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人不如旧衣不如新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二十章人不如旧衣不如新

()这些年,为了自己的祖国和平安宁,萧朝虎和自己的那些队员长年时间在外面执行任务,像他们这种人,在任务执行当中,能够看到第二天初生的太阳,就是他们最为盼望的事情了。 随着身边的兄弟们一个个的离去尘世,萧朝虎心中的暴戾不断的加深。要不是体内拥有不懂根本诀的真气压制,萧朝虎早就已被血腥和暴戾给冲乱了理智,成为一台杀人机器了。 但人的心理就是那么的不可捉摸,随着自己最在乎的一个兄弟林文忠倒在了中东的边境外,可前来支援的部队迟迟未来,萧朝虎彻底便疯狂了,一个人于黑暗与寒冷中,凭借过人的身手和意志,屠戮了一个中东的编制为五十人的满员武装人员,最后,并与迟迟未来的支援部队大吵一架,并重伤了七八个军官。这些军官虽然级别不是很高,但大多数是些红sè家族中的嫡系。 迫于这些红sè家族的庞大压力,萧朝虎的上司狼牙特种部队的队长龙三也扛不住,最终事情闹大到军委主席胡建邦那里,要不是胡建邦对萧朝虎的印象还不错,萧朝虎真的可就要上军事法庭了。 事后。狼牙特种部队的队长龙三也曾单独和萧朝虎谈过,问了萧朝虎一句,后悔不。 大丈夫有所为也有所不为,要是连这最后一点事情也做不了的话,自己又有何面目生存于这尘世中。 听了萧朝虎这话后,龙三也是感触颇深,便不再安慰萧朝虎,而只是给了萧朝虎一个只有男人之间才能理解的拥抱,并道:“你这个兄弟,我认了,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记得来找我”。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正如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下面看你,在这芸芸众生中,究竟谁是谁的风景,这其中所蕴含的意味也只有哪些身在其中的人才能明白其中的真正含义吧。 没有在军队中生活过的人根本无法能体会到那种在血腥和杀戮中所培养出来的感情,那是在生死边缘中经历过战火的考验,怎能会不怎么在意呢。所以,即使自己最终还是被清除出中国最厉害的部队,舍弃了曾经的荣誉,但在萧朝虎心底里却觉得一点也不怎么后悔。 人终究是人,有着自己需要用生命去捍卫的东西,有着自己心中所坚守的底线,谁若一旦触及生命中那一片固守的底线,造成的最终后果便是两败俱伤,玉石俱焚。如若不是,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不顾生命而去捍卫自己的尊严呢。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萧朝虎从往事中苏醒了过来,耳边传来姐姐那柔和动听的声音,萧朝虎应承了一声,这才从自己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吃过饭后,萧朝虎便开着自己那辆刚买的货车向着离萧家村约十里路左右的河沙厂行去。近些年来,随着zhèng fu不断加大改革开放的力度,一些有着闲钱的人便开始在zhèng fu的优惠政策下开始涉猎房地产业了。 星月河沙厂成立于1995年,通过年许时间,逐渐开始成为宝庆市城郊区一个比较有影响力的河沙厂,由于星月河沙厂的老板陈宏的细心经营,加上河沙的品质也很不错,一来二去,回头客户越来越多。 陈宏通过新老客户的帮衬,由原先两台二手淘沙机器逐渐增加为十五台新的机器。人手也由原来的三人变为三十来人。因为河沙品质优异,加上近些年来人民生活的水平逐渐提高,修建房子的人也越来越多,是故,星月河沙厂逐渐占领了宝庆市一部分的河沙市场。 星月河沙厂位于紫江河下游。河中水质清澈无工业污染,含土量及杂质量很少。其粒度在2.8mm—3.2mm之间。河砂主要是漫滩沉积砂,其颜sè呈灰白sè、灰黄sè,含中细砂、中粗砂、粗砂、砂砾层、砾石层组成。 由于时间太紧,加上陈宏心切继续扩张,资金链摊的太过,多买了几台新的机器,一时之间,没有多余的资金去买货车,于是就通过关系,从外面抽调货车前来帮忙。 萧朝虎通过彭清清的父亲彭正东的介绍,这才和陈宏搭上线,当然,萧朝虎并不是一直就这样想帮陈宏搞运输,他只是因为以前并没有接触过建筑行业这一块,如今和陈宏搭上线,他只不过是想熟悉下建筑这一行业,一旦有机会,他自己就会选择单干。 像他这种在欧美以及中东地区呆过的人,对于市场经济的敏锐探测能力可不比一般人,据他的分析,在今后两三年内,房地产这一行业很有前景,他也想投入到房地产行业中去,但因为资金的原因,他根本玩转不过来, 为了能让自己的姐姐若雪和彭清清在物质上过的好些,是故,他选择了河沙这一块。河沙虽然不是很值钱,但市场需求量大,积少成多。万丈高楼平地起。资金也一样,只有慢慢的来,才能于以后的ri子多些选择。 萧朝虎驱车驾驶来到了星月河沙厂,刚开始时,萧朝虎还以为此时星月河沙厂没多少人,毕竟现在今天才初七,新年都还没过完,但入眼处的情景还是让萧朝虎吃了一惊,视野所及处,机器轰鸣,人声杂飞,人来人往,河沙厂一片忙碌。间或还有装满河沙的货车正忙碌的从星月河沙厂门口行驶出来。 萧朝虎把货车停靠在一个搭着简易棚子看似接待处的地方,然后这才向棚子里面走去。棚子周围都是用木块搁置的,布局谨慎,占地约八十平米左右。因为接待处处于工地上,大门便没怎么关,萧朝虎就这样走了进去。 接待处很是简陋,几张木椅,一个柜台,柜台边正站着一个年约三十来岁的少妇,少妇脸上化着淡妆,乌黑的头发随意的披在肩膀上,眉毛纤细,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大而美丽的眼睛风情万种,唇上涂着唇彩。娇艳的脸庞上透露出一股少妇特有的迷人风采。胸脯鼓鼓涨涨的,厚实的冬装根本掩盖不了她那傲人的身材。两条修长的腿让她更加具有诱惑力。 那少妇一见萧朝虎走了进来,就从那柜台上走了下来,笑着对萧朝虎道:“小兄弟,你好,我叫黄晓英,是星月河沙厂的老板娘,不知你来这有什么事情”。 一听眼前这女子是星月河沙厂的老板娘,萧朝虎就觉的有点吃惊,陈宏,萧朝虎可是见过的,在彭清清的父亲彭正东的介绍下,萧朝虎可是和陈宏见过了一面的,陈宏长的真的不咋的,脸上还带着一副眼镜,一脸寒碜样。 他那寒碜的模样用如今网络上的一句经典话来说,长的丑不是你的错,但你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这两人要是真的走在一起,谁都不怎么敢相信他们俩会是夫妻。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眼前的女子虽然妩媚动人,很有诱惑力,但萧朝虎也不是一个没怎么见过女子的人,这女子虽然靓丽,但和彭清清比较起来,还是要稍微差上一筹,毕竟彭清清如今年龄还小,身材还没长开,如果要是彭清清年龄再大些,身子长开了的话,眼前这少妇可就要差远了。 随着那少妇的走动,一股淡淡的香味就通过空气的流动涌入到萧朝虎鼻子内,女xing特有的气息就充斥在这简陋的空间中。 待那女子走到离萧朝虎约十步远的距离时,萧朝虎这才笑着对黄晓英道:“黄姐,你好,我叫萧朝虎,是彭叔介绍我来的”。 陈宏显然是跟黄晓英提过这件事,那少妇一听萧朝虎这样说,神情更加亲热了起来了,像熟人似的亲切的对萧朝虎道:"萧老弟,你先坐下,我给你去倒杯水,你既然是我同学彭正东介绍来的,就不要客气“。 万万没想到眼前这妩媚动人的少妇竟然是彭清清父亲彭正东的同学,难怪,在面对这彭正东和陈宏时,萧朝虎总觉的有点不怎么对劲,原来,眼前的这人竟然和彭正东很熟悉。 人不如旧,衣不如新,这话放在这芸芸众生中,很多地方都可以行的通,人生有三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眼前此景,就能完美的诠释出这句人不如旧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要不是黄晓英看在彭正东的面子上,对方怎么能像相识很久的朋友一样看待自己,眼前此女子一看就是在社会上摸爬打滚了多年的人,眼界和识人的眼光比之一般的寻常村妇要开阔许多,加上她又不因为自身这些年来在物质生活上有了改善而高人一等,而是如平常一样和萧朝虎说着一些琐事。 这样静静的和黄晓英说着生活上的琐事,感觉还是蛮温馨的,两人都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话题也能谈的很融洽,没过多久,两人就好比相识已经得朋友般天南海阔的闲聊了起来。 从小到大,萧朝虎也没有和黄晓英这种年龄阶段的女子相处过,像他这种生活在黑暗与生死边缘的人,多年的血腥杀戮早就让他的意志锻炼的如磐石般,僵硬无比。 加上他的jing神又有点轻微分裂,xing格变得有点怪异起来了,如若不是,因为心忧自己的亲姐姐,他也不会从中东那战乱纷飞的环境中脱离出来。也不会回到生他养他的故乡来。 凭借他如今的身手和境外的偌大名声,不知道有多少雇佣兵团求着要他加入。钱财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可在境外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后,很多的事情都已经看的很开了,是故,在经历了那次怒打底层军官的事情后,萧朝虎就选择了重新回到那个生他养他的故乡来,于这芸芸中从新再来过,替身边亲近的人搏一世荣华。 萧朝虎和那年轻少妇说了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一阵忙碌急促的脚步声,空气中并夹杂着异样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