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能回到从前么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九十一章能回到从前么

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些事情是你根本想象不到,社会中的黑暗,在你没有接触到,你也许根本就感觉不到,但要是你身在其中,你就会感觉到了,那里面隐藏的血腥和堕落,真的很让人不舒服。 像毛云雁这种从没接触过黑暗中的那些不好的女子,现实中所接触的人因为她的容貌漂亮,没几个人会给她脸色看,单纯的女子从没想过自己有朝那么一天会经历这样的事情。 虽然她因为心情不好喝了不少酒,在酒精的刺激下,她的身子没啥力气,但精神还是有点清醒的,她再怎么单纯,毕竟大学毕业了,也知道怎样来照顾自己,出于女子特有的感觉,当那年轻的男子的手刚碰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已经有点清醒了。 长这么大,她还没被那个男子如此接近过,即便今天她心情不好,眼前这男子陪她喝酒,可她也容不得这眼前男子和她在身体上有接触,清醒过后的毛云雁便开始挣扎起来,不愿意让那男子继续和她接触,这要是在大街上,毛云雁此刻的动作定会引起一些路人的注意,但在酒吧这种地方,大家都是出来玩的,都是出来找刺激的,谁会那么无聊的一直瞪着你看呢。 今朝有酒今朝醉,人生得意须尽欢,这就是这些来酒吧寻乐的一些人最真实的写照,那男子见毛云雁似乎有点清醒了,这若是在外面的大街上,也许此刻的他会打退堂鼓,但现在是在酒吧里,他就不在乎那么多了,更何苦在酒吧这种场合能够碰见毛云雁这等层次的美女,真的不那么常见。 要是就这么放弃了,那真的就对不起自己了,那男子在见到毛云雁有点拒绝他的意思,就强硬的拉着毛云雁向酒吧的大门走出,他经常来这个酒吧寻乐,自然对这里面的那些看场子的混混很熟悉。 在他刚拉着毛云雁向外面走去的时候,一个在此时间段巡视场子的混混看见他拉着一个漂亮的女子正向外走去,并没有怎么阻挡,反而笑着道:“杨哥,没想到你的魅力越来越大了哈,找女人的眼光也越来越挑剔了,你身边这个妹子真的很不多,要身材有身材,要胸脯有胸脯,屁股也翘,什么时候有时间的话,教我几招,让我也去把一个这么漂亮的妹子”。 酒吧里人多,声音也杂,但此刻因为毛云雁距离那看场子的混混不远,还是很清楚的把那混混说的话给听清楚了,到了这个时候,毛云雁真的有点害怕起来了,像她这种类型的女子,念书的时候就经常被那些追求她的男子当作女神在看待,从没有那一个男子会在言语以及行动上给她不好的印象,走上了社会后,也有一大群人环绕在她身边,如众生伴月的把她围中央,这些年的一帆风顺,让她早就忘记了人性的丑陋和肮脏,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发觉自己活的是多么的单纯。 那男子见那看场子的混混这样说,一只手扶着毛云雁,暗中使劲的控制着毛云雁,另一只手却在向那看场子的混混打招呼,笑着道:“这还不是靠兄弟你给面子,若不是你,我哪能有这么好的运气碰见这么一个极品女子呢,今天我有事情,先走了,以后,有时间的话,把你的兄弟叫上,我介绍几个妹子给你们认识”。 现在的他只想尽快带着毛云雁离开此地,好找一个宾馆和眼前这女子好好的做一些男女最喜欢做的事情,像他这种经常在女人堆里打滚的男子,只是稍微的和毛云雁接触下,凭借他对女子的熟悉,只是那么的一看毛云雁,就知道,眼前这女子还是个未经男人开发的雏。 这种没有经历过人事的女子是他的最爱,只要一想起这些女子在他的调教下,耍弄着各种姿势来讨好他,这姓杨的男子就觉得呼吸有点急促起啦。 别过了那看场子的混混,便赶忙带着毛云雁向酒吧外的门口走去。 大厅里继续热火朝天,那些来此寻乐的男女该干嘛的就在干嘛,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毛云雁这边,眼见自己即将被这姓杨的男子带出酒吧了,毛云雁心中很是不甘很是害怕。 要是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子给糟蹋了,那以后自己又凭什么去面对萧朝虎呢,想到萧朝虎的时候,此刻的毛云雁真的很伤心很怨恨,为何自己要这么傻呢,一个人单独跑到这种地方来喝酒呢。 若是早知道的话,无论谁来劝她,她也不会来这种地方喝酒了。假如上天再给她毛云雁一次选择的机会,她绝对不再这样任性了。 毛云雁越想越害怕,要是照这样下去的话,自己不想办法从这姓杨的男子身边逃走的话,说不定,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真的会被眼前这男子给侮辱了,人还是要靠自己的,也许自己只要大声叫嚷出来的话,或许就会有人听到过来解救自己,想到这里,毛云雁趁着那男子心神松懈的一刹那间,忽地大声叫嚷出来:“救命呀,有人要绑架我”。 处于危机时刻的人总会爆发出她平时爆发不出的力量来,毛云雁这话一说出口来,立即就把近处的人给惊动了,不少的人在听到毛云雁这话后,立即把视线注视到毛云雁身上来。 杨仁义在听到毛云雁这话后,先是一惊,但立即就张嘴道:“让大家误会了,这是我女朋友,喝酒喝醉了,不想跟我回家,在跟我撒娇呢”。 那些原本还想过来看下情况的人在听到杨仁义这么说,便没再继续问下去了,在酒吧里寻欢作乐的人,见到的稀奇的事情多的去了,便没在把这一插曲放在心上,该喝酒的继续喝酒,该和妹子聊天的继续聊天。 这些在酒吧里寻乐的人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可却被刚进酒吧的一男一女给听到了,曾虎清很长时间没来酒吧里玩了,今天好不容易刚和身边的张亚茹逛街逛到这里,见张亚茹的视线在这阁小酒吧的招牌上停留的时间有点久,知道了张亚茹想进来看一看这里面的心思,于是便带着张亚茹走了进来,可刚一进来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待进来看清楚毛云雁的样貌后,曾虎清就彻底怒了,二话没说,跑了过来,照着杨仁义就是一个巴掌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