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二章势力瓜分 - 我的美女姐姐

第一百一二章势力瓜分

夜深人静的时候,聊到最后,一天的经历使得毛云雁德的心情反复了数次,由当初的悲伤到最后的欢喜,情绪波动很大,到最后,毛云雁还是心情很是平静的先于萧朝虎睡了过去. 萧朝虎一时睡不觉,静坐在毛云雁旁边,看着毛云雁熟睡的模样脑海里不断浮现出毛云雁刚才对他所说的那些话语,此时的他恨不得剁碎那个叫杨仁义的男人。此时的他真的好痛恨自己,恨自己这么残忍,为何不在毛云雁受委屈的时候就一直待在毛云雁的身边,经历过晚上又和毛云雁有过亲密的接触,此刻的他同时他又怎么能不知道毛云雁是多么的爱他。 萧朝虎轻轻的替毛云雁盖好被子,坐在了床沿的一边,看着窗外那如水银洒地的银白色月光,回到了宝庆市后,自己身边的女子越来越多了,先是有了彭清清,然后就是张秀怡,接着就是眼前这女子毛云雁。 三个女子,任何一个女子在这世界上都是漂亮的,落在任意一个男子身上,都是一种很幸福的事情,可如今三个女子都对自己有了情意,以前的时候,萧朝虎也想过怎么去处理自己和这三个女孩子之间的感情。那个时候的他,没办法也舍不得失去其中的任何一个女子,若是放在古代,萧朝虎倒也不怎么担心,可毕竟现在是和谐社会的年代,自从新中国成立后,实施的就是一夫一妻的制度,在这种机制下,不论你站的多高,势力有多强悍,也改变不了。可要是真的让自己舍弃掉这些和自己关系亲近的女子,萧朝虎心中也是做不出来的。 那个男子会这么傻轻易的去放弃呢,男人么,感性的时候甚至会做出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事情来。 按照常理来说,即便再多几个小弟也不会给陆浩带来什么危险,可陆浩没想到的是他已经和宋明明大战了几十个回合,身上的体力差不多已经耗尽了,他如今能走到宋明明身前,全凭的是口气憋着一口气没有送。 血液的流出早已经让陆浩的体力以及精神差点崩溃了,毕竟他也不是什么练家子,能混到今天这地步,也是在不断的打架中磨练出来的,看着向自己脑袋上砸过来的两条钢管,陆浩要是再没受伤之前,很容易就能够避开并能以最快的速度把眼前这两个小弟给放到,可现在,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条钢管向自己的脑袋上砸去,若是被这两天钢管给砸中的话,自己说不定就得在床上待上几个月呢,要是运气不好被砸到太阳穴的话,那么自己可就悲催了,成为第一个被对方小弟给弄死的大哥级别的人了。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跟随陆浩过来的小弟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对方那边忽地就杀出两个人来对着自己的老大就猛砸过来,能被张汉添派过来处理这等重要事情,陆浩也有他的过人之处,为人处事以及头脑都算得上是张汉添下面的人中的佼佼者了,明知道此刻自己是躲不过这两条钢管,于是陆浩也尽力的向前移了一小半步,正是这一半步,才没让钢管砸到自己的头上,而只是砸到自己的肩膀上,脑袋跟肩膀承受能力自然不一样,砸到脑袋的话,这个时候的陆浩说不准早就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可最终拿两条钢管还只是砸到陆浩的肩膀上。 陆浩承受不住钢管砸在肩膀上带过来的力量,踉跄向后面退了好几步,那两个宋明明的小弟还想冲过来给陆浩来一个重的,但在这个时候,陆浩下面的小弟也已经走了过来,双方因为宋明明那两个小弟突兀加入,使得局面提前激烈化。 陆浩这边原本就占据了上风,身材普遍要比宋明明那边的人要强健些。双方这一混战起来,场面就变得更加起来了,好歹这一次,陆浩这边还分出几个手下来搀扶着陆浩,要不然的话,此刻的陆浩早就丧失了攻击力了,混迹于在火拼中,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对方给错手杀死了。 宋明明那边也如是,在第一时间内,就有几个小弟走过去把宋明明给搀扶着向后面走了过去,远离这火拼的场面。 在最开始的时候,陆浩和宋明明还打算想通过自己的单挑吧这件事情给处理掉,事情也在沿着他们所想的局势走了下去,但没想到的是,他们俩想到了开头,却没像到结尾,最终,还是弄的死我双方来个大火拼。 带着家伙火拼这场面可不小,在双方杀红了眼之后,死几个人是很正常的,至于残废以及受伤那就更不用说了,正因为考虑到这一点,宋明明和陆浩都没打算想火拼。 社会上混,说道底,那就是钱和权势,谈不过,叫人,那也是靠手中握有的财富以及背后所占的靠山谁强,说句很难听的话,他们这些在百姓眼中很有威胁力的一方大佬也不过是某些权势人手中的一把刀子罢了,身不由己,很是可怜。 社会上打架斗殴,只要没有人死亡的话,政府中那些领导即便知道了也装作不知道,谁也不会无聊的去管这些闲事。 在他们这些大人物眼里,这些混社会的人都是一些人人渣,巴不得他们这些可怜之人多死几个。 古语说的好,民不报官不究,有些事情,黑白势力圈子中的人都知道,只是没有人去把话挑上台面罢了。 正是因为担心事情闹大了,害怕市局重案组的那些警察介入进来,进而动摇各自的根基,这才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单挑,想把这件事情给解决掉,从而把这一页往事给翻了过去,看着那些混战在一起的汉子们,躲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了的杨仁义心中很是觉得侥幸。 如若不是,自己这方那两个人那么突兀的闯入战局中去了,说不定现在的自己早就已经落在陆浩的手中了,