,他还是对他们这些人很好的,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帮衬,凭自己一个人的能力是做不成什么事情的。 萧朝虎看着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中年汉子,脸上没啥表情,也没说什么狠话,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那个即将走到自己面前的男人。 那男人虽然自己没见过,可从他这一路走了过来,他身边的人看他的表情,也知道眼前这男子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正主。也就是再ktv里那个光头背后的后台。 破军和七杀常年在国外和人作战,那男子刚从走廊转弯处出来,破军就看出了那男人身上藏有枪支,这并不是真正的用眼睛看出来,而是常年生死边缘的磨练下使得他拥有这一神奇的本领,正因为知道这一点,当赵浩向萧朝虎走了过来的时候,破军便和七杀向前一步,走到萧朝虎面前,和萧朝虎站在了一起。 赵浩身上藏有枪支,萧朝虎心中自然清楚,自从修炼过不动根本诀后,萧朝虎的神视比之一般人要强上很多,但他并没怎么放在心上,不是说他不害怕枪支,像他这种在国外执行特殊任务的人,怎么能不清楚枪支的真正威力呢。 只是此刻的他能断定赵浩并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自己开枪,若是一开始的话,赵浩就用枪支偷袭自己的话,说不定自己还会被赵浩给摆了一道,可待赵浩来到自己面前不远处的时候,萧朝虎就已经彻底放下了心,如此近的距离,即便此刻赵浩真的想用枪支对付自己,萧朝虎也有把握可以在赵浩没来得及扣动扳机前就已经能让赵浩丧失攻击力。 若这个本事也没有的话,早在几年前,他萧朝虎就被境外的那些武装分子给干掉了,也活不到今天了。 赵浩在离萧朝虎约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伸出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也没打算和萧朝虎动用武力。 见萧朝虎不说话,赵浩只得开口道:“这次的事情是我那不争气的弟弟做的太过分了,我这不是在推卸责任,但血缘这关系不是我说等断就能断的,既然是我弟弟做的,那这件事情等同于我赵浩做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绝对不会把我弟弟交出来的”。 见赵浩这么说,萧朝虎笑了笑道:“真没看出来,你还是很有担当的哟,想怎么就怎么样么”。 这话还没说完,萧朝虎就已经出现在赵浩面前,一个接一个巴掌就向那赵浩的脸上打去,啪啪啪。。扇耳光的声音顿时响彻在这二楼的走廊上。 十几个巴掌扇完后,萧朝虎一脚就踢在赵浩的肚子上,赵浩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冲力,被这萧朝虎这一脚又踢回到他手下旁边,在地上滚了好一会儿这才在他的嫡系手下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给脸不要脸,真以为洞口县城是你家开的,你得庆幸我兄弟曾虎清这次伤的不是很严重,若真的这次我兄弟曾虎清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真的不介意让你和你那个蠢笨的弟弟陪葬,另外再给你提过醒,这世界上有很多的人你是惹不起的,不要以为在洞口县城有点势力就牛逼哄哄的,比你牛逼的人多的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