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天人相隔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两百零五章天人相隔

在这红尘俗世中,谁不曾要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呢,幼年的时候为人子,为人女,成年的时候为人夫,为人妻,中年的时候为人父,为人母,老年的时候,人生短短数十年的时间内,从一个轮回走进另一个轮回. 对和萧朝虎之间的亲热,毛云雁心中也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毕竟这些年的等待以及看着身边的朋友逐渐成亲,毛云雁心中也是有点隐隐期盼的,没有那一个女子不希望自己在某一天的时刻,为自己心仪的男子穿上最漂亮的婚纱。 可真的当这一天在自己眼前发生的时候,看着萧朝虎即将进入自己的身子中的时候,毛云雁心里忽地有那么的一点不安了起来,自己虽然很是喜欢萧朝虎,也愿意把自己的身子交给萧朝虎,若是自己能一直这样和萧朝虎走到生命的尽头,毛云雁很是乐意,但以后自己和萧朝虎真的能这样一直走到生命的尽头么,自己有信心对萧朝虎的感情不会发生什么改变,会一直如现在一样喜欢着萧朝虎,但在萧朝虎的心里究竟是在怎么想的呢,回来这一段时间里,萧朝虎身边拥有了一个女朋友,毛云雁心中也是很清楚的,但却并不知道在萧朝虎心中,是自己要重要些,还是他名义上的女朋友彭清清要重要些。 如此动人的美女被自己拥在怀中,萧朝虎此刻心中除了男人的天性外,根本就容不下其他的,情动的时候,最是美妙,萧朝虎正打算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毛云雁的时候,正打算下手,可忽地看到了毛云雁脸颊边那晶莹的泪珠。 刚升起来的那些彻底被扑面而来的压抑气息给浇灭了,在萧朝虎的心里面,其实此刻已经把毛云雁当作自己的女人了,可在看到毛云雁因为自己的主动儿泪流满面的时候,萧朝虎这才发觉自己也许返回来就是一个错误。 萧朝虎把手从毛云雁的身子上给收了回来,默默地走到床沿的一边,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只香烟,点燃了起来,此刻的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毛云雁的,男子么,在这样的事情中一般是很要强的,这种气氛要好不容易才能聚集起来,可真的要是把这气氛给弄没了,再怎么漂亮的女子也勾引不起男子的兴趣来了。 萧朝虎这也是第一次,长这么大,他也是第一次动情,当初在洞口一中的那家ktv中,虽然萧朝虎靠着自己的口才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成功的勾搭上了一个美女,那女子最后同意和萧朝虎,但萧朝虎在最后的关键阶段还是放弃了。 不是他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在这个年龄阶段的男子,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没有了第一次了,可萧朝虎还是保持住了,因为在萧朝虎的心中,一直觉得和自己喜欢的女子做男女之间的事情才会是最快乐的,感情这东西是勉强不来的,特别是在这样的事情中,如若男女不是很乐意配合的话,根本就适应不来。 看着萧朝虎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床沿上无言的吸着烟,毛云雁这才觉得心中很是内疚,这要是放在以前,只要自己不快乐,萧朝虎总会在第一时间里来到自己身边,可现在,明知道自己心中很是喜欢,可事到临头,自己最终还是拒绝了。 相对于这家宾馆内毛云雁和萧朝虎这两人之间感情牵扯不清的,外面的宝庆市的某一个角落黑暗中却反而比这里更加要血腥很多。 在张汉添从曾虎清那里听到自己的老大萧朝虎的女人差点被宝庆市街面上的混混给差点侮辱了后,张汉添心中可是怒火万丈,要不是靠着萧朝虎,他张汉添那能有如今这样的风光。也不能在宝庆市黑暗中和冯安华齐头并进,这都是萧朝虎给他的,他怎么能忘记呢。 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能流传到如今,自然是经过千锤百炼,于无数人的故事中诠释出来的,人性这东西,确实很难说的清楚,面对着不同的人不同的压力,会有着不一样的选择。 张汉添不能保证自己是否就这样一直忠臣于萧朝虎,但在如今,张汉添对萧朝虎还是很忠心的,原本他想亲自带着最早跟随自己那批兄弟去找那个叫杨仁义的男子麻烦,可后来想了想,觉得自己这样做的话,传出去了的话,外面那些混社会的人还以为他张汉添只不过是一个只会拍马屁的人。 其实最重要的是他也明白,萧朝虎所要的东西并不是自己现今握有这些黑势力,正因为知道这些,而只是吩咐下去,要自己最信任的一个兄弟名叫陆浩的男子带着二十来个兄弟去去把这件事情给弄妥。 在张汉添的命令下,杨仁义的底细很快就被查清楚了,听到杨仁义竟然是冯安华手下一个堂主的表弟后,张汉添冷笑了一下,若是不是对方惹到萧朝虎,张汉添还没这么快就想和冯安华撕破脸皮,但现今么,说不定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事情关系到萧朝虎,萧朝虎手下的那几个身手超厉害的人定然会站在自己这一边,至于李杰,也应如此,到那个时候,自己趁着这次时间定会一下子成为整个宝庆市的黑暗掌控者。 潮起潮落,月缺月圆,自然规则,谁也否定不了,再怎么黑暗,肮脏,也不能暴露在阳光下,最终初升的朝阳代替黑夜,重新将幸福的光芒洒下大地,陆浩带着自己手下的几个小弟刚好把杨仁义给截住,原本一件到手的功劳却因为一个男子的到来却使局面变得更加复杂起来,这几年来,跟随着张汉添,在社会上混,酸甜苦辣,落魄,无奈都曾品尝过,好不容易有了如今的局面,陆浩自然也不会让人把自己挣到手的地位给弄掉。 所以在明知道那男子是冯安华最信任的一个堂主,可陆浩还是没有半点废话,一口气就把退路给堵死了,那进来的男子见陆浩如此不给自己的面子,心中也很是愤怒,说一句难听的话,自己在宝庆市混社会的时候,张汉添不知道还在那个角落里呢,要是现今张汉添站在自己面前,说不定他还会给张汉添一个面子,但面对着陆浩,这男子就没怎么把陆浩放在眼里。 双方都是在偶然的机会上碰见,身边多带着的小弟并不是很多,两方人马加起来也不足五十个,但双方毕竟不是小混混,而是有头有脸的人,也不可能像小混混打架一样,一见面就先对骂,然后再蜂拥而上。 这件事情看是不大,但关系到双方老大的颜面,混社会的人最看重的就是脸面,你不给我面子,那就是想要我的命。 但出于后续的局势发展,陆浩和那男子并没有让自己的手下先来个你死我活的大火拼,而是不约而同的站出来,想来个单挑。 两人都曾在这宝庆市混社会,对于那些不成规矩的规矩还是得遵循的,即便那名叫宋明明的堂主很看不起陆浩,但到了这个关头,还是很是小心,全身心的注视着陆浩。 起初的时候,陆浩和宋明明还没动用武器,只是单纯的依靠手中的拳头以及腿脚功夫,但随着两人交手下去,一时之间,彼此双方都占不了优势,打到最后,两人便不约而同的从身上掏出管制刀具对攻了起来陆浩和宋明明你来我往的来了十数个回合,此时两人在黑夜中的路灯下,每人各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给了对方狠狠地一击。 宋明明身上多了好几道伤口,鲜血正不断地沿着他的伤口淌出,但他却没有时间去仔细打量下自己的伤口,一双虎目紧紧地盯着陆浩,这十来个回合后,陆浩身上虽然也添了几道伤口,但终究还是伤的没有宋明明重。 这时的宋明明才觉得自己好像是看走眼了,以前的时候,张汉添没曾上位前,自己这方人从没主动去留意他手中握有的势力,待张汉添那次把李杰从宝座上拉下了后,自己这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破军和七杀身上,根本就没花心思去探查张汉添下面的人,若是早知道陆浩这么难缠的话,今天的他也不会这么大意,没把自己手下最能打得人带上,现在想起来真的很是后悔,但此刻后悔也没有用,毕竟双方都把话说死了,说不定今天自己这十来号人真的就会惨死在这。 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宋明明手上也沾染了不少的献血,在社会上混,手中没沾有献血,又怎么能上位呢,宋明明和陆浩错开了身子,身上的血迹一直在缓慢的流着,看的他们身后的小弟心中很是着急,但宋明明和陆浩都未曾开口,这些小弟心中很是着急,但也没敢随便就这样冲进来,加入战局。 陆浩身上的伤很重,献血一直在滴落,但陆浩并没做出措施,只是拿着片刀默默地注视着宋明明。 两人身为下面这数十名名汉子的领头人物,自然,两人的单挑同时牵动了数十人的心弦,因为两人的输赢直接会影响他们的性命,众人都是人,是人就会害怕死亡,刚才宋明明和陆浩没有单挑前,他们心中很美感觉到有多大的恐惧,可现在看到自己的老大全身是血的站在自己面前时,众人这才有了闲散的时间,是故恐惧和害怕马上就出现在他们的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