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毛云雁的心事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九十章毛云雁的心事

在没见到这个女子前,萧朝虎倒也没怎么去想起他,可现今在再次见到她后,那曾经某些好似被自己刻意隐藏的回忆慢慢的开始回放起来. 那个时候的自己年龄还小,身边没有多少玩伴,无聊的时候总是躲在旁边看着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小伙伴们在开心的玩耍着各种游戏,但就是没有人愿意带他玩,只有其中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名叫许少平的人偶尔看见萧朝虎的时候,会把他叫上,和他们一起玩,可因为那个时候的萧朝虎脑瓜子不怎么聪明,和他做一组的小朋友在熟悉后,也便不怎么和他玩。 即便后来那些小朋友不怎么愿意和萧朝虎玩,但那叫许少平的男子还是没有孤立萧朝虎,反而把自己的妹妹叫出来一起和萧朝虎玩,那几年的时光是萧朝虎最难以忘记的,但随着许少平一家人从萧家村搬走后,萧朝虎便再也没有机会碰见许少平和他的妹妹许少怡了。 人总是会变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初的那些美好的回忆只能藏在心底里了,若是没再遇见当初曾和自己一起经历过的那些人,萧朝虎也许再也不会记忆起许少平来了。 可现在在看到眼前这女子的时候,虽然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模样也会发生变化,但现在的萧朝虎不在是一个普通的人,即便这是分别十几年后再次碰见许少怡,萧朝虎还是第一眼就把许少怡给认出来了。 起初,被一个女孩子当着众人的面给抱住,萧朝虎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心虚的,可现在没了心虚,反而多了一点喜悦了,萧朝虎轻轻的把许少怡给推开,笑着说道:“原来是少怡呀,你哥哥还好么,能见到你,萧大哥也很开心,你是在这一中念书还是来这里玩的呀”。 女孩子么,毕竟要比男孩子脸皮薄一点,刚开始在认出萧朝虎来,许少怡由于心中高兴,没想那么多,就那么的扑进萧朝虎的怀里,可现今被萧朝虎叫出名字来后,许少怡羞涩的笑了笑道:“萧大哥,我是刚从其他学校转过来的,回到宝庆市并没多久,今天才是我在一中念书的第十天,没想到能够在这里碰见你,至于我哥哥么,他现在正在部队里当兵呢”。 听到许少平去当兵去了,萧朝虎倒也没说什么,毕竟现在是和平年代,只要不是进入到那些特殊的部队中,并没啥危险,男孩子么,少年的时候会有些叛逆,但再怎么叛逆,可对军队还是蛮向往的。大部分的男子都会在心中想着某一天能够穿上那象征荣誉的军装。 即使现今的萧朝虎早已经脱下了那套军装,可心中还是没能忘记自己当初在军队里待过的那段时间,很久也没见着许少怡了,萧朝虎倒也很想和她说说话,可心中也知道,此刻这不是说闲话的好时间段,毕竟许少怡还在念书,并不像他一样,没啥正经事情要做。 所以和许少怡聊了没多久,待上课的铃声响起后,萧朝虎就开口对许少怡道:“你要是啥时候有时间的话,我带你去我家,看下我姐姐萧若雪,相信你们应该聊的来”。 萧朝虎今天的心情倒也很不错,不但和彭清清相处了几个时辰,并再次碰到自己那孩提的玩伴,得知自己当初的第一个朋友许少平的下落,看来这一次并没有白来一中。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情,相对萧朝虎的欢悦,这个城市的另一个女子心中却要难受了很多。 今天是八月最后的一天,也是一个月的最后一天了,可不知为何今天的毛云雁真的很不高兴,心底里极度难受,是故,在天刚擦黑的时候并没有直接选择回家,而是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到处瞎逛,沿着街道走了好几条街,直到觉的脚有点痛了,不怎么愿意走路了,抬头就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家酒吧正在营业,人也蛮多的,毛云雁想了一下,便没再犹豫就向这个名叫玫瑰的酒吧走了进去,找了一张桌子,要了几瓶酒,独自一个人喝了起来,此时已经快九点了,可对酒吧这种地方来说,却是华灯初上,酒吧里特有的味道不断地刺激着毛云雁。 毛云雁望着酒吧里成对的男人和女人们亲热地拥在一起,心里没来由的一酸,想起自己曾经和萧朝虎在一起快乐的日子,对比现在的自己孤身一人,冷冷清清,本已竭力控制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了,顺着脸庞不断地淌到在酒杯中,以前的时候,她即便清楚萧朝虎的对她的心意,可那个时候,出于女孩子的独有的矜持,毛云雁从没主动和萧朝虎说过话,但每次在见到萧朝虎躲在后面偷偷的注视着自己的时候,毛运雁心中还是满欢喜的,作为一个女孩子,被男孩子喜欢,只要那个男子不是特别招人讨厌,一般的女子也不会直截了当的就把话给说死。 以前的时候,毛云雁也弄不清楚自己心中是怎么想的,也弄不明白那时的自己是否真的喜欢上了萧朝虎,可这一次回到宝庆市后,即便有着一个比萧朝虎还要优异的男子在追他,可心中却总在不知中想起了萧朝虎对他的好来了。 特别不知是为何,在偶然间碰见了几次萧朝虎和彭清清单独走在一起的时候,毛云雁就开始觉的自己的心情变的沉重起来了,没了以前的那么的欢快,正因为毛云雁的心绪变化的太多,一直从大学在追毛云雁的那男子今天突然间就凶了她几句。 那男子一直在追她,也把她当作手下上的宝,从不舍得让她受半点委屈,可自从跟随毛云雁回到宝庆市后,毛云雁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冷淡了,正因为这样,今天为了一件小事,那男子竟然大声说了她毛云雁几句。 人的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想找点东西来寄托,女孩子同样也是人,也有这情绪的波动,正因为这样,毛云雁忽地就想喝酒来,一个人级那么漫无目的的走到了这家小酒吧里。 没人在身边劝阻她,毛云雁从没喝酒过,可也在此刻很豪爽的拿起酒杯不断地往自己口中送去,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得到暂时的解脱,忘情于现实之中,可惜的是酒不醉人自醉,不论毛云雁喝了多少,除了脑海里有点模糊外,那心中的疼痛并没件灭多少,反而却是伤的更深了,此时的她已经开始痛恨起萧朝虎来,痛恨他对自己这么无情,为什么当初不勇敢一点向自己表白,同时也有点怪责自己,为何当初不对萧朝虎好些呢,若是时光能倒流那该多好呀,毛云雁一边在喝酒,一边在想着心事,却没有发现此时她那伤心,美丽的面孔引来了不少在酒吧里闲逛的不良少年的注视,可是这个单纯的女孩子显然没有料到自己已快落入别人的魔掌中去了,还在沉溺于自己的伤心往事中,“美女,我可以坐在这里么”。一个穿着比较时髦且帅气的青年站在毛云雁身边说道:“毛云雁醉醺醺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个男生,没有说拒绝也没有说答应,”。 只是继续拿起桌上的酒杯往自己嘴里递去,那个男生并没因毛云雁的不搭理而离去,反而径直坐了下来说道:“如此美好的夜晚,一个人饮酒难道不寂寞吧,还是让我来陪你喝几杯吧“。 毛云雁一听有人陪她喝酒,便没再拒绝,那青年见自己坐下来并没遭到毛云雁的拒绝,心中不由得暗暗的高兴了起来,这是一个经常留连酒吧猎艳的混混,凭着一张英俊的脸庞,不知道欺骗,糟蹋了多少女孩子,自从毛云雁一进这个叫玫瑰的酒吧,他的视线便没从毛云雁的脸庞移开过,他一生中见过不少女孩子,凭借他对女孩子的经验,他知道毛云雁定是刚刚和男朋友分手后来这买醉的女孩子,他一说陪毛云雁喝酒,毛云雁便没有再拒绝他,是故,他觉得自己猜的很不错,同时也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毛云雁见杨仁义只是坐在一旁看着她没有陪她喝酒,心里便有点不愉快起来。只听毛云雁对杨仁义说道:”你不是说是来陪我喝酒的么,怎么坐在这一动也不动呢“。杨仁义一听这话,连忙拿起酒杯,给自己倒满了,然后才说道:“姑娘,你长的太美了,我不由得多看了你两眼,现在我就陪你喝”。 毛云雁得他赞美,开始时先是欢喜了一下,接着脸色不由得一黯,为什么说这话的不是萧朝虎呢,要是现在陪着自己喝酒的是萧朝虎,而又得他这么赞美,那该有多好,哎,毛云雁叹了一口气,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不知道是喝的太猛了,还是因为想起了毛云雁的无情,毛云雁被酒给呛了一下,难受的咳嗽了一下,杨仁义见毛云雁难受的样子,连忙站起身来,从身上掏出一包纸巾,递给了毛云雁,并轻轻的说道:“姑娘,不要紧吧,擦下脸吧”。杨仁义这翻话虽然说的很平常,可是听在此刻心里寂寞悲伤的毛云雁耳里,还是蛮感动的,毛云雁接过杨仁义递来的那包纸巾,向他笑了一下道:“谢谢你”。 毛云雁的笑容是如此的迷人,即使杨仁义一生中见过不少美女,可看到毛云雁露出如此迷人的笑容,心里还是没来由的一惊,可他毕竟是经过了不少大的场面,心中虽然极端震撼,可表面上并没有流露出来,反而做了一个很绅士的姿势,来酒吧里喝酒的多数来减轻压力的,在这种氛围下,谁也不会去多管闲事,图的就是一个高兴,酒吧里其他人并没因这桌发生了一段小插曲而有所改变,喝酒的依旧在喝酒,聊天的继续在聊天,拥抱的继续在拥抱。毛云雁见杨仁义如此有风度,便没再防范他,继续和杨仁义喝酒,不一会儿,就醉到在桌子上。 杨仁义见毛云雁如自己所愿的喝醉了,唇间溢出了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