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姐姐你对我真好 - 我的美女姐姐

第十九章姐姐你对我真好

()寒风扑面而来,带着清新的气息,萧朝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凭借他如今修炼的不动根本诀,些许的寒冷根本伤不了他身,不动根本诀原本为道教修身飞升的不传之秘籍。 萧朝虎偶然之间在他八岁的时候从一个神秘的老者那里得到的,刚开始时,他根本不怎么相信,可后来随着时间不断的修炼,萧朝虎发现自己不仅身体上开始强壮了起来,就连智力,敏捷,反应,都比以前要快上少许, 待他后来进入了军队,这时的他才发觉到不动根本诀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东西,可以说,就是这不动根本诀改变了他的一生,否则他也不会被选拔进入中国最厉害的部队龙牙,也曾被军队的最高领袖如今的军委副主席胡建邦接见过。 就是因为这一莫名其妙的机遇,让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不然,现在的他还是和国内大部分的人一样,在忙碌的工作。 萧朝虎凭借记忆缓慢的引导着自己体内的真气,让真气在自己体内慢慢的运转着,开始向自己周身的那些重要穴位冲去,一次,两次,如此反复周旋,慢慢的萧朝虎感觉到真气在自己体内旋转的速度开始加快了起来。 真气从刚开始的针尖般大小逐渐变成了小拇指那么大,沿着血脉不断的冲击着周身的重要穴位,功夫不负有心人,也不知道是萧朝虎第几次冲击,轰的一声,萧朝虎先是感觉自己如同光着脚在冰天雪地里行走,接着就如同被放在大火中烧烤,一边是冰水,一边是火炉,最后,随着轰的一声。感觉忽地好起了很多,整个人就如同沐浴在阳光下。 萧朝虎睁开眼睛一看,忽地发觉到天地似乎比以前要亮了许多,耳边甚至传来动物冬眠时发出来的气息声,可以扑捉到风中滴落的叶子坠落的细碎声。 这时,萧朝虎才明白自己终于突破了,极于情才能专于情,没想到,卡在这个关卡上都快一年了,如今在彭清清答应做自己女朋友后,一夜之间,自己功力终于再上一层楼了。 虽然说,在如今这和平年代,个人武艺和身手在这年代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但是,在关键时刻还是能让自己多活几天。毕竟每个地方都有黑暗面,明面上摆不平的,就会动用黑暗力量。 为了能在以后的ri子里,更好的保证自己身边的人不受到伤害,萧朝虎不得不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以前,要是有人在自己面前说一个人能打十几个人,萧朝虎感觉那根本不可能,可如今,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了,萧朝虎这才感觉到这个世界,和自己所认识的根本不怎么相同。 靠人不如靠自己,这是萧朝虎立于这世界上做人的唯一信念。 出了一身汗后,萧朝虎也没怎么有心情睡觉了哈,就地默默的暗念不动根本诀,于黑夜之月sè中慢慢睡去。 ri出月落cháo涨cháo退,自然之力,谁也改变不了,黑暗最终还是要被光明所替代,当天空上那轮初生的朝阳悄悄露出羞涩的半边脸时,萧朝虎睁开了双眼,一个晚上的修炼,萧朝虎感觉到整个人jing神气爽了起来,好比刚从欧美的某个高级娱乐场所刚作了桑拿出来。 披衣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先是洗把脸,然后了簌了下口,这才往后门走去,经过了一个冬天,家里面的木材已经烧的差不多了,以前自己没在家的时候,这劈材烧火的事情就落在了自己的姐姐萧若雪那廋弱的肩膀上,如今,自己回来了,身为一个男子,家里面的事情应该得靠自己的肩膀担负起。 萧朝虎从后门的角落里拿起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头,这斧头有些年头了,还是从自己的父母手里流传下来了,年龄差不多比自己的岁数还要大,斧口经过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开始变得不怎么锋利起来了。 看着斧头把柄上那被侵蚀过的痕迹,萧朝虎忽地感觉有点心酸了,自己一走就是三年,这三年九百多个ri子里,就是自己姐姐若雪用她那纤细的手指,破开了那么多的木材,难怪自己上次握住姐姐的手,总觉的不怎么对劲,原来,是姐姐手上多了很多厚茧,如花的青chun年华,就因为自己和nǎinǎi的拖累,一直都没找到心上人。 想到这里,萧朝虎忽地暗暗的对自己道:“从今天开始,我绝不会让姐姐若雪受半点苦和委屈,定会给她找一个真心在乎她的男子,看着她这一辈子幸福的生活下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萧朝虎身为一个男子,再加上自小就修炼不动根本诀,本身力气比这世界上大多数人要大很多,那把不是很锋利的斧头,在他的使用下,飞快的旋转,干枯的树身在斧头的不断撞击下,很快的就变成了一截截木材,没多久就堆成小山。 正在里屋忙碌的萧若雪听到外面密集的斧头声,走出来一看,就被眼前的的画面给震撼住了,入眼处,那些被劈开的木材就好像被用尺寸量过似的,密密麻麻的堆在一起,这才多少时间啊,平时自己到现在还劈不了几截。 萧朝虎看见自己的姐姐萧若雪惊奇的模样,对她笑了笑“”姐,以后这些粗活还是让我来干吧,以后我养你,相信我,我们的ri子一定会好了起来的“。 萧若雪张了张嘴唇,话本来已经到了嘴边,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了出来,姐弟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了,虽然两人曾分别了长达三年时间之久,但对萧朝虎,萧若雪还是无条件的选择了相信。 尘世间最令人感慨不已的便是情,而情之间最令人纠缠不清的便是爱,怨长久,爱别离这短短六个字就把尘世间的悲欢离合演绎的淋漓尽致,人生于天地间,于百载悠悠岁月中,于人生的不同年龄阶段中,和不同的人相聚欢笑过,这一刻,也许欢笑过,也许在下一站后,便如同陌路,各奔前程。 但这毕竟只是尘世间的宿缘,有缘分相识,却无缘相聚在一起,就如同白蛇传中所说的,百年修的共船渡,千年修的共枕眠。 缘来得聚,缘散得分,聚聚散散,这才是人生,可这世界上却又另外一种谁也割舍不了的感情,那就是血缘,血缘这东西,很是玄妙,言语根本无法描述的清楚,这是一种根本无法说的清楚的感觉。 就如同此时的萧朝虎和萧若雪,若非两人之间没有这玄妙的血缘关系,也许此生的他们俩于这红尘俗世中生活了一辈子,却根本没有机会见面,更不用说能像如今一样朝夕相处。彼此成为对方心中的依靠。 从小到大,都是自己在照顾自己的弟弟,可如今,再次见到自己的弟弟,看见他那虽然还是很稚嫩的脸庞,但却很深邃的眼眸时,萧若雪终于知道自己总算熬到了头了,那个曾一直跟随在自己身后的小男生已经成长了起来了,可以像父亲那样如一颗参天大树把自己护在身后了。 这些年来,为了照顾自己的nǎinǎi和弟弟,萧若雪一直都是用自己那弱弱的肩旁扛起一家生活的压力,生活上的压力,她从没在自己的弟弟萧朝虎面前透露过半句,但她所付出的这一切,萧朝虎又怎么会不清楚呢。 像他们这种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草根,所经历的苦难和辛酸,生活在富裕奢华中的人又怎么能够明白其中意味呢? 望着那张秀气jing致的脸庞,萧朝虎心底里没来的生出一种感动,也只有双方彼此拥有血缘关系,对方才能这么一直不求回报的付出。替自己所在乎的人撑起一片灿烂的天空。 风从远处吹来,凛冽中带点温柔,萧若雪因为身上穿的衣服不是很多,于这寒风中不由自己的紧了紧自己的衣领,看到这,萧朝虎赶忙道:“姐,外面冷,你还是先进去吧,剩下的木材,还是让我来吧,不用多久,我就可以做劈完了”。 萧若需见自己弟弟这么说,便也不怎么拒绝,只是嘴中恩了声,就转身返回到房间里去了。 萧朝虎待萧若雪走进房间后,这才开始继续暗中默念不懂根本诀,眨眼间,体内真气流动,全身真气灌注到手臂中,那把本已经锈迹斑斑的斧头在萧朝虎手中仿佛成了一把绝世利器,片刻间,剩下的木材便被萧朝虎清理掉了。 望着被码成小山似的木材,萧朝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拿起那把锈迹斑斑的斧头反身转回到自己的家里,放置好斧头后,萧朝虎便没什么事情可做了。 本想去厨房灶台便边帮自己的姐姐打下手,但被萧若雪拒绝了,萧朝虎便不怎么再好意思进去帮忙,只好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昨天白天和彭清清在宝庆市玩了一天,最大的收获不是买了辆货车,而是终于亲口听到彭清清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这些年经常奔波在生与死之间的边缘,对于感情,萧朝虎本以为自己已经看的很淡了,可真的已离开原先那种有今天没明天的生活后,来到这安稳宁和的和平年代。 有着自己在乎的人和在乎自己的人,这感觉真的还蛮好的,长年时间在生死边缘,战火中洗练和徘徊,萧朝虎的xing格有点轻微的分裂,毕竟人还是人,总有些东西是避免不了的,看着一个个陌生或者根本与你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的人一个个倒在你脚下,再坚硬的心也会犹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