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越混越回去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九十八章越混越回去

那次的事情发生的经历一直在萧朝虎的脑海里,即便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但现在被毛云雁问到自己这几年的经历,萧朝虎还是能清晰的记住那是一个月亮很圆的夜晚。 在华夏国,每个月的十五号,月亮都是很圆,象征着团圆,象征着亲人在远方的相思和盼望,每到这个时候,萧朝虎都会想起那已经离开人世的父母亲,即便如今父母早就不在自己身边,但萧朝虎始终相信在父母的眼里,儿女就是他们这一辈子最大的希望,他们再苦再累,因为有了儿女,都感觉不到那些付出的努力,有些事情,你永远不会对别人说出口,有些人,你明明知道他会损失到你的利益和危害到你的性命安全,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你也不会预先做出反应,因为你是个人,你是个有着道德底线的人,所以,涉黑的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用敌人的亲人来挟持对方的。 今天的月亮很是圆,比之往年的月亮要好看很多,也柔和了很多,但萧朝虎此刻的心情却感受不到,毕竟被对方这样莫名其妙的给打个措手不及。 这场战斗时萧朝虎如今面对的最大的难关,就是兄弟的损失,让自己这边能作战的人更加少了,几次萧朝虎都想几次想凭借自身的武艺冲到对方面前,可每一次的努力却总被对方强势火力给打退了,要是这今天自己和身边的兄弟没有趁早离开此地的话,一旦对方形成包围圈,那么等待自己这些兄弟的下场可就悲催很多。 萧朝虎是个高傲的人,他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所以到了此刻萧朝虎也顾及不了什么,从自己的货车上拿出重武器,就向对方阵地射击去。 这是萧朝虎第一次动用了热武器,那可是从俄罗斯军火商购买过来的火箭筒,那装备确实不是吹的,一次射击,就把对方给砸猛了,人在这种恐怖的热武器下,太过渺小了,根本就承受不住。 对方的阵地在自己的袭击下,刹那间就化为虚无,最终,萧朝虎凭借车子上的弹药和火力从此地逃走,毛云雁和萧朝虎走在一起,看着萧朝虎的脸色变了又变,知道萧朝虎的心里不好受,便轻声的在萧朝虎的耳边道:“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过什么事情,但那些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要是不是甜蜜的回忆,你就没必要再去承受那样的痛苦了”。 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似乎那漫天的炮火还在耳边闪现,那已经离开人世的兄弟那些模糊的脸正在对着自己笑呢,想忘记可又怎么能一下子给忘记了呢。 明知道毛云雁是在担心自己,可一旦想起了先前那些不好的事情,萧朝虎的心绪也不怎么快乐起来,此刻心里有很多话想找人说。 萧朝虎看了看身边的毛云雁,勉强的对毛云雁道:“这几年,我确实去过很多地方,也经历过很多事情,有些事情我原本不想和人诉说,但今天不知道为何在看到你的时候,心中却很想把那些事情说出来,要不,你陪我再走走好不,我想把这些年的经历说给你听”。 对女子来说,自己喜欢的男子能够对自己敞开心怀,那是一种何等的幸福,所以在萧朝虎说出这话的时候,毛云雁立即点了点头道:“萧大哥,你想说的话就说吧,我听着就是,我也想了解一下你的往事,你知道不,这几年来,我心中想的最多的就是你”。 萧朝虎和毛云雁找了一个干净的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萧朝虎便开始回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并一五一十的跟毛云雁说道,当年我在念高中的时候,被一个特殊的部队给招进了军队,在军队里实习了一年,因为身手和头脑在部队里算的上是一个佼佼者,后来被送进华夏国最厉害的龙牙特种部队,在那里面训练了半年,最后便被国家派到国外执行特殊任务。 刚开始的时候,和兄弟们在一起还一帆风顺,可越到后面,执行的人物越来越难,身边的兄弟便越来越少了,很多的的弟兄便永远也回不来了。 萧朝虎说故事的时候,并没怎么夸张和用形容词去描述,言语也不怎么生动,可毛云雁还是从萧朝虎的话里面看到了那铁血兄弟情的画面来。 毛云雁并不打扰萧朝虎,只是静静的听着,一听就是一个小时,从萧朝虎建立雇佣军组织后到最后因为军方大佬的嫡系的渎职,在一次执行斩首任务的时候,留在萧朝虎身边的兄弟全军覆没。 在那一次事件中,萧朝虎丧失了理智,把那些军方大佬嫡系以及晚辈给痛打一顿,并废了几个,事情弄到最后,萧朝虎差点上了军事法庭,如若不是军委副主席发话了,说不定现今的萧朝虎还在服刑。 经历了这次事件后,萧朝虎彻底对军队这种国家机器死了心,这才心灰意冷的回到了宝庆市,这种可以编写成一本小说的离奇经历,萧朝虎只是以最平淡的语气说出来,落在旁人耳中,也许感觉不深,毕竟没经历过,也想象不出其中的艰难和心酸,但落在毛云雁眼里,却很为萧朝虎疼心,也很担忧,终于把这压抑在心中已久的往事说了出来,萧朝虎觉的自己心里好受了很多。 几十个人,到最后只活下自己一个人来,这种痛苦不是这种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年轻人所能体会出来的,萧朝虎也没打算让毛云雁为自己的事情去担忧,只不过想找个人说说而已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所喜欢的男子,想起刚才他跟自己说过的那些往事,毛云雁忽地伸出手来紧紧的把萧朝虎抱住,脸颊贴在萧朝虎的胸膛上,低声呢喃道:“萧大哥,能够认识你,我真的觉的自己这一辈子没有白活,我从没想象到你的经历会这么丰富,现在的我再也不会放手让你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