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如是我闻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九十二章如是我闻

这段时间来对曾虎清来说,可以算的上是人生这十来年人生中最高兴的日子了,一个月前,在和萧朝虎去了趟洞口县城,不但见到了张亚茹,并和张亚茹的关系恢复到之前了,甚至两人之间经历过这次分手又和好的事件后,两人之间的感情增加了不少, 在后来几个周末,只要得知张亚茹礼拜六和礼拜天没课,曾虎清就会驾驶着自己那俩小车前去洞口一中和张亚茹约会,男女之间的感情,很是玄妙,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特别是身在其中,很多事情,旁观者是看不清楚的. 当年念高中的时候,曾虎清身边并不缺少漂亮的女子,但那个时候的他并没有弄明白,喜欢上一个女子是多么幸福的事情,正因为经历过很多,所以现在的曾虎清很珍惜眼前的幸福。 这一次,曾虎清又去了趟洞口一中,趁着张亚茹心情很好的机会,曾虎清便把张亚茹带到宝庆市来了,张亚茹来过几次宝庆市,但那个时候的宝庆市街面上并没有现在这么繁华,也没这么多人,所以这次曾虎清趁着夜色美好,带着张亚茹在宝庆市的各个街道上随意的闲逛,每走到一个地方,曾虎清便会很细心的替张亚茹解释。 两人在宝庆市的街道上闲逛了很久一段时间,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家酒吧的门口,张亚茹被酒吧里那热闹的气氛给吸引,作为一个男子,心底里并不喜欢带着自己心仪的女子来这种有点混乱的地方,但看着张亚茹那希冀的目光,曾虎清最后还是带着张亚茹走了进来。 回到宝庆市后,曾虎清的心境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特别是得知萧朝虎为了自己,竟然带着上百号人亲自去找赵浩替自己出了那口恶气,做人做到这种地步,萧朝虎是对得起自己了。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认识这样的兄弟,自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男人之间的感情女孩子一般是体会不到的,平时的时候,几人在一起玩耍的时候,没一个正经,但真的只要是自己的兄弟出了事情的话,那就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替自己的兄弟撑腰。 正因为这样,所以在和张亚茹走进这家酒吧的时候,看着一个陌生的男子竟然敢搀扶着自己兄弟曾虎清曾最喜欢的一个女子的时候,曾虎清心中可是拥有万丈怒火的,和萧朝虎认识了这么多年,并作为萧朝虎最好的朋友,曾虎清怎么能不知道毛云雁在萧朝虎心中的占有多重位置。 杨仁义即便自认为身手很不错,可也没料想到自己刚想走出酒吧,却莫名其妙的被一个男子来了一个暴打,曾虎清一脚先是把杨仁义踢到一边,然后这才走了过去扶着毛云雁。 在毛云雁的心里,一直以为自己不会生出感动了,可在看到曾虎清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毛云雁心中顿时只觉压力一减,所有的害怕和不安仿佛便从自己心里消失了。 在学校的时候,曾虎清成为萧朝虎最好的朋友,毛云雁还是很清楚的,自己得知萧朝虎喜欢上自己还是眼前这男子托人告诉自己的,否则的话,毛云雁也不会那么早就知道萧朝虎喜欢她。 看着曾虎清出现在自己面前,毛云雁那勉强控制住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了,大颗大颗的泪珠便开始沿着洁白的脸颊滴落下来,那模样看到曾虎清很是心痛。 如若当年没出意外的话,眼前这女子也许会成为自己最要好的兄弟的女朋友,说不定还会成为萧朝虎的妻子,今天的事情若不是遇见了自己,真的不敢相信萧朝虎在得知毛云雁出了事情会有什么反应。 曾虎清轻轻的扶着毛云雁走到张亚茹的面前,对张亚茹道:“你先带着这位姐姐到旁边找一个座位坐下,我现今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待事情处理完了,我再带着你们俩出去”。 张亚茹是第一次碰见毛云雁,起初在看到曾虎清舍弃自己走上毛云雁的时候,张亚茹心中还是有那么的一点吃醋,以为毛云雁和自己所喜欢的男子有着自己不知道的一份感情,可在看到毛云雁梨花带雨的模样后,张亚茹也觉的自己似乎想多了,于是很听话的就牵着毛云雁的手向旁边的一张空桌上走去。 杨仁义在这家酒吧里认识的人并不少,当他被曾虎清毒打的时候,很快的就引起了酒吧里的人的注意,酒吧这种地方,打架斗殴很常见,但像这样啥事也没问清楚,一进来就打起来的倒不怎么常见。 在华夏国这个有着数千年的文明古国,有一种很特殊的风气,那就是只要有人闹事,不管大不大,旁边路过甚至在场的人都会拥挤过来看热闹,曾虎清抓着杨仁义的衣服,把他提了起来,一个巴掌接一个巴掌的向杨仁义的脸庞上打去,十来个巴掌后,杨仁义的脸庞便开始肿胀起来,那张原本很是英俊的脸庞此刻就像一个猪头,难看的很,若是早就留意到曾虎清,杨仁义也许不会如此不堪,一个照面就被曾虎清给放倒了,更不会落到如今这连还手的机会也没有的地步了。 事情发生的很快,待那看场子的几个混混走过来的时候,杨仁义已经被曾虎清凑的毫无还手之力了。曾虎清松开手后,杨仁义便像一滩烂泥似的倒在了地上。 曾虎清还是不解气,抬起脚步就向杨仁义的胯下踢去,看那样子是想废了杨仁义,这一脚要是真的踢实了的话,那杨仁义也许就会真的丧失了做男人的资格了,好在这时,那几个看场子的混混已经走了过来,一个看似身手很不错的人伸出右手挡住了曾虎清这一脚,跟着那人来的几个混混赶紧就把杨仁义从地上拉了向后退去。 那挡住曾虎清的汉子显然是个练家子,曾虎清和他交手一招,并没占到啥便宜,但此刻的曾虎清因为在见到毛云雁那落难的模样,心情正是很不好的时候,现今又看到一个人出来阻挡自己,但因为考虑到自己身边还有张亚茹和毛云雁需要自己照顾,曾虎清也没再次上前去和那汉子交手,而是用手指了指站在自己面前的汉子脸道:“这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你最好去向你老板汇报下”。 顿了顿曾虎清接着说道:“你知道刚才这女孩子是什么人么,我告诉你,不要说你后面的人,就是冯安华也不敢对她怎样,可现在她却在你看守的酒吧里差点出事了,我想接下来的事情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那汉子见曾虎清这么说,甚至连冯安华的名字也抬了出来,像他这种经常混迹于黑暗的人也慢慢开始觉的有点害怕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