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章威风霸气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两百一十章威风霸气

夜色沉静中的的两帮人马,随着双方的老大退出了战场,双方月四十来号人马你来我往的开始了火拼,身处其中,看着自己的兄弟和同伴一个一个的倒在地上,再怎么胆小的人在这种血腥环境的刺激中也开始胆大了起来. 混社会的人,比之一般的普通百姓在性格上要坚韧很多,出来混,想要出人头地,没付出些什么是上不了位的,这些普通的小弟心中也希望着自己有那么一天能混出头来,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梦想,他们这种混迹于黑暗中的人也自然有他们的理想。 这些混子不是那些街面上的小混混,跟着自己的大哥也见识过不少场面,手中大多数也沾染了鲜血,甚至有的手中沾染的鲜血并不少,到了如今这混乱的场面中,随着局势的发展,现场就已经开始混乱不堪,拳脚以及钢管等有杀伤力的武器甚至连砖头这种攻击性不是很强但可以随地取材的东西也用上了。 鲜血逐渐让人的心智开始迷乱,倒在地上的汉子痛苦不堪的呻吟嚷叫声,刺激着那些还能够哟攻击和行动力的双方小弟出尽了全力,下手一点也不留情起来,陆浩看着混乱的场面此刻也是有点无能为力了,在这种局势中,他即便身为老大,也改变不了什么了,如今的局势已经不由他控制了,看了看眼前混乱的场面以及倒在血泊中的那些兄弟,陆浩心中叹了口气,便费力的向杨仁义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种局势的混乱让杨仁义有了很大的逃跑的机会,趁着现场混乱,杨仁义知道自己要是没有把握住这次机会,有可能他真的走不了,自己所依仗的靠山此刻自保都不能了,这些人看样子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要是自己真的落在这些人手里,不知道要遭受多大的罪。 杨仁义撒开脚步就像逃跑,可刚跑出没多远,就被陆浩的两个小弟给拦住了,看着眼前两个来势汹汹的汉子,杨仁义心中也很是害怕,但知道自己这次要是真的走不了的话,说不定自己就真的要栽在这里了,想到这里,杨仁义把心一横,向这前面离自己不远的两个中年汉子冲了过去。 陆浩的两个小弟没想到眼前这个长相很是英俊的男子竟然看着自己两人围绕了过来,还敢向自己冲过来。 人在绝望中所爆发出来的潜力根本就很让人敢相信,若是在平常的时候,杨仁义在看到两个比自己要高大不少的汉子,根本就没有胆量去面对,可在危及到自己性命的时候,杨仁义彻底爆发出了他的潜力,只见他冲了过去,在和陆浩的两个小弟擦肩而过的时候,忽地,从自己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把水果刀。 再怎么强悍的身子在面对着管制刀具时,也抵抗不住那锋利,就那么擦肩而过的一刹那,杨仁义的水果刀便插进去了一个中年汉子的身体里,鲜血四溅,甚是吓人。 陆浩的两个小弟便倒下去了一个,剩下的那个小弟在看到杨仁义用水果刀捅向了自己的兄弟,心中很是愤怒,想也没想的就腾空而起,一个侧踢就向杨仁义踢了过去,这个时候的杨仁义啥都顾虑不上了,抽出水果刀就向腾空而起的那汉子刺了过去,水果刀很是锋利,那汉子身在空中,根本来不及躲闪,被刺了个正着,忽地就从空中摔了下来,那水果刀还插在那汉子的大腿上,鲜血淋了一地。 时间很是紧迫,杨仁义根本就不敢在耽搁,拔开脚步就往前冲,这个时候的他也知道自己只有离开此地,才有可能有机会活下去,要不然的话,接下来,自己落在对方手中,肯定生不如死。 在社会上混的人,都知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动用枪支,打架斗殴,政府也许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一旦动用了枪支,那就是重大案件,影响社会的安宁,谁也保不住。 可是在看到自己的两个手下被杨仁义这样卑鄙的手段给刺伤在地,陆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于是想也没想的就从口袋了掏出了一把仿制的警用手枪,瞄准了杨仁义,扣动了扳机。 正奋力向前跑的杨仁义忽地只觉自己的大腿一麻,身子承受不住,右脚还没踏实地面,就滚了下去,摔到在地,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腿,动弹不得,鲜血闲着子弹打进出的地方缓缓的流出。 那些正在火拼的汉子原本已经被眼前的杀戮给蒙蔽了双眼,丧失了心智,只懂得机械的挥动中手中的武器向自己的敌对方攻去,可忽地听见了枪声,仿若一个暴雷在自己耳边响起,顿时只觉自己脑海里被一片空白,吓得都把手中的武器给扔了下来。 在张汉添取代李杰成为宝庆市黑暗势力中的第二号人物后,张汉添就给他手下的几个心腹配置了枪支,作为一个地级市的黑势力中的二号人物,手中自然不能少了枪支这玩意儿,但张汉添还是郑重的跟自己的心腹说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动用。 在接到张汉添给自己的人物后,陆浩出于小心使得万年船,临走前,最终还是觉得把这枪支带在身上要妥当点,这才带着,陆浩自然知道在这种场景下动用了枪支会给自己带来多少麻烦,说不定自己就会现身牢狱,随时就会与这个世间说再见,正因为考虑到这一点,在和宋明明单挑的时候,陆浩也没想凭借手中的枪支来威胁宋明明。 可现在在看到自己的几个兄弟被杨仁义给放到后,身受重伤,再加上自己若是今天不动用这枪支的话,说不定杨仁义就会从自己的手心里逃走,那样的话,他就真的愧对了张汉添对他的信任,更加对不起萧朝虎对张汉添的青睐。 在听到枪声后,宋明明也怂了,根本就不敢再开口了,现场的三四十号人马也彻底给枪声惊醒了,除了倒地的那几个伤的很重,疼得很厉害的叫声外,整个现场都显得一片安静。 枪支这玩意儿,不是一般的人敢玩的,这玩意后是要人命的,身上在厉害面对着这玩意也根本就无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