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越来越好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两百零四章越来越好

本来毛云雁并不是这么不堪的,就在刚才,毛云雁也和萧朝虎在身子上有过更亲密的接触,但那只是肢体上的,萧朝虎并没有吻她,这可算的是是她的初吻. 对于女子来说,第一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没用能力去拒绝,更何况眼前这男子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男女之间如果没有什么感情,那么有过更大更深的亲密接触,依然激不起埋葬在心中的涟漪,随着时间的消失,没有感情的陶冶,男女之间彼此就会忘记曾发生过的事情,只有在感情的羁绊下,两人之间才会感觉到相爱的永久。 这一次毛云雁的亲密接触,萧朝虎明显的感觉到毛云雁的不一样,随着时间的流逝,毛云雁也越长越漂亮了,身子也越来越丰满和柔软了,比之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不知道要有气质和漂亮多少,此刻抱着毛云雁,就好似拥有了整个世界一样,两人抱的如此之紧,都很想把对方融在自己怀里,变成一体,毛云雁那丰满的胸脯紧紧的挤压着萧朝虎,如此之近的距离,萧朝虎能清楚的感觉到那惊人的柔软和丰满。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子,从没有女子有过这样的接触,以前念书的时候,不要说和女孩子能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就是有个女子能和自己说说话,那也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 可人生却发生的变化太过强悍了,没过几年,自从军队退役回来后,似乎自己的女人缘越来越好,有了彭清清和张秀怡这两个美丽的女子的青睐,现在就连自己以前最喜欢的女子也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了,并能够让自己做出这样以前自己想也不敢想的事情来了。 软玉抱满怀,那种感觉根本就无法用具体的言语来描述,如同身在云端,看着漫天的云彩,坐拥整个天下的感觉。 这些年来,经历过的事情多了,很多事情也看开了,身边所见识过的女子也有不少,比毛云雁漂亮的女子也有很多,但男女之间的感情,若是没有感情的牵绊,再美丽的女子也不会让男子有那种想照顾她一生的冲动。 人生得意须尽欢,花开堪折直须折,年轻的时候,有女子的喜欢也是一种会让你幸福的事情,毕竟每个人都是从这个年轻的阶段走了过去的。 也只有那种性格不完善的男子才不在意此刻的这种气氛,毛云雁被萧朝虎抱在怀里,闻着萧朝虎身上传过来的男子气息,以及感受到萧朝虎那强健的身子所带来的活力,那种气味真的很让毛云雁沉溺其中。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萧朝虎不仅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毛云雁身上所传过来的诱惑力,因为比毛云雁身高要高上少许,从远处看过来,此刻的毛云雁基本上就已经被萧朝虎的身子给包绕着。 南方的女子一般要比北方的女子在身高上要矮上那么几公分,但在身材以及皮肤和声音上要比北方女子强上很多,萧朝虎之前在境外执行任务的时候,也碰见了不少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西方女子,西方女子身材好是好,但毕竟不是和自己是一个种类的,在萧朝虎这种比较保守的男子心中,最美丽的女子一直是自己国家里的那些有着婉容秀丽的女子。 看着萧朝虎再次走了回来,并出乎自己的意料在第一时间里就把自己给抱在怀里,毛云雁心中还是蛮欢喜的,毕竟在女子心里,和自己喜欢的男子有更亲密的接触,女子即便表面矜持,不怎么主动,但若是动情的时候,胆子也很放的开的。 此刻的毛云雁就是这样,被萧朝虎抱在怀里后,在肢体上和萧朝虎有着亲密的接触,心中便忽地隐约的期盼着萧朝虎能够更坏些。 正因为男女在身体上的结构不同,男子在感情上一般占主动,女子一般是半推半就,这才有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说法。 萧朝虎不再是当初对女子心里啥也不懂的二愣子了,自己这样占毛云雁的便宜,但毛云雁并没做出什么拒绝,由此可见,毛云雁是喜欢自己和她做这样男女都喜欢做的事情的。 萧朝虎低下头来,看着毛云雁那娇艳欲滴的嘴唇,萧朝虎想也没想的就把头低下来,向毛云雁的那红润的嘴唇吻了过去。 即便这不是萧朝虎和毛云雁的第一次接吻,可毛云雁还是在萧朝虎的嘴唇靠上自己的嘴唇的时候,毛云雁觉的自己的心一直在加速,蹦蹦跳过不停,似乎也从心里跳了出来。 之前萧朝虎也曾亲过毛云雁,但并没有这次让萧朝虎感到心血澎拜,热血上涌,第一次品尝的女孩子嘴唇上那甜蜜的滋味,萧朝虎似乎有点沉溺这种味道,对毛云雁来说,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男孩子接吻,以前看着自己宿舍的闺蜜每次和男朋友亲热过后,总会痴迷好几天,当时的她还很不为然,但现在轮到自己了,真的很欢喜这种感觉。 嘴唇碰在一起,双唇交接在一起,彼此体会到对方嘴唇上味道,作为男子,在这样的事情中,一般占据着主动,萧朝虎忽地用舌头顶开毛云雁的牙齿,灵活的舌头在毛云雁的嘴中横冲直撞,追逐着毛云雁的舌头,没过一会儿,毛云雁身上就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整个身子如水一样倒在萧朝虎的怀里。 嘴中一直在追逐,萧朝虎的手也不闲着,缠绕着毛云雁的腰间右手开始在毛云雁的身子上移动,女孩子的子向来就比男子要灵敏很多,萧朝虎的大手在毛云雁身上四周移动,没过多久,毛云雁就感触到自己身子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似乎有着莫名其妙的欢喜一波一波的向她脑海里袭去。 当萧朝虎那只作怪的大手抚摸到她胸前的凸起的时候,毛云雁只觉一股电流从自己心中向自己的脑海里冲去,整个身子就好似飘在云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