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如初见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九十三章如初见

在宝庆市混社会的人,基本上还没有谁不知道冯安华和李杰的名头的,作为宝庆市黑暗势力中的两个大哥级别的人,不仅在明面上是有地位的人,在暗地里更是他们这些混社会的前辈. 在这家酒吧里看场子的人,自认为身手还是有点了得,但相对于那种站在这一行业的巅峰的那些人,这家看场子的带头的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额,在听了曾虎清这话后,没再干咄咄逼人,也没再有胆气来威胁曾虎清。 在这个行业混饭吃的人,那里敢随便得罪自己不清楚底细的人呢,再加上现今曾虎清又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这一个月来,宝庆市的黑暗势力可真是风起云涌,那个曾霸占第二把交椅长达五年的李杰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子给拉下了马,张汉添这个名字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便在宝庆市黑暗中声名鹊起。 大多数的人只看到现今张汉添的风光,却看不到他原先的落魄,若是在不知道张汉添是在自己的兄弟萧朝虎的帮衬下,混到如今这地步,曾虎清也没这种胆气如此跟那看场子的人说话。 虽然萧朝虎从没主动在曾虎清面前提过,张汉添是在他的赏识下从一个只有十来个小弟跟随的混到如今宝庆市的第二把交易,但作为在这个城市中的边缘人物,曾虎清还是从别的渠道知道了这一消息。 一个月前,因为自己的事情萧朝虎动用了上百人,这件事情做的再怎么隐秘,还是流传了出来,只是因为没有人死亡,加上敌我双方最后私底下解决了,没把事情弄的世人皆知,出于稳定的考虑,宝庆市那些官场上的大人物也只好装作这件事情没发生过。 现今的媒体还没到后世那么猖狂,网络信息年代还未来到,在一些有心人的协调下,如此大的事情倒却没有泄露出去。 上次,萧朝虎为了自己,弄出了那么大的阵仗,这次,却让自己在这里碰见了毛云雁,曾虎清觉的这是老头给他一个机会让他也能为自己的兄弟做点事情。 那群看热闹的人在见到酒吧这方的看场子的人并没阻挡曾虎清怡行三人的离开,心底里也有那么一点失望,但没过多久,在酒吧这边负责人说出今晚的花费全部免费后,那些没看到热闹的人继续返回自己的坐位,该干嘛的继续干嘛,酒吧的气氛没过一会儿就恢复了过来。 相比于这边的热闹,杨仁义这会可就真的丢脸丢大发了,人也被曾虎清打的半死。 出了酒吧后,曾虎清先是看了一眼在张亚茹搀扶下的毛云雁,犹豫了半晌,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萧朝虎,即便现在的他也知道萧朝虎身边已经有了彭清清这个漂亮的女朋友了,但作为萧朝虎最要好的朋友,曾虎清还是清楚萧朝虎心中还是很着紧毛云雁的。 在路过一家便利店的时候,曾虎清先是进去给张亚茹和毛云雁各买了瓶饮料,递到两人手上后,这才趁着毛云雁和张亚茹喝饮料的空闲,再次走进了便利店借用了老板的电话先是给张汉添一个电话,示意张汉添派人在最短的时间里通知到萧朝虎前来此地。 随着宝庆市经济的快速发展,通讯也越来越方便,手机已经开始进入到宝庆市的各个店铺了,但因为手机这东西才刚进入,价格很是离谱,能用的上的人倒也不多,大多数的人用的还是call机和电话。 以前的时候,曾虎清是不认识张汉添的,可经历过洞口县城ktv那次风波后,曾虎清倒和张汉添搭上了关系,张汉添能够混到如今这风光的地步,背后的靠山就是萧朝虎,在得知曾虎清是萧朝虎最要好的兄弟后,张汉添便把自己的私事、人电话告诉了曾虎清,要是萧朝虎有手机的话,自己也没必要这么麻烦,看来下次在见到萧朝虎,得和萧朝虎说说,兄弟俩该弄个手机了,要不,如再次遇见今天这样的事情,联系个人也很麻烦。 张汉添在得知萧朝虎原先的喜欢的女子差点被人给侮辱了,顿时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赶紧便把自己的手下派出去去找寻萧朝虎,吩咐完事情后,张汉添便走出自己的房间,来到了李杰的卧室,把这事情跟李杰说了,要他给自己拿个注意该怎么办,萧朝虎心情很是高兴的刚从宝庆一中的校园里走了出来,就被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给拦住了,在从这少年嘴中得知自己曾经最喜欢的那个女子差点在酒吧被一个人渣差点给侮辱了,萧朝虎忽地觉得自己的心很疼,手也开始在不觉中颤抖了起来。 那个自己少年时代最在意的女子,说真的,即便现今的他已经有了彭清清,可心中还是一直在牵挂,若没人提到那个名字,萧朝虎倒也没怎么,可如今在听到毛云雁的消息后,萧朝虎二话没说,伸出手就在街道上拦了一辆的士向曾虎清说的那个地址开了过去。 下了车,萧朝虎付了车费,就向曾虎清说的那个地址走了过去。 毛云雁在张亚茹的安慰下,情绪已经开始稳定了下来,可在忽然见看到萧朝虎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毛云雁先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一刹间的表情很是丰富,先是疑惑,惊喜,害羞。 以前的话,没有和彭清清交往过的话,萧朝虎不会明白毛云雁这个女子心中的想法,可在这段时间里,在和彭清清以及张秀怡两个女子相处过后,萧朝虎这才发现自己起初的想法一直是错的,错的不能原谅自己,原来自己喜欢的女子一直也在喜欢自己,若不然,也不会有如此丰富的表情,当年错过了,如今难道还要错过么,想到这里,萧朝虎就装着胆子走近毛云雁,当着张亚茹和曾虎清的面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 被萧朝虎这样抱着,闻着萧朝虎身上传过来的男子气息,毛云雁就觉的身心很是安稳和宁静,似乎只要被萧朝虎这样抱着,天下就没有什么东西还能让自己害怕的,萧朝虎这句话一传入到毛云雁耳中,毛云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双手死死的抓住萧朝虎,整个身子都靠在萧朝虎怀里,没说一句话,泪水却再也控住不住,大颗大颗的泪珠眨眼间就把萧朝虎的衣服给打湿了。 到了这个时候,萧朝虎终于确定眼前这女子是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要不然,也不会如此,最难消受的是美人恩,萧朝虎外表再怎么坚强,可他毕竟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的内心还是很柔软的,看到自己曾经最喜欢的女子在自己怀里哭的梨花带雨,萧朝虎还是觉的很内疚,若是自己在上次碰见毛云雁的话,说不定,今天的她就不会受到这样的委屈了。 待毛云雁的情绪在自己的安慰下逐渐稳定后,萧朝虎这才道:“云雁,若是你还看的起我萧朝虎的话,我以后绝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感情,我会永远的陪在你的身边,要是别人敢伤害你的话,那我就让他这一辈子活在恐怖和黑暗中”。 盼望了千万遍的话语终于从萧朝虎口中亲口说了出来。毛云雁忽地像个小孩子似的哭出声来道:“萧朝虎,你知道不,我盼你这句话已经盼了快五年了”。 五年这时间可不短了,一千多个日子,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萧朝虎伸出右手来温柔地替毛云雁擦去眼角的泪水道:“我能体会到你的感觉,其实我也一样,这几年来,我也不好过,特别是在刚和你分开的那段时间里,只要我怡闲暇下来,就会在不觉中想起你”。 萧朝虎这话听到毛云雁耳里,毛云雁只觉一阵暖流淌过自己的心扉,感觉到自己这几年拒绝了不少优秀的男子追求,付出这么多终于得到了应有的回报了。 夜晚的风冰凉冰凉的,时不时地侵袭着夜晚还在路上走动的行人,仿佛只有这样,它才能让人类感觉道它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强大,在萧朝虎怀里待了好一段时间,等毛云雁的心情好上了很多后,萧朝虎这才对身边的曾虎清道:”谢谢,这次多亏你了,否则我真的不知道在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情“。 曾虎清笑了笑道:”跟我还这么客气么,我们都这么熟了,要说感谢的话,我还得先感谢你,要不是你,我也不和和亚茹重新走在一起“。 在听到曾虎清说话的声音后,毛云雁这才发觉自己还赖在萧朝虎的怀里,出于女孩子的矜持,即便很怀念萧朝虎怀抱中的温暖,毛云雁还是在第一时间从萧朝虎的怀抱里挣扎出来。 看着眼前毛云雁这一可爱的模样,曾虎清也在心底里替萧朝虎感到高兴,经历了这么多曲折,毛云雁终于和萧朝虎走到了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