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执子之手与尔携老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十八章执子之手与尔携老

()彭清清扬起那张jing致的脸,看着萧朝虎,脸上带着些许的羞涩,但还是很勇敢的面对着萧朝虎道:“萧大哥,你真的愿意让我做你女朋友么,可我的xing格很古怪,爱耍小孩子脾气,又经常容易惹祸,你真的能受的了我吗?”。 彭清清这话一说出来,萧朝虎忽地感觉到自己似乎一下子,从那无间地狱进入了天堂,一颗心飘啊飘啊的,连忙点头答应道:“我受的了,只要你愿意,不管今后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一直陪着你,陪着你慢慢变老”。 忽然之间,听见自己心仪的女子答应自己做自己的女朋友时,那种幸福到差点昏了过去,好像四十岁打了半辈子的光棍忽然间娶到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似的。那种只可自己体会不可言语的感觉真的很让人舒心。 听到彭清清眉开眼笑笑靥盈盈的答应自己时,萧朝虎幸福得找不到东西南北了,这么多年来,自己终于有了一个正牌女朋友了,还是一个如此漂亮的如仙女般的小女朋友。 萧朝虎一天之间,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无间又到天堂的人生磨练。终于守到云开现天ri了,彭清清看着萧朝虎那手忙脚乱,胡言乱语的模样,心底里也开始变的温馨和炽热了起来,心境发生了变化,于是对萧朝虎也开始温柔了起来。 眼神中也带点了殷切和盼望了,一旦正式答应了萧朝虎做他女朋友,彭清清也变得放了开来,只见她走到萧朝虎面前,主动的牵起了萧朝虎的手,小嘴轻声的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说完后,jing致的脸庞上充满了期待,一脸希冀的看着萧朝虎。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这话怎么这么熟悉呢,好像在那听见过似的,可正处于幸福之中的萧朝虎,如今脑海里尽是彭清清的身影,那里还装的下其他的东西。 一时之间,脑海里尽是模糊的一片,什么东西也记不起来了,人就是这样的,一辈子总有那么的几次,一到了关键时刻,脑子就像死了的机器一样,什么东西也想不起来了。 古文功底本就是很深厚的萧朝虎,因为自己正处于人生之间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之中,因为身在其中,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想起这句话的下半句来了。 一直在期待萧朝虎说话的彭清清,见萧朝虎一直没怎么说话,还以为萧朝虎在犹豫呢,犹豫和自己就这样一辈子风雨无悔的走了下去,女孩子的感情本就比男子要细腻些,常常会为某些很不足道的小事悲喜,如今,一见萧朝虎犹豫了下来,就忽地感觉到自己那纯洁的感情被萧朝虎给欺骗了。 彭清清心里面没来由的一痛,直到此时,萧朝虎犹豫了,这时的彭清清才发觉到自己心里面就一直藏着萧朝虎,并已经在自己芳心里面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但像她这种女子,对感情的执着,使得她最见不到的就是被人欺骗, 只见彭清清猛地从萧朝虎手中把自己的小手给抽了回来,眼眶开始湿润了起来,晶莹的泪珠也开始大颗大颗的滴落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打湿了围在她脖子上的白sè围巾。 望着彭清清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萧朝虎忽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被刀割了似的,痛的自己差点不能呼吸,天无绝人之路,萧朝虎心中虽然很是疼痛,但在这痛经过血液循环,传到大脑时,萧朝虎那本已被幸福充满了大脑忽地清晰了起来,想起这句话的下半句来了。 一想到了这句话的下半句,萧朝虎立马就以最快的速度,在彭清清还没来得及反应时,就握住了彭清清的纤纤玉手,并以曾在军队,当着太祖爷的相片时,参加入党宣言时的庄重表情对着彭清清道:“执子之手,与尔偕老”。 看着萧朝虎那庄重的表情,彭清清的又变的开心了起来了,嘴唇溢出了一丝笑容,配合着她脸上那还未干净的泪珠,让人生出一种去保护她,即使失去了自己的xing命也在所不惜的感觉。 说完这句执子之手与尔偕老的话后,萧朝虎出了一身冷汗,即便是在自己在中东被十数武装分子包围时,身上仅剩一把军刺,差点被人干掉时,萧朝虎都没冒过什么冷汗,如今在面对着彭清清那梨花带雨的脸庞时,萧朝虎可真的是被硬生生的急出了一身冷汗。 萧朝虎在心里暗自感叹了下,以后自己定要多念点书,多钻研下古文化,要不,再次碰到这种情况,可就真的不怎么好过关了。 被萧朝虎牵着手,感受到他手掌中传来的温度,彭清清很是开心,紧紧的抓着萧朝虎的手,不想放开。 两人都是第一次谈恋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那么的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心。 萧朝虎看了看彭清清,见她脸上的泪珠还未完全褪去,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萧朝虎笑着道:“清清,你还是把你脸上擦拭下,要不,等你回家,伯父还以为我在外面让你受委屈了,下次,我再去你,家,伯父都不让我进你家门了”。 彭清清横了萧朝虎一记千娇百媚的笑容时,这如撒娇般的道:“这都怪你,要不,我怎么会被你给弄哭了呢,我就不擦拭,让我爸知道,就是你欺负我的,让你以后进不了我家门”。 萧朝虎做投降状道:“清清,我的好宝贝,你就放过我吧,以后我保证绝不会让你受到半点委屈了好不”。 肉麻死了,谁是你的清清,你也不看看,像我这么漂亮的女子,喜欢我的人多着呢,下次,你要是还要弄的我哭,我可就真的不理你了呀,彭清清笑着说道。 虽然嘴上是在埋怨,但萧朝虎还是从彭清清脸上看出自己这话显然是说到了彭清清心里面去了,没有那个女孩子不喜欢听好听的话,更何况是自己所喜欢的人口中所说出来的。 走着走着,萧朝虎和彭清清就来到了彭清清家门口,眼见到了彭清清家门口了,萧朝虎便不怎么好意思再抓住彭清清的手了,彭清清腾出了手,先是把自己的脸上的泪珠给擦拭掉了,这才和萧朝虎向自己的家门口走去。 待到了门口,萧朝虎把摩托车停好后,笑着对彭清清道:“我就不进去了,你回家洗个热水澡,好好的睡个觉,做个好梦”。 ] 本已经走到门口的彭清清听了这话,忽地,转过身来,看了看周围,见周围没什么人,这才跑到萧朝虎面前,惦着脚尖,在萧朝虎还没来得及反应时,红润的嘴唇凑了过来,在萧朝虎脸颊上亲了一口,接着就快速的跑进了自己的家里去了。 留着萧朝虎一个人站在那发呆。 对于幸福,以前在境外与死神共舞时,能看到明天的太阳重新升起,就是幸福的事情,如今回到生自己,养自己的故乡,能陪着自己的姐姐和nǎinǎi共同追忆当初的往事,并能为自己的亲人博一世荣华,就是幸福,可在彭清清答应做自己女朋友后,能每天看着彭清清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萧朝虎望着融入黑暗中逐渐消失的背影,心情久久不得平静,伊人芳踪虽然不在,但彭清清留在自己脸颊上的唇印毕竟还是真实的存在着。 从小到大,经历了十九个寒暑,从没有那个女子对自己这么好,如今,终于有了一个让自己牵挂的女子,这种感觉其实真的蛮充实, 就在这一刻,萧朝虎暗暗的对自己说道:“让那些曾经的血腥和荣誉见鬼去吧,今后印在自己生命中的人又多了一个,自己应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姐姐和彭清清过的开心些”。 待彭清清房间里亮起灯来,萧朝虎这才往自己家里面走去。 回到家里,姐姐萧若雪正在厨房里帮萧朝虎热菜,看着姐姐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萧朝虎感觉自己如今真的很幸福,尽管家里面的条件不怎么好,经济条件也很差,但萧朝虎相信,凭借自己曾在军队中学会的技能,自己定能在这改革开放的大年代里大展拳脚。 大丈夫生存于这尘世中,如果不能让自己亲近的人或所爱的人过上好ri子,那么就愧对了身为男儿,萧朝虎本来已经在宝庆市和彭清清吃过了东西,但回到家里,面对着姐姐,见姐姐如母亲般呵护着自己,萧朝虎便不忍心拒绝,便又重新在姐姐萧若雪的注视下,再吃了两大碗米饭。 幸亏萧朝虎的食量大,否则在吃了那么多东西后,肚子肯定会承受不住,吃完饭后,帮姐姐萧若雪洗了碗后,萧朝虎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九六年初的宝庆市,大部分农村家里面已经通上了电了,买上了黑白电视机,晚上可以围在一起看下电视,知道外面是怎样的世界,但萧家村,因为历史,交通的问题,到九五年底,还没怎么通上电,小时候还可以和村里的小孩,趁着月sè在村zhong yāng的打谷场里玩跳橡皮筋,可现在年龄大了,反而没有什么娱乐了。 加上如今夜晚的天气也有点冷,大家都不怎么愿意去外面吹冷风。所以一到了晚上,九点钟过后,萧家村便开始安静了起来,偶尔之间,有几声婴儿的哭叫声和村里的狗吠声传了过来。 萧朝虎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觉,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又起了床,拉开窗户,让外面上空的残月照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