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看繁华与黑夜咏唱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章看繁华与黑夜咏唱

()被风吹卷的落叶在虚幻的北方上空中缓慢的飘落,挣扎着不肯落向大地的怀抱,努力的望向在寒风和大雪中萧索落寞的树枝. 就只为了多看一眼,把她永远的记在心里,在轮回转世之前久久的把她的身影刻印在自己的记忆深处,它放弃了尊严和安宁,让身体在寒风中煎熬. 如刀般的刺骨的寒风毫无留情的侵蚀着它的神经,削弱它的体力,摧残着它的身子,但它还是那么费力的去尝试挣扎着,以其自己能在寒风中多飘一段时间,近距离的接触到那个一直守护在它身边的她。 但无论它怎么去努力,怎么去祈祷,还是避免不了落向大地,成为泥土的孕育花草的命运,从此与生命中的那个她天各一方,无言相望,就像飞鸟与鱼的爱情,一个翱翔天际,一个远沉寒水,明明相爱却不能厮守。 如同人世间的chun夏秋冬。走过了一个轮回,又重新坠入了另一个轮回。 北国的冬天尤其寒冷,一到了寒冬,整个北方就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相对北国刺骨的寒冷而言,南方的天气似乎暖和些,虽然此时已经进入了寒冬,但因宝庆市地处云中省,正中江南,西靠广西,南接广东,北倚江北,东接鲁东,环境甚是优异。一到chun夏,此处便是山清水秀,风景如诗如画。 即便此刻已经进入寒冬,但因云中省所处的地理环境 ,气候的影响,天气也没北国那么冷,再加上冬雪尚未降临宝庆,是故,如今此时整个宝庆市大部分的年轻男女身上穿着厚实的冬装,脖子上也系着棉线织成的五颜六sè的围巾,街道上并没因为天气的原因,人流而有所减少。 年轻的男女成群的走在城市的各个街道上,替这座南方小城于这寒冬中注入了一抹青chun活力。夕阳余晖下,一列从起点běi jing开往终点鲁东途经宝庆的火车,终于在大多数人的盼望下缓慢的使进了宝庆火车站。 在中国这个有着数千年古老文明的国度,自古就有在外靠朋友,在家靠父母的古话,车站,在古代又名驿站,不过,那时候的驿站,一般是官府所办,接待的大部分是朝廷上官面人物, 因为,古时,由于交通不便,各地地方官员偶尔升迁,军队的调度,朝廷才设置驿站,用来给各方人员歇脚休息,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驿站偶尔也会成为商人,贫民百姓的落脚点, 到了太祖爷开国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后,各地便开始有规律的兴建起来,但因为历史遗留下来的漏洞,法律并没健全起来,是故,各方人流也相互杂乱了起来, 随着南巡首长南下岭南,在岭南的一个小渔村划下那具有历史xing纪念的一个圈后,车站便变得更加规范化起来了,成为了一个城市在经济上的一个明面上的代名字,数年时间的沉淀,火车站,汽车站便成为了一个城市荣华的象征。 萧朝虎随着汹涌的人群缓慢的向车站出口涌出,尽管这三年来,在部队前线于境外执行特殊使命,于血和泪中早就锤就了他那钢铁般的意志,可就算他身手再怎么不错,下盘再怎么稳, 在这人挤人的车站里,咫尺之间,连想转过身都难,一身武艺于这困局中根本没有什么用武之力。 萧朝虎根本无法控制着自己的身体,随着人群不由自主向那站门口走去,火车站里,人山人海,南来北往的人于这一刻相聚在这,下一刻,就擦肩而过, 也许一辈子再也无法相见,但人生就是这样,为了各自的命运,年轻的人漂泊在外,年老的人在家ri夜牵挂,随着年关的ri子逐渐来临,宝庆市的街道上的商铺也变得更加热闹了起来, 尽管此时人民的生活水水平普遍不高,但为了哪一年才有的一次大ri子,各家各户积聚了近一年的钱财此时也大方了起来,高高兴兴的开始置办起年货起来, 萧朝虎看着眼前这些朴实的人脸上流露出幸福美满的笑容,心底里忽地也热彻了起来,尽管他父母早去,但好歹他还有一个疼爱他的姐姐,想起姐姐来,萧朝虎眼前就浮现出一个美丽的身影来, 那个美丽的身影自小就生活在自己身边,一路走过来,这么多年来,那个身影就如同烙印般刻进自己记忆中,失去父母后,那个单薄的身影就如同参天大树帮自己撑起了一片天空,要不是她,自己也许就不能活到现在,更加不可能不能在三年前有机会参加军队。 如今三年参军时间满了,自己也从三年前那个柔柔的小少年成长为一个可以担当起责任的青年,南方因为地理,历史的原因,经济发展比之沿海城市和一些北方城市,落后的不止是一个档次, 但好歹随着南巡首长强势改革,南方的的经济也逐渐开始发展起来了,虽然不能让所有人富裕起来,但至少可以保证百姓能填饱自己的肚子。 出了火车站,萧朝虎望了望车站旁边层次逐渐繁密的商铺和旅店,不仅感慨了起来,三年,短短的三年,这里就变化了这么大,世事沧桑,斗转星移,人事变化,真的很大,看着那不断忙碌,置办年货,脸上布满笑容的人,萧朝虎心中不由得变得更加思念起自己的亲人来了。 九五年的宝庆市,城市里行驶交通工具的大部分是脚力车,偶尔也能看见几辆三轮摩托车来,间或还可以看见几辆小车在市中心的主街道呼啸而过,给这南方偏僻的城市带来繁华的点缀。 万家灯火照耀,只为等那远方漂泊的游子能平安归来,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那就是温暖,舒适,平静,安逸的代名字,可对一些生存于生死之间的边缘人物来说,那就是他们生命中最美好的愿望, 街道上南来北往,车声,人声,吆喝声,各种各样的方言夹扎在其中,似乎在为这座南方古城诠释着最好的历史文化。三年的军队生涯,早就锻炼出萧朝虎的钢铁意志, 行走于大马路上,闻听着那些熟悉的带着家乡的泥土气息的方言,萧朝虎心中也放下些许的牵挂了。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家乡,是自己这一生中最为牵挂的地方, 在中国,自古以来,家族,乡土气息就一直缠绕在中华民族儿女的心头之上,除了国家和民族气节外,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华夏儿女心中的家族荣誉感了,不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今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叶落归根,似乎成了华夏儿女心中无法绕过的一道门槛。 无论你在外面混的如何风生水起,立下流传万世的千古基业,可如果不能荣归故里,也只如锦衣夜行,闭门造车,这并不是一种炫耀自己功成名就的心里病态,而是数千年,中华古老文化于历史时间上陶冶下来的一种存世于人间世界的宝贵遗物。 正是这种古老的,经过历史时间长河千锤百炼流传下来宝贵文化,才让中华名族用于傲然屹立于世间的东方,成为世界上最为神秘的东方古国,天sè在不觉中开始黯淡了下来,空气中的温度似乎也随着天sè的黯淡开始降下来。 萧朝虎紧了紧身上的外套,让北风不那么快的吹进衣服里来,看这时间,步行的话,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家,回到那个自己牵挂了三年的破旧却温暖,安宁的家, 萧朝虎摸了摸衣袋里的几个硬币,最终还是决定下来,在街道旁边拦了辆三轮自行车,三轮自行车虽然破旧,但好在上面还有帆布盖着,可以稍微的给人带来些许的暖和意味, 车夫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常年累月的奔波,使得他的脸很是沧桑,一米七的个头,粗布衣衫套在身上,脚上穿的是一双破旧的解放鞋,下身的裤子因为长时间的体力劳动,已经开始破裂,露出藏在裤子中的小腿来。 那车夫的小腿黝黑发黄,但却强健有力,载着萧朝虎这个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七十公斤的年轻汉子,即使是在上坡,依旧非常顺畅的一路无阻的通过。 三轮自行车以每小时二十公里的速度行走在马路上,一路上走的很是稳健,转过了几个大的主街道,便出了城门,来到了郊外,郊外不比城里面,加上此时已经进入了寒冬,天气也不是很暖和,是故,一路上,没见到几个行人,寒风中,这俩三轮车于这宽阔的大地上显得很是单薄,苍凉, 三轮车行走了约一个小时的路程,便开始停了下来,萧朝虎便从三轮车走了下来,右手提着行李,下车后,把行李放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五枚一块的硬币,硬币是铜制的, 正面上绘制这太祖爷的像,反面上刻着祖国的千里山河,来到了那车夫面前,把手中的五枚一块钱的硬币递给了那车夫, 那车夫一见硬币面值是一块的,赶紧从那冷乱,肮脏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大把纸币来,其中大部分面值是一角的,少部分是一分的,间或还可见到块值的纸币, 那三轮车汉子从中掏出几枚角票,递了回来,萧朝虎摇了摇头,推辞道"大哥,算了吧,你我相遇,也是一种缘分,何况,今天天气这么冷,劳累你这么远送我回来,这剩下的你就留了下来,给家里添些年货吧, 这年头,大家都不容易".那汉子常年奔波,一天下来,也挣不了多少钱,家里负担那么重,上有老,下有小,这年头, 虽然随着zhong yāng政策的不断出台,百姓的生活比之以前,也好过了些,但毕竟改革开放也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时之间,人民的生活水平还是没能提高上去多少,只是能勉强的让一家人过上温饱的生活,不至于饿死人, 九五年的一块钱可不比如今的二十一世纪,那时的一块钱可以买很多东西,可以让一家四口人家过上好几天的ri子,按照如今的兑换比列来说,那时的一块钱可得相当于现在的十来块。 国有企业的正式工人一个月才三百来块钱的薪水,这当然说的是南方那些偏僻的小城市,那汉子本想推却,可想到家里的生活状况,最后还是把那钱给收了下来,千恩万谢后,这才上了三轮车,沿着来路向市里行去。

上一篇   十年再忆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